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品牌电视台剧植物花卉装饰音乐

    我陪老妈回娘家

    2016年5月29日 作者:图读湛江
    我陪老妈回娘家大舅陪我行村巷(图片均摄于2016年5月28日)

    碧海银沙网讯(图/言 科文/糖 笑编辑/常 盛 蔚 青)老妈的娘家距离我家不远,三十五六公里,但没有直达车,得换乘3趟车。外公外婆去世后,老妈也大多是逢年过节才回娘家。老妈回娘家时我经常不在家,因此有七八年没有陪老妈回娘家了。老妈常说娘家的村子有了巨大的变化,村旁都有浆纸厂了,村民的生活有了较大的改善。母亲的描述让我心生向往,也想一睹其变化。这个周末,恰逢老妈回娘家,便陪着老妈回了一趟。

    我陪老妈回娘家村民有在屋宅地种植芝麻的习惯,寓意子孙众多,生活节节高我陪老妈回娘家儿时的蒲草满田坑,如今快被挤掉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个胖娃娃呀……”,这是经典老歌《回娘家》描述的情景。我们既不带鸡,也不提鸭,背上更没有背着胖娃娃,只是拎着一些简单的礼物,及揣着一颗融融的亲情之心回娘家。

    刚回到村口,深感母亲娘家的变化之快,让人振奋,可谓今非昔比,人是物非。记忆中村前的那一大片种满蒲草(俗称席草)的农田,没了往昔的繁荣,只有几块农田种了蒲草,疏疏朗朗。曾经的那片绿的海洋呢,那可是我儿时的乐园。孩提时最喜欢跟着表姐表弟在这过人高的蒲草里捉迷藏,在蒲草垛里打滚。我问母亲。母亲笑笑说:“你也不想想你有多少年不来了,现在很少人种蒲草、编草席了,很多村民都到浆纸厂打工了,待会进了村,你会更惊讶的。”

    我陪老妈回娘家大舅述说庐山村曾经的故事我陪老妈回娘家村民家中保留着许多“咬厨”,尽管早就不用这种人工脱粒机了

    果不其然,曾经的沙路被水泥路取代了,茅草屋早已绝迹,瓦屋改建成新楼房了。村里建起的楼房,更有四五层的。整体规划,鳞次栉比,颇为壮观。不少人家的门前停放着小轿车。只可惜曾经在路边随手可摘的山捻子,及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野果没有了,那可是童年最美味的水果啊。

    来到舅舅家,发现舅舅家的变化也不小。两个舅舅都建了新房子,大舅舅建了一层楼,小舅舅建了三层,且都铺了地砖,用上了自来水。更让我吃惊的是大舅小舅两家的家电都不少,小家电自不必说,冰箱、微波炉、空调等都有了,小舅舅家更是有电脑,还拉了网线。这种种变化,让我恍然有一种进错门的感觉。抬头看看周围的邻居家,好像也都差不多。难觅瓦房的踪影,楼房密密麻麻,错落有致,风格各异,高矮有别而已。庭院收拾干净整洁,家里电器设备一应俱全。

    我陪老妈回娘家旧屋曾经的枪眼孔我陪老妈回娘家象征身份和级别的门前石鼓,以往整条村只有这户有。

    记忆中舅舅家都是住平房,再热的天,也是吹台小风扇。大舅舅一家以种田为生,除了种几亩蒲草,还种了四五亩的水稻、花生、芋头等等。舅舅整天在田里忙活。舅妈天天在家编草席,经常每逢圩日,就去卖草席。小舅舅一家都在外面打散工。虽说土地肥沃,但种田是靠天吃饭,收入有限。短短几年,竟有如此变化?

