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美容时尚品牌化妆护肤潮流宝宝欧美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2016年5月29日 作者:品观网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福克斯的悲剧

    家住美国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的杰奎琳·福克斯(Jacqueline Fox)是一名勤杂工,在餐馆厨房和学校餐厅里帮工,帮人清扫住家、照看小孩。她自己有一个儿子,还领养了两个孩子。她很注重自己的外表,也喜欢打理自家门前的小花园。虽然得过高血压、糖尿病、关节炎等疾病,但59岁的她感觉自己身体状况很不错。

    2013年春天,家里的狮子狗德克斯特(Dexter)开始出现各种反常行为,会往她身上扑,发出哀叫声,整天跟在她后面。福克斯刚巧看过一个电视节目,讲的是一只狗察觉出主人身体出了毛病。于是,她让德克斯特嗅她,它却哀叫得更厉害了。

    一周之后,福克斯被诊断出患了晚期卵巢癌。她接受了化疗以控制癌细胞扩散,还手术切除了子宫、卵巢、输卵管以及部分脾脏和结肠。当年12月,她看到亚拉巴马州Beasley Allen律师事务所的一则电视广告,里面提到长期使用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的婴儿爽身粉(Baby Powder)与罹患卵巢癌之间存在关联。

    福克斯从十多岁开始,每天都会在内衣上喷洒以滑石粉为原材料的强生爽身粉,用她后来在一份法庭证词里的话来讲,她是“一直用着它长大的……这种东西能让人保持皮肤清洁干爽……我们女人必须爱护自己。”用它就像使用牙膏和身体除臭剂一样正常。

    福克斯的儿子、在佛罗里达州杰克森威尔市从事按揭行业的马文·塞尔特(Marvin Salter)说,“一开始我们两人都有点不相信。我们以为……这东西一定是安全的。连婴儿都用它。而且都用了多少年了。为什么我们从没听说过它还有什么副作用?”

    2015年10月,福克斯因癌症去世。四个月后,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的一个法庭上,陪审团做出裁决,认为用滑石粉做的爽身粉导致她患上这种疾病,强生公司要为其失职、刻意隐瞒及未能就在生殖部位使用其爽身粉的潜在危害提醒女性消费者而承担法律责任。

    法庭以10票赞成、2票反对通过上述裁决,并最终裁定强生公司向福克斯支付1000万美元赔偿金及62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高于福克斯的律师提出的金额。塞尔特当场低下头,流下眼泪。

    “人们在使用一种他们一直认为绝对安全的产品,”他说,“结果发现它并不安全。至少应该让大家可以选择,但强生公司没给大家选择的机会。”塞尔特说,在后来披露出来的各种情况中,最令人痛心的是,上世纪90年代,强生公司在已经注意到医疗界对该产品存有担忧的情况下,还在考虑如何在黑人女性和西班牙裔女性群体中加大营销力度,而那时这些群体中购买这种产品的人已经很多。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福克斯和塞尔特摄于2014年6月

    福克斯也是黑人。福克斯案陪审团团长克丽丝塔·史密斯(Krista Smith)说,强生公司的内部文件提供了最能证明其有罪的证据,“他们隐瞒了某些事情,这一点相当明确。”她希望能给福克斯的家人更多补偿。

    本案中,美国最大的滑石粉供应商、强生婴儿爽身粉唯一原料供应商Imerys Talc America也被列为被告,但法庭判定其在本案中没有责任。

    强生公司旗下保健类消费产品部门Johnson & Johnson Consumer的发言人卡罗尔·古德里奇(Carol Goodrich)在邮件中表示,“陪审团的裁定不应与监管部门的裁决或严格的科学结论混为一谈……实力强大的科研机构以及来自临床的证据都证实化妆品级滑石粉是安全的。”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Johnson & Johnson Consumer的发言人卡罗尔·古德里奇(Carol Goodrich)

