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家居美食中华美食家装家具电视动物农业

    后峪是个穷村,弄虚作假,选庙里“关羽”当村主任,这是咋回事?

    2016年6月5日 作者:小白说故事

    碾盘沟乡是冀中老区最有名的贫困乡,前后换了十几位乡长,最长的也没有干满半年,全都干不下去,拍拍屁股走人了。这个穷乡成了县领导的一块心头大病。王岩被省里当作扶贫干部分到了县里,县长就好像盼到了救星,当即任命他为碾盘沟乡的乡长。王岩走马上任,正赶上全乡十二个行政村举行村主任选举。王岩在办公室里也坐不住了,他领着乡里的文书小陈,骑车直奔六十里外的后峪村监督选举去了。后峪村是全乡最穷的贫困村,可是这场扶贫攻坚战的重中之重呀。

    后峪是个穷村,弄虚作假,选庙里“关羽”当村主任,这是咋回事?

    两个人骑着自行车,翻山越岭,在上午10点多钟,终于来到了大山里面的后峪村。三百多名老弱村民聚集在村头的打谷场上。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两个山外人。只见人群正中放着三把破烂的椅子,椅子后还放着三只荆条编的篮子。王岩看过很多次选举的场面,可还没见过这样奇怪的阵势。

    人群乱哄哄的,显然村民们对选举并不热心。一个跛着右腿的老汉正在主持选举,这个老汉就是后峪村的党委书记张中厚。张中厚站在三把椅子前,先将选举工作的重要性说了一遍,然后大声宣布:“凡是年满18,不超过60岁的村民都可以竞选村主任……!”还没讲完,人群中响起一阵讪笑声。

    村子里能走动的,有力气的,都上山外打工去了,留在家里的都是老弱妇孺,看场中年满18,不超过60岁的村民,加在一起,也绝超不过十个。

    从人群中走出一个目光呆滞的汉子,他用袖子抹了把黄鼻涕,说:“中,中厚叔,没人,算,算我一个吧!”

    张中厚见是傻子来福,皱着眉毛点头,指着椅子让他坐下,又大声地动员,动员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应,张中厚指着椅子边的篮子说道:“就是选不上,也能得到多半篮子的山芋呀!”

    这竞选村主任怎么和上芋扯上了关系?

    张中厚一见选将不成,改为点将,叫了声——刘老石,将一个中年人强拉了出来,那个瘦弱的中年人还没等拒绝,便被另外两个老党员强行按在椅子里。

    张中厚一见实再没人,从怀里摸出一张字条,贴到了椅子的靠背上,上面写着三个歪歪的字——关老二。

    张中厚一介绍,众人才明白,这个关老二还是张中厚的一个远房的侄儿呢,二十多年前投奔张中厚,也算是半个后峪村的村民,他这些年一直在外,开发房地产,不常回来,所以大家不熟。关老二年前捎话回来,说是要回乡投资办厂,还对张中厚许诺,如果他能当上村主任,他所领的工资,全部都要捐给村里,他要用这笔钱为村里的孩子请来一位正经的老师呢。

    村民们听说后峪村竟还有这样的能人,果然选举的热情高涨,自动站成了一排,纷纷摸出怀中的山芋头,当作选票,投到了关老二椅子后的篮子里。王岩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那篮子的真正做用,亏这帮淳朴的村民能想出如此原始的计票方法来。

    选举很快结束。关老二高票当选。得来的芋头都给了王老实和来福,二人拎着芋头,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张中厚叫孙子铁蛋拿起空篮子,正要走,小陈叫住了老人。张中厚见是乡长大人驾到,脸色很不自然。王岩伸出手来,握着这位他老树根般的大手,激动地说道:“张大爷,我是新来的乡长,王岩,您叫我小王就行了!”

    后峪是个穷村,弄虚作假,选庙里“关羽”当村主任,这是咋回事?

    张中厚尴尬地点了点头,那帮散开的村民一听说新调来的乡长来了,一个个交头结耳,脸色阴沉,没有一点热情。

    王岩推起自行车,和张中厚两个人走在前面,小陈和狗蛋落在后边。王岩先问了几句后峪村的基本情况,话头一转讲到了新当选的村主任关老二,张中厚一提关老二,先是支支吾吾,接着遮遮掩掩,王岩越想越奇怪,想要关老二的手机号码,等张中厚憋了老半天讲出一个,王岩取出手机,才发现手机在山里面根本就没有信号。

    王乡长望着狗蛋身后背着书包, 说道:“你这是下学吧?” 狗蛋“恩”了一声,四个人走到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王乡长停下脚步,从怀里摸出一把花花绿绿的糖果,递到狗蛋的手里,说道:“狗蛋,好好念书,长到了也要向你关二叔一样有出息!”

    狗蛋瞪大眼睛,望着王岩说道:“哪个二叔?关二叔是谁?”

    王岩正要再问, 张中厚转回身来,狠狠地给了铁蛋一巴掌,铁蛋好像想起了什么,含着眼泪,将水果糖吐到了地上,口中大叫:“让我当叛徒,办不到!”讲完转身就跑。

    还没等王岩叫住他,只听铁蛋‘妈呀’的一声惨叫,抱着一条大腿倒在了地上,小陈年轻,跑得最快,等王岩扶着张中厚跑到铁蛋身边时,小陈举着一根棍子,已经把一条三尺多长的银环蛇砸了个希巴烂。铁蛋的脚裸处被毒蛇咬了一口,伤口处的皮肤高高地肿了起来。银环蛇可是巨毒的毒蛇呀,被它咬一口,那可是要没命的呀。

    后峪是个穷村,弄虚作假,选庙里“关羽”当村主任,这是咋回事?