    在与舅舅的聊天中了解到,2009年,有一间大规模的浆纸厂建在村旁。浆纸厂从建设到生产,都需要很多工人,村里的很多青壮年到浆纸厂打工。最多时,曾有两百多人在浆纸厂打工,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人在浆纸厂上班,甚至一些在外地打工的,也都舍远求近,舍弃大城市的繁华,回到家门口打工。浆纸厂还吸引了邻近村的很多青壮年。目前浆纸厂有员工两千多人。这大大地带动了餐饮、住宿等服务行业的发展,为解决就业和村民增收提供了新的渠道。

    我陪老妈回娘家旧村老屋一角我陪老妈回娘家旧村场个别旧屋翻新,几十前前就搬到新村场了

    工厂办在家门口,一直在外面打工的小舅舅于2013年回浆纸厂打工,目前小舅舅一家就有3人在该厂打工。大舅舅习惯了跟着牛儿打转,一直抵触打工,但看到周围的人都按时上下班,也加入了打工的行列,六十出头的大舅在浆纸厂打散工。不用背井离乡,只需步行半个小时,即可到达工作岗位,有保险,且工资还不低。每天工作八小时,加班还另有加班费。收入增加了,舅舅不再种蒲草,舅妈也不再编草席去卖了,家里只是种了5分地的水稻,及一点花生,也都是下班之后到田间打理,其他的都不再种了。大舅舅笑着说:“何曾想过,我这个从小就在农田摸爬滚打的人,到了这把年纪还能洗脚上田,穿鞋搭袜,到工厂打卡上班。”

    门口办厂,益了村民,富了村民,乐了村民。上下班时,村民或步行,或开电动车,进出工厂,好不壮观!农田反倒显得冷清了,传统的农耕,已成了“搭秤”。多年来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被打破。

    我陪老妈回娘家游客参观庐山村古屋我陪老妈回娘家村是年长的大爷

    在为老妈娘家村庄的发展变化高兴之时,隐隐约约中还带着点忧伤。从踏入村口到作客舅舅家,一直都闻到丝丝臭味,十分突兀。一开始还以为是村民焚烧什么,抬头寻找罪魁祸首时,却见到不远处有几根大烟囱不停地排出滚滚的黑烟,或许是烟囱排出的黑烟的气味吧。问问舅舅,说那几根大烟囱是浆纸厂的。问他们在村子里是否闻到臭味,在上班时是否闻到?他们竟说没有!看来真是“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了。

    曾几何时,母亲娘家的村庄有山,有树,有池塘,可谓前塘后山,树林环绕,是鸟的天堂,人的乐土。尤其是村前的那口宽旷的天然池塘,更是塘水清澈丰盈。走进村庄,总感觉进了人间仙境,冬暖夏凉,空气新鲜,不时地有鸟语在耳畔响起,随手就能摘到可吃的野果。

    然而,这次跟随母亲回娘家,小时候的记忆场景难寻踪迹。树少了很多,村前的池塘还在,只是塘水依稀飘着一些生活垃圾,池塘边缘的水,甚至是黑的。

    我陪老妈回娘家村旁耸立的浆纸厂,给村民生活带来了巨大变化我陪老妈回娘家村前的“洪氏宗祠”

    工业的发展,提高了村民的收入,加快了农村经济发展的步伐,给村民的生产和生活带来了好处。工业化进程的推进,也带来了村民意识和观念的可喜变化。在发展工业的同时,如何下大力气治理环境污染,让水依然清、山依然秀,空气依然清新,还有短板。这可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啊。可惜这一点,现在远远没有做好。

    饭后,想起了曾经住过的老屋,提出想去看看。想去看看那汇集了民间工艺精华,堪称雷州半岛古民居博物馆的“地主屋”;想去看看粤西地区最大的一幢清代古民居——“回”字形楼房。舅舅却叫我别去了,说那儿现在没有什么人居住,杂草可能有过人高了。母亲也有多年未曾看过老屋了,于是母亲陪我去看老屋。此番一见,眼前的景象,也让母亲唏嘘不已。