    强生公司表示,将对上述裁决提出上诉。Imerys则在声明中表示,它“相信顾客使用其产品是安全的,来自符合资质的科研专家和监管机构的一致意见支持我们的这种自信”。

    自从2013年以来,为解决涉及其药品和医疗器械的各项法律纠纷,强生已合计支出50多亿美元。2013年,该公司因涉嫌违法向儿童和老人推销精神疾病类药物维思通(Risperdal)遭到指控,于是同意拿出22亿美元,就相关刑事和民事调查达成和解。和解协议中还包括其他两种药物。这次和解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健康类欺诈处罚案例之一。

    此外,该公司还同意支付28亿美元,了结针对其人工髋关节的指控;它还因为阴道网片植入产品的瑕疵支付1.2亿美元赔偿金。该公司在其2015年年报中称,有超过7.5万人对其提出产品责任相关索赔,这其中不包括涉及其滑石爽身粉产品的案例。

    目前,有1000多名女性和他们的家人起诉强生公司和Imerys,指控他们多年来明知自己的产品与卵巢癌之间存在关联,却没有尽到警示义务。“无论科研结果证实强生婴儿爽身粉是否会引发卵巢癌,强生公司都已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对它的信任,”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营销学教授朱莉·亨尼西(Julie Hennessy)说,“强生为保护单单这一项业务所采取的做法,将整个强生品牌置于危险境地。”

    滑石粉

    滑石粉是世界上最柔滑的矿物质之一,它由镁、硅和氧多种元素组成,能吸收气味和水分。世界上有十多个国家开采滑石矿,通常是从地面矿层里开采。眼影、腮红和口香糖里都含有滑石粉成分,但它主要还是用于陶瓷、油漆、颜料、纸张、塑料和橡胶产品中。中国是最大的滑石粉供应国,强生公司所用原料就产自中国广西。

    早在于新泽西州新布伦兹维克市创建不久,强生公司就开始销售这款婴儿爽身粉,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该公司最初的产品中包括混合有芥末籽、辣椒、奎宁和鸦片等去痛成分的膏药。

    当时,有消费者抱怨说,揭除膏药时皮肤会感到刺痛,为此,强生公司的科研主管给他们拿去小盒的滑石粉,用于缓解可能出现的皮疹。后来有人发现,这种滑石粉对婴儿尿布疹也有改善作用。1894年,强生公司推出了婴儿爽身粉,其中含有99.8%的滑石粉成分,采用金属盒包装,盒上标明“用于成人盥洗和婴儿护理”的字样。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其余0.2%的成分是混合芳香油。这款爽身粉散发出的气味,能与强烈的记忆糅合在一起,这正是营销方梦寐以求的效果。在强生公司任职的弗雷德·图韦尔(Fred Tewell) 2008年时曾对美联社(AP)记者形容说,“它有安抚、滋养的功效……它不会抓住你的感官,而是如微风般轻轻吹拂。”强生曾表示,在盲测时,婴儿爽身粉气味的辨识度比巧克力、可可或卫生球还要高。

    从20世纪初起,强生开始说服成年女性也给自己使用婴儿爽身粉。它1913年广告语的末尾写道:“对宝宝好,对你也好。”1965年,也就是福克斯12岁的时候,强生爽身粉的广告是一位倍感闷热的女士在裸露的肩膀上喷洒爽身粉的形象。画面上没有出现婴儿。广告词里说,“想要清凉、顺滑、干爽的感觉吗?很容易,试试宝宝的爽身粉吧。”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20年后,该公司曾对《纽约时报杂志》(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表示,它销售的婴儿爽身粉有70%是由成年人使用的。据信息咨询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的数据,2014年强生爽身粉类产品的销售额约为3.74亿美元。

    对于强生这样一家以销售医疗器械和药品为主、年销售规模达700亿美元的大公司来说,这个数字并不起眼,但如果没有婴儿爽身粉,强生就不会开发婴儿润肤油、婴儿香波等产品,也不会派生出总价值约20亿美元的强生婴儿用品业务。婴儿爽身粉对于强生的价值远远超出其销售额本身。