    老屋是母亲与我儿时的乐园。小时候,我在舅舅家生活时,最喜欢看房子上的壁画、木雕、石雕、屏风等,喜欢抚摸门口的各式石雕。直巷里有很厚的干净的细沙,经常光着脚,在几条巷子里奔跑,由于家家户户的院子门口大同小异,一样的开阔、高大,一样的有几级青石条铺成的台阶,出去玩回来时,进错门是常有的事。

    昔日的辉煌,曾经的繁荣,如今却倒的倒,拆的拆,改造的改造,只剩一堆堆的残垣断壁、斑斑驳驳。曾经人气兴旺的房子,如今只被人当成祖屋或用来装柴草等杂物,大多被闲置了。昔日整洁干净的巷道,如今杂草丛生,比人高的野草随处可见。老屋成了老鼠、蚊子的天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老屋渐渐地被人遗忘了,成了被遗忘的记忆。

    此次陪老妈回娘家,亲眼看到了农村在短短几年的巨大变化,目睹了村民生活水平、生活质量的提高,体会了村民在日子改善后的高兴与喜悦。令人遗憾的是,青山绿水的呵护,富有特色的古民居的保护,目前还未尽善尽美。有关部门和村民若能合力,在工业化的浪潮中,凭借村庄的自身优势,打好旅游牌,保护环境,修缮、保护古民居,未曾不是一件一举多得的大好事。

    “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弯弯的月亮……故乡的月亮/你那弯弯的忧伤穿透了我的胸膛”——离开老妈的娘家时,我心中哼起了这首歌。有感念,有忧伤,也有企盼。五味杂陈,思绪万千。

    位置:首页 > 社会
    心中唯爱2016/6/8 13:58

    从小没有外公外婆,我和那边也不亲,

    刘邦2016/6/8 12:56

    还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可悲可惜2016/6/8 8:30

    文章我没看完,就看了图片好像我的村

    唐唐2016/6/8 7:36

    写得好!,立意好!文笔好!

    远离我2016/6/7 18:43

    还没看出来吗?农村发展了,经济搞好了,生活变了,环境呢?

    风中雨荷2016/6/7 15:32

    小编是太平人????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娘家70万农村自建房,独一无二的中式微派风格,天天有人来参观
    娘家70万农村自建房,独一无二的中式微派风格,天天有人来参观

    我家是农村的,这些年村里有项目,大家也跟着沾光发家致富了,我爸爸也把老房子给翻新了,日子好了农村人第一时间想的就是翻新房子,哈哈这好像是惯例哈,下面给大家晒晒吧!~这是门楼,有没有点特色?重新装好的大门,霸气十足;

    暴雨过后,一帮农民下地逮虫子卖,一会能挣几十块
    暴雨过后,一帮农民下地逮虫子卖,一会能挣几十块

    近日,笔者在皖北的一个农村看到,傍晚的一场暴雨过后,村民们带着雨伞,拿着手电,带着塑料盒子走到田间地头逮虫子卖。村民告诉笔者,他们说的虫子就是网上说的金蝉。由于刚下过雨,土壤很松散,金蝉会朝外爬出来,村民们带着工具便来捉金蝉卖。

    江苏因普法被羁押2村民获赔偿:将上诉追究错案责任
    江苏因普法被羁押2村民获赔偿:将上诉追究错案责任

    走出看守所的宋承义(左二)抱着孙子哭了。资料图7月3日,江苏沛县杨屯村村民宋承义拿到国家赔偿决定书那一刻落泪了,“总算还了我一个清白。”2015年,因村庄面临搬迁,他和村民吕复堂帮助村民普及搬迁法律知识,后被警方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刑事拘留。

    村民种地挖出“油田”:油像井水涌出气味刺鼻
    村民种地挖出“油田”:油像井水涌出气味刺鼻

    往地下打1米深的洞,就有像油一样的液体涌上来 视频截图从半米深的洞里挖出来的土已经成为黑色给自家的土地挖洞打几层底肥,竟然发现有“油”往外冒。昨天,记者得到消息称,嘉兴市凤桥镇新民村的蔡师傅在自家门前的田地耕作时,有了这一幕“惊喜”发现。

    原创|被淹村庄“抗洪”记:靠天吃饭无力搬迁
    原创|被淹村庄“抗洪”记:靠天吃饭无力搬迁

    20日19时20分,江西鄱阳县向阳圩滨田河堤段出现溃口。自1998年全村被洪水围困80多天以来,鄱阳县寺西村的村民第一次见到如此规模的洪水。近20年间,只要是夏季暴雨来袭,村里部分地势低洼的农田就会被淹...