    45年前,英国研究人员曾对13个卵巢癌病例的肿瘤进行过分析,发现其中10例都有滑石粉颗粒“深度嵌入”。1971年发表的这项研究成果首次提出了滑石粉存在诱发风险的可能性。1982年,波士顿布利根妇女医院(Brigham & Women's Hospital)流行病学家丹尼尔·克莱默(Daniel Cramer)在《肿瘤》(Cancer)杂志发表研究论文,首次揭示了在生殖器部位使用滑石粉产品与卵巢癌之间存在统计上的关联性。不久,克莱默接到强生公司管理人士布鲁斯·桑玻尔(Bruce Semple)打来的电话。

    两人随后在波士顿见了面。克莱默在2011年的一份法庭文件中说,“见面时,桑玻尔一直试图让我相信,使用滑石粉产品是一种没有危害的习惯,而我一直在劝说他考虑一下我的研究结果可能是对的,而且,应该提醒女性注意滑石粉的这种潜在风险。”克莱默当时是原告方聘请的专家证人。近日他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认为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涉及品牌所有者的尊严。婴儿爽身粉毕竟是强生的标志性产品。”

    强生婴儿爽身粉被列为化妆品类产品,根据1938年通过的美国《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这类产品不需要经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审批。这部法案的条文共有345页之多,但涉及化妆品安全的内容只有两页。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国会正在考虑修订这部法案,以便在产品监管方面赋予FDA更大的权限。美国化妆品安全公益组织Campaign for Safe Cosmetics的联合创始人斯黛西·迈尔肯(Stacy Malkan)说,“不该由消费者团体或陪审团就产品是否有毒做出判定。”强生公司和其他多家大企业都支持修订上述法案。

    实际上,强生曾针对其婴儿爽身粉发布过警告,提醒消费者当心吸入粉末。产品标签上注明它仅供外用。过去几年来,慑于消费者、维权人士和加州即将实施的安全监管规定的压力,强生已经从其婴儿用产品中撤下了三氯生、甲醛及其他所谓的有安全隐患的化学成分。

    2013年,强生公司发言人萨曼莎·卢卡斯(Samantha Lucas)曾向《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杂志解释这一举动的原因,她说,“一直以来,强生都是以确保安全的科学证据作为回应。现在,我们必须在科学考量之外做得更多,对我们的消费者做出回应,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内心安宁。”

    如果强生对其爽身粉也持同样想法,它是可以有选择的:本来它就一直在以同样价格销售用玉米淀粉制作的婴儿爽身粉。现有研究结果未显示玉米淀粉存在任何潜在危害;美国癌症学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从1999年开始建议,女性如果想在外阴部位使用爽身粉,可以考虑使用这类产品。强生公司的部分竞争对手如Gold Bond、California Baby和Burt's Bees等公司销售的爽身粉都是玉米淀粉做的。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争论

    克莱默的论文发表后,又有20例流行病学研究发现,女性因外阴部位长期使用滑石粉产品而罹患卵巢癌的概率会增加33%左右。不过,其他研究没有发现关联。这些不同的研究结果被多家机构引用,但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是个例外,它在考察两者之间的潜在联系时没有这么做。原得克萨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美国流行病学会(AES)前主席罗伯塔·奈斯(Roberta Ness)曾在福克斯一案中作为福克斯家人的专家证人出庭作证。

    她认为,那几例显示两者之间没有联系的研究没有充分考虑女性接触使用滑石粉产品的不同程度。这些研究中,有些询问女性她们使用滑石粉产品有多少年,其他的问了她们使用这类产品的频率,只有五项研究同时问到了这两个问题。奈斯在庭审中说,“过去这些年,让大家感到不理解的是……所有这些研究要么只考虑使用频率,要么只考虑使用年头,真是五花八门。”

    她进一步解释说,相反,“所有那些对使用频率和年头都有考虑的研究……都表明,统计学上非常倾向于支持使用越多、患病可能性越大的结论。”奈斯指出,从统计结果上看,激素疗法与乳腺癌之间的关联度要小于已有报告的滑石粉与卵巢癌之间的关联度,而激素疗法已被公认存在切实的风险。

    她还说,即便还不能证明滑石粉产品是如何导致癌症的,也不能免除生产企业向女性警示此类风险的责任。她说,“我们现在有数据显示,寨卡病毒与婴儿小头症之间存在某种关联。”但是,即使科学家现在还不知道这种病毒是如何导致小头症的,“人们也不会等在那里无动于衷……人们会说,‘天哪,要小心了,这是个麻烦。’”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而强生公司及其滑石粉供应商Imerys认为,使用滑石粉产品与罹患卵巢癌之间在统计学上的关联度是有限而微弱的,而且是建立在并不可靠的数据基础上的。他们说,从生物学角度来讲,因果关系不能只是貌似存在就可以的,因为没有证据表明,滑石粉颗粒能够向上游移通过生殖道,或是在到达那里之后能引发癌症。他们说,如果不存在因果关系,他们就没有理由对爽身粉专门发布警示。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医学院公共健康科学教授、强生公司专家顾问乔舒亚·马斯卡特(Joshua Muscat)说,“统计学上会有关联。从数字上总能计算出这样那样的关联。”但他说,“到现在,还没有哪家科研机构将滑石粉视为一种诱发因素。许多机构甚至不认为滑石粉是一种风险性因素。在我看来,科学讲求是非分明,容不得含糊。”

    数据

    美国女性罹患卵巢癌的风险是1/70。而流行病学研究成果显示,使用滑石粉与卵巢癌的关联度高于这个比例,为1/53。福克斯所患的浸润型浆液性卵巢癌的风险概率似乎更高。卵巢癌是致命性最高的癌症之一。美国每年大约有2万人新被诊断出卵巢癌,被查出时肿瘤往往已经扩散。

    卵巢癌的症状很容易被忽视,会被误以为是经期症状或腹部不适。卵巢癌没有定期筛查,没有已知的成因,只知道一些风险诱因;部分研究结果显示,这种恶性肿瘤最初可能是从位于输卵管末端的卵巢外部开始形成的。每年有超过1.4万名女性死于这种疾病。

    在福克斯案的庭审中,奈斯向陪审团报出了一组残酷的数字。她声称,每年有大约2500名被查出患上卵巢癌的女性可能与使用强生爽身粉有关,相关的死亡案例有1500例。被告方律师对此表示高度怀疑,称这个数字“令人震惊”。奈斯还指出,虽然总体来说黑人女性患卵巢癌的概率低于白人女性,但近来有少量研究显示,接触滑石粉产品的黑人女性患上卵巢癌的风险却高于后者。

    在去世前的最后几个月,福克斯回答了原、被告双方律师的质询。为期三周的庭审接近尾声时,法庭播放了她的证词录音。当被问及为什么要起诉强生公司时,福克斯说,“是为了表明我们女性必须爱护自己。这种疾病不是我主观造成的。但我能怎样?我只想做正确的选择。”

    也许科学存在局限,有时还可能含混不清。包括克莱默在内,许多与这一课题相关的研究人员都表示,有必要进行更多研究。但在圣路易斯的法庭上,科学并不在场,在场的是强生公司。在密歇根大学商学院和法学院任教的埃里克·高登(Erik Gordon)教授说,“赢得陪审团的支持不是靠科学。他们毕竟不理解科学、统计以及科研的思路和过程。”他说,“他们能理解的是,有一些证据表明滑石粉和癌症之间存在某种关联,而强生公司没有向消费者告知这一点。”

    营销 · 流行

    福克斯一方的律师向法庭提交了一批从1986年到2004年间的文件。不论他们存在多大程度的选择性,从这些文件都可以看出,强生公司为使消费者对一种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产品恢复兴趣而做出了多大努力——虽然这种产品不仅对人体健康并没有已经证实的益处,还被怀疑存在安全风险。