    公婆装修的婚房,我怕是没脸见娘家的亲戚了,会被笑死的!
    公婆装修的婚房,我怕是没脸见娘家的亲戚了,会被笑死的!

    头条上见到各种晒公婆新房的,各种说自己婆婆奇葩的,我只想说,孩子们你们太幸福了,看见我们家的你就知道什么是奇葩了,我也是被吓蒙了,但事实就是这就是我公婆装修的婚房,我怕是没脸见娘家的亲戚了,大概会被笑死!

    请大兴区把“外地人零指标”说清楚
    请大兴区把“外地人零指标”说清楚

    ——本文约1214字,阅读需3分钟据中国青年网报道,一则《北京某村对外来人口收费》的通知近日流传于网络。该通知中称,为完成外来居住人口为零的指标,外来人口、店面每人每月需交2000元,决定自8月1日开始实施。

    为了不让瘟疫蔓延,350位居民反锁自己14个月死亡260人
    为了不让瘟疫蔓延,350位居民反锁自己14个月死亡260人

    当人类面临死亡的威胁时,往往会产生恐慌然后四下逃散,纵观历史记载中的瘟疫事件,都是从局部扩散到全国,甚至是几个相邻国家,悲剧由此诞生。在英格兰曼彻斯特东南的Eyam村,曾经爆发了一场由伦敦传染过来的鼠疫。

    四旬男子挥斧砍伤四亲人
    四旬男子挥斧砍伤四亲人

    吴某乙一家就住在这三间房子里鲜血浸湿了炕上的褥子兰州晚报讯(记者王万盈文/图)1月9日晚,靖远县刘川镇鹰咀村包滩社被一声声凄厉的呼救声所惊醒,44岁的男子吴某甲手持板斧,不仅将自己的亲弟弟吴某乙和年迈的老母亲砍伤,而且连其弟弟年仅十来岁的女儿和儿子也没放过。

    男子驾车带5个孩子冲进水库溺亡,村民回应:应该不是自杀
    男子驾车带5个孩子冲进水库溺亡,村民回应:应该不是自杀

    每日人物张媛媛报道7月23日晚,山东日照市莒县峤山镇,一名32岁男子驾车坠入水库。车上除驾车男子外,还载有男子的4个女儿和1个儿子。事发后,车辆经众人打捞上岸,但驾车男子和车内的5个孩子均已溺亡。村民在水库中打捞车辆死者张某家住莒县峤山镇大陈家沟村...

    全城通缉!渭南男子残忍施暴三邻居毙命其中一女子已怀孕三月
    全城通缉!渭南男子残忍施暴三邻居毙命其中一女子已怀孕三月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可渭南市华州区的一位村民却是凶残至极,昨天一大早,疯狂之下连杀了好几位邻居。其中一名死者已经怀孕三个月。村民:“把公公和儿媳妇打死了。”村民:“还有一个是个劝架的也打了,头上打了个大包。

    重访河北最小行政村出村不用拉绳爬山了
    重访河北最小行政村出村不用拉绳爬山了

    在河北省井陉县西北部山区、太行山深处有这样一个村庄,这里四面环山,常住人口仅有3户4口人,是全省最小的行政村,村民平均年龄70岁以上。去年7月19日特大山洪爆发,井子村唯一与外界连通的公路被冲毁,变成了嶙峋的峭壁。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