    该公司1992年在一份总结“重大机遇和重大阻碍”的备忘录里承认,“医学界对滑石粉产品的负面舆论(包括吸入、粉尘、医生的消极支持、与癌症的关联)仍在继续。”同一份备忘录中还提到,建议“调查在特定种族群体(非洲裔美国人、西班牙裔人群)中扩大特许业务的机遇”,并指出这些群体的女性消费者在其销售额中占到很高的比例。另有一份手写的记录称,公司计划在平面媒体上发起广告攻势。对此,前面提到的强生公司发言人古德里奇在电子邮件里说,“这只是公司为适当了解哪些人在使用其产品而采取的部分行动。”

    距此十多年之后,针对采用滑石粉和玉米淀粉为混合原料的女用沐浴露优润佳(Shower to Shower),强生公司为提升其销售业绩而成立的一个专门小组得出结论说,“消费者当中非洲裔美国人是很好的销售对象,做推广时可以考虑更多地诉诸情感、讨论朋友团聚等话题,与面向非洲裔美国人的Ebony杂志合作。”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女用沐浴露优润佳(Shower to Shower)

    该小组建议在教堂、美容店和理发店里开展促销推广活动,请黑人灵魂歌手帕蒂·拉贝尔(Patti LaBelle)或艾瑞莎·弗兰克林(Aretha Franklin)出面支持。不过,两人最后并未成为该产品的代言人。推广计划的其余部分有多少最终付诸实施还不清楚,因为强生之前一直有针对黑人的广告活动。

    对最忠实的消费群给予更多关注是企业的通行做法,就像航空公司会格外关照商务乘客,老顾客在店里消费会得到特别优惠。“可能他们那时就在这么做,”凯洛格商学院的亨尼西说,“不过,在当今形势下,这种做法看起来很可怕。从外界看来,对那些与种族背景相关的最忠实用户群,强生现在的关注度是减小了,而不是增加了。”

    强生婴儿爽身粉是美国黑人中间流行的经典品牌。密歇根大学从事传播学研究和非洲裔美国人研究的罗宾·米恩斯·科尔曼教授(Robin Means Coleman)说,“有些人可能会说,‘企业将有色女性作为其重要顾客群有什么错?’”他说,“问题在于,我们的确想要那个东西。但我们不希望公司推销存在致癌隐患的东西。”

    福克斯的儿子塞尔特直到庭审才得知强生的那些营销文件。他说,“当我听到这些,我非常愤怒。陪审团也是这样。”

    上世纪90年代,强生公司曾聘用一位名叫阿尔弗雷德·魏纳(Alfred Wehner)的毒物学家担任其外部咨询师。他在强生的官方职责是帮助公司评估有关卵巢癌和滑石粉的研究成果,并就公司如何做出回应提出建议。

    不过,作为个人,魏纳却是强生的批评者。魏纳虽然在工作中站在强生一边,但他担心,一家从强生公司获得部分运作资金的化妆品行业组织对于滑石粉的科学特性所做的表述是不正确的。1997年,在给强生公司临床前期毒理学部门经理迈克尔·查德科夫斯基(Michael Chudkowski)的一封信中,魏纳在开头部分写道,“真正的朋友不是阿谀奉承哄骗你的人,而是在你的死对头发现你的错误之前率先向你指出这些错误的人。”

    魏纳认为,这家行业组织有关滑石粉研究的多项陈述是不恰当、有误导性的,完全与事实不符。他针对几年前的某项陈述写道,“当时,大约有9项在公开文献上发表的研究显示,从统计学上来看,用于卫生护理的滑石粉产品与卵巢癌之间存在重要关联(截至目前已有更多研究得出同样结论)。任何人如果否认这一点,将面临这样的风险,那就是滑石粉行业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将变得像烟草行业一样:面对各种显而易见的反面证据却矢口否认。”他希望这个行业组织提出证据,来证明这些研究在生物学上的价值值得怀疑。

    在Imerys的整体业务中,化妆品用滑石粉并非大头。这家之前名叫Luzenac的公司主要销售工业用滑石粉。但在2006年之前,该公司对任何认为滑石粉是潜在致癌物的主张都很抵触。据福克斯案庭审期间披露的备忘录显示,1990年代末期,Luzenac公司的管理人士曾经造访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流行病学系的负责人,向其咨询该如何“阻止有关卵巢癌的谣言”。他们得到的一个建议是:“从社团里找两三名专家”来给出相关科学论证。

    所谓“社团”可能指的是以前与Luzenac有过工作关系的独立科学家,但福克斯的律师倾向于一个更有恶意指向的解释,认为它指的是那些会顺从行业压力的科学家。Luzenac咨询的人还建议,让该公司和强生公司对一个政府组织施加影响。据福克斯的律师说,2000年,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HHS)下属的国家毒理学项目中心(NTP)的科学家们以13票对2票的投票结果,将外阴部位使用的滑石粉产品列为潜在致癌物,但当事公司说服NTP推迟对滑石粉做出官方定性。

    Luzenac管理人士理查德·扎仁斯基(Richard Zazenski)后来在给同事的信中写道:“我们滑石粉行业12月躲过了一劫,这完全是仰赖定义问题上的混乱。”他指的是各项相关研究涉及的滑石粉的成分混乱不清,因为在1970年代初以前,部分滑石粉含有天然生成的石棉纤维。

    他还谈到了NTP即将发布的评估意见,称“该出更多乱子了!”Imerys公司拒绝对庭审细节发表评论,但被告方的一位证人认为,扎仁斯基有可能是在开玩笑。强生公司发言人古德里奇说,福克斯的律师有关强生施加不当影响的所有暗示只是“毫无根据的断言”。

    2006年,世卫组织旗下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宣布,用于外阴部位的化妆品类滑石粉产品可能存在致癌风险。它提到“一定程度的、但又非常一致的过度风险”,同时也指出,不能排除研究中可能存在偏倚。Luzenac和强生公司曾公开贬低这一声明的意义;在与滑石粉同一组别的潜在致癌物中,红肉和咖啡也在其列。

    不过,到2006年年底之前,Luzenac已停止赞助旨在证明滑石粉安全性的研究项目,该公司一位管理人士写到,其原因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并称化妆品企业也减少了资金支持。据他说,他们这么做的主要理由之一是,已经有太多研究显示滑石粉与卵巢癌之间存在关联,“试图阻止负面看法”已几无可能。更重要的是,在Luzenac公司交付给强生公司的每包重约907公斤的滑石粉中有一张安全数据单,该公司在数据单上添加了一句警示说明:外阴部位使用滑石粉有可能带来罹患卵巢癌的风险。

    后续

    强生公司表示,将继续捍卫滑石粉的安全性,而且在公司网站上也采取了相应行动。在其网站上一个解释公司对产品成分相关政策的区域,强生提到了外界对甲醛、对羟基苯甲酸酯、邻苯二甲酸酯及三氯生几种化学成分的担忧。这几种成分素有恶名,而且严重程度更高。

    对于每一种成分,强生都声明,虽然这些化学成分要么并未被证实有害,要么用量很小,不致引发安全问题,但公司还是决定从其产品中去除这些成分。该公司针对对羟基苯甲酸酯表示,“我们理解,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涉及到你或者你家人所用的个人护理产品,要考虑的不仅是政府的监管规定。”对于邻苯二甲酸酯,强生说它已认识到,“为保持你们的信心,最好的办法是完全不用它。”

    那么,强生对滑石粉为什么不采用同样的标准呢?古德里奇表示,当消费者对产品成分表示出担忧时公司会悉心听取。但现在,“没有什么成分能表现出像化妆品级滑石粉这样的性能、柔和感和安全性。”

    最早因强生未能警示滑石粉风险而对其提起诉讼的是迪恩·伯格(Deane Berg),她在2007年被查出患上卵巢癌。她说,她拒绝了130万美元的庭外和解方案,因为她不想签署保密协议。2013年,她的案子在南达科他州联邦法庭进行了庭审,当时她病情已经好转。陪审团裁定强生公司失职,但未判决它给付伯格任何赔偿金。

    婴儿爽身粉有毒?1000多名女性指控强生公司

    拒绝庭外和解的迪恩·伯格(Deane Berg)

    福克斯案判决之后,有1.7万人联系她在Beasley Allen事务所聘请的律师。该所正在处理其中2000人的材料,在此之前,该所已经在针对5000件索赔意向进行相关调查。其下一个案子在审理福克斯案的同一家圣路易斯巡回法庭进行审理。5月2日,该庭宣判,强生再次败诉,需赔偿5500万美元。

    特尼沙·法勒(Tenesha Farrar)也是正等待诉讼的人士之一。这位40岁的黑人女性2013年被查出卵巢癌三期,代理其诉讼的是Lanier律师事务所。法勒说,过去20年来她一直在使用强生爽身粉和优润佳[优润佳业务已在2012年被强生卖给威朗制药(Valeant)]。法勒说,“我外婆和我母亲都用它,我是跟着她们用的。”

    在听说前面提到的有关强生推广滑石粉产品的文件时,她哭了起来。“我不敢相信他们会专门挑了我们这么做。”法勒接受了化疗,并切除了全部子宫。她原来在圣路易斯城外的一家透析诊所上班,后来不得不请了5个月的假。由于超出保险规定的范围,她没法再享受医保,不得不放弃最后一次化疗。最后她和丈夫只能申请破产。现在她已返回诊所上班。“我有5个孩子要抚养,”她说,“我永远不会再用强生的任何产品了。”

    位置:首页 > 国际
    奥特曼在此2016/5/29 12:30

    还有一条,打麻将,麻将潮湿,散上去就很好搓了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强生爽身粉再次因致癌败诉,到底该不该给宝宝用爽身粉?
    强生爽身粉再次因致癌败诉,到底该不该给宝宝用爽身粉?

    愿我们都能用最健康的方法让宝宝的皮肤干干爽爽文/蕴雯8月22日,强生公司因爽身粉致癌被判赔付4.17亿美元。提起诉讼的是加州一位63岁妇人埃切维里亚。据当地媒体报道,自11岁起埃切维里亚使用强生公司这款含有滑石粉的爽身粉用于私处的干爽清洁。

    强生给艾滋病致命一击?吃瓜群众别高兴太早!
    强生给艾滋病致命一击?吃瓜群众别高兴太早!

    艾滋病到底能不能治?究竟有没有艾滋病疫苗?艾滋病研究要被放弃吗?关于艾滋病我们都在等一个明确的答复……真的没有艾滋病疫苗?长久以来,艾滋病一直是医学领域人员难以攻破的课题。1984年春天,科学家宣布已经分离出导致艾滋病的病毒(HIV),并预计在两年内可治愈艾滋病。

    儿科医生告诉你,爽身粉的风险究竟在哪里
    儿科医生告诉你,爽身粉的风险究竟在哪里

    据报道,加利福利亚一陪审团判令强生向一名因使用其婴儿爽身粉进行卫生护理而患卵巢癌的妇女赔款4.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7.8亿元)。这是强生因滑石粉卫生用品致癌风险在全美面临的4800起法律诉讼中的最新一起,也是迄今为止被判赔偿金额最高的一起,超过了此前几起已判断官司的赔款总额。

    卵巢癌形成需要几年医生说跟这些因素有关
    卵巢癌形成需要几年医生说跟这些因素有关

    只要是个女人,都可能是卵巢癌的潜在患者,虽然卵巢癌的发病率占女性恶性肿瘤的4%,致死率却为女性恶性肿瘤首位。死亡率高,不仅是因为肿瘤属于恶性,更因为卵巢癌发现比较困难,往往一发现便是晚期。如果早期发现...

    被判赔偿28亿!强生爽身粉可能导致女性患癌,你还敢用吗?
    被判赔偿28亿!强生爽身粉可能导致女性患癌,你还敢用吗?

    近日,强生公司再度陷入婴儿爽身粉致癌丑闻,根据美国加州一陪审团宣判,强生公司要向一名使用了强生婴儿爽身粉而罹患卵巢癌的妇女赔款4.17亿美元。 使用强生爽身粉等产品数十年,被检出卵巢癌这名女子叫埃切韦里亚,现年63岁。

    爽身粉致癌“第一大案”宣判,强生赔28亿!然而这一切才刚开始
    爽身粉致癌“第一大案”宣判,强生赔28亿!然而这一切才刚开始

    今年5月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报道过美国密苏里州的一桩官司判决。因爽身粉产品含疑似致癌的滑石粉成分,强生公司被判赔偿1.1亿美元。美国时间21日,在一起备受瞩目的相关诉讼案中,加州州立法院陪审团宣判...

    别怕!"强生婴儿爽身粉致癌"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
    别怕!"强生婴儿爽身粉致癌"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

    本文专家:纪十,科普作者,生命健康领域观察者最近,全球健保行业巨头强生公司,因为婴儿爽身粉涉嫌致癌被罚4.17亿美元,引起全球的关注。婴儿爽身粉是否会导致患卵巢癌?今天我们就来科普一下。伊娃·埃切维里亚数年前患有卵巢癌...

    强生婴儿爽身粉致癌赔罚27.8亿还面临4000例同类诉讼
    强生婴儿爽身粉致癌赔罚27.8亿还面临4000例同类诉讼

    据路透社报道,本周一,一个加州的陪审团要求强生公司(JNJ)支付4.17亿美元给一名女性,原因是该女性声称她在使用了强生公司的以女性卫生为基础的产品(如婴儿粉)后患上了卵巢癌。洛杉矶高等法院审理的加州居民Eva Echeverria指控强生的案件是至今为止最大的一项诉讼...

    婴儿爽身粉致癌!强生被判“割肉”赔款逾4亿美元
    婴儿爽身粉致癌!强生被判“割肉”赔款逾4亿美元

    美国一名女性因使用强生公司含有滑石粉的婴儿爽身粉而罹患癌症。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一家法院21日裁定强生公司向这名女子赔款4.17亿美元(约合27.8亿元人民币)。这名女子叫伊娃·埃切韦里亚,现年63岁。

    法院判强生婴儿爽身粉赔偿27.8亿之滑石粉致癌之争
    法院判强生婴儿爽身粉赔偿27.8亿之滑石粉致癌之争

    今年5月初,美国密苏里州曾出现过一桩相似案件:因爽身粉产品含疑似致癌的滑石粉成分,强生公司被判赔偿1.1亿美元。近日,强生公司再度陷入婴儿爽身粉致癌丑闻。当地时间8月21日,美国加州州立法院陪审团宣判...

    洗完澡还喜欢用这个?小心癌症风险!有人因此获赔5亿
    洗完澡还喜欢用这个?小心癌症风险!有人因此获赔5亿

    如今,日益丰富的产品解决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各种麻烦事,洗完澡用爽身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既能吸收汗液、滑爽皮肤,也可减少痱子发生。而浴后或理发后,扑散在身上或头部,还能给人舒适芳香的感觉。不过,就是这样的习惯...

    上次赔4.7亿,这次赔28亿!爽身粉致癌证据到底有多强?
    上次赔4.7亿,这次赔28亿!爽身粉致癌证据到底有多强?

    近期,美国加州一个陪审团判决,强生公司需要向一名因长期使用其婴儿爽身粉等产品而患卵巢癌的女性赔偿4.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亿)。这已经不是公司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判决,去年2月,美国的Jackie Fox患癌后也控告强生,法庭陪审团裁定需赔偿人民币4.7亿!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