    张中厚一把抱起被毒蛇咬伤的铁蛋,嚎啕大哭。发疯般向山外跑去。到了大路。王岩的手机才算有了信号。叫来了救护车,救护车一路呼啸来到县城的医院,两名医院的工作人员领着王岩来到了收款处,张中厚听说住院的押金需要八千多元的时候,吓得好险没坐到了地上。

    王岩拿起手机,找来了县城的几个同学,才算凑足了那笔住院的押金。抢救的大夫先给昏迷的狗蛋打了只进口的蛇毒血清,然后将他推进了抢救室。

    狗蛋的命算保住了,身体也在一天天的恢复。

    一个月后,王岩正要打电话到县医院,询问铁蛋的病情,只听乡政府的院子里忽然一片嘈杂,他开门一看,竟是张中厚老人被五花大绑地绑了起来,站在院子里。铁蛋满脸泪痕地站在老人的身边。

    张中厚一见王岩走出办公室,‘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高声叫道:“王乡长,我对不起您啊!我有罪啊!”

    狗蛋在旁边也是跟着哭,王岩忙将张中厚扶了起来,解开他身上的绳子。王岩动情地说道:“只要您能把铁蛋的二叔请回来,帮乡里彻底改变后峪村的落后面貌,您就算对得起我了!”

    张中厚眼泪‘哗’地流了下来。激动地说道:“王乡长,其实我早就看出您是一个好乡长……,我,我愧对一个老党员的称号,我弄虚作假,您处分我,逮捕我吧!”

    王岩也被弄糊涂了,处分张中厚?他贪赃枉法,干嘛要处分他?逮捕就更沾不上边了。

    没等王乡长说话,张大爷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黄纸,指着上面的画像说道:“这,这就是后峪村的村主任……!”

    小陈惊奇地接过那张画像,只见上面的人物五绺长髯,面如重枣,手持青龙偃月刀,这个人不正是三国时候的人物关羽吗。

    财神爷关老二竟是后峪村的村主任?

    听张大爷讲出前因后果,王乡长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后峪村是个穷村,村里的老百姓也是盼着选出来一个能领着大家致富的好村主任啊,可是选来选去,竟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由于前几任乡长工作的不深入,选出的村主任无能不说,还搞得村民对组织失去了信心。这次选举,善良的老人便想出了这个古为今用的歪主意。竟叫财神爷当上了村主任——‘关老二’堂而皇之地走马上任,竟成了一名党的干部。‘关老二’通过乡财政已经领了一个月的工资,张中厚用这笔钱为狗蛋那十几孩子请了一个正式的老师……

    铁蛋住了将近一个月的医院,王岩对垫付的医疗费只字未提,张中厚老人越想越觉着不对劲,身为一个党支部的书记,带头欺骗这样一个好领导,真的不应该呀……他叫乡亲们将自己绑了,来到乡政府,亲自负荆请罪来了。

    后峪是个穷村,弄虚作假,选庙里“关羽”当村主任,这是咋回事?

    王乡长从张大爷手中接过关羽的画像,深深地对张大爷鞠了一躬,歉意地说道:“张大爷,这张财神爷的画像我代表乡政府收回去了……您看我这个乡长兼任后峪村的村主任够不够格?我不仅不要后峪村村主任的工资,我还要发动全乡捐款,给后峪村盖一个像样的小学校……!”

    张大爷拍着王岩的肩膀,激动地说道:“够格,您当然够格,有了您这个真正的‘财神爷’,后峪村有盼头了!”

    王乡长领任后峪村的村主任后,连续在后峪村周围的山上考察了一个月,终于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中发现了几千亩野生的核桃林,他叫小陈将这消息发到了互联网上,韩国的客商闻讯赶来建厂开发,压榨出的核桃露远销欧美市场。碾盘沟乡一举摘掉了贫困的帽子,后峪村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关注更多好玩有趣的历史,请加微信lichuchu430

    位置:首页 > 社会
    七只象2016/6/5 6:24

    出口转内销,大名顶顶的,看清楚,是(大个核桃)

    雪后初暖阳2016/6/5 5:22

    韩国的客商跑到中国偏远山沟里去收核桃,然后核桃露卖美国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乡干部进村“劝拆”被袭身亡,农村拆迁要纳入法治轨道!
    乡干部进村“劝拆”被袭身亡,农村拆迁要纳入法治轨道!

    乡干部进村“劝拆”,对村民产生一种强大的压力机制。但不管怎样,明某也不该选择暴力的方式应对纠纷。文/胡印斌据中国江西网报道,3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人大主席卓某在该乡樟坊村被村民明某用镰铲袭击身亡。

    甘肃母亲杀4子女案:村民投票决策不等于公平
    甘肃母亲杀4子女案:村民投票决策不等于公平

    文/汤计9月16日,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康乐县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康乐县“8?26”特大故意杀人案调查处置情况的续报》。通报称,8月26日发生的“杨改兰特大故意杀人案”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相关方面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老人捡“宝石”背后:村民用几根木棍搭建唯一木桥,背着孩子上学
    老人捡“宝石”背后:村民用几根木棍搭建唯一木桥,背着孩子上学

    贵州省江口县怒溪乡怒溪村(当地人称为长平远村),与其说是“木桥村”,不如说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无桥村,村里的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告诉作者,就是从他爷爷那辈,村里就没有修过一座正式的桥。现在这座木桥,是村民们为了出行临时搭建的,而这座桥也只能在河道的枯水期时,临时用一用。

    老人怕死怎么办?
    老人怕死怎么办?

    当然了,人越老越怕死。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平时大家一定总会听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嘴里总叨咕:活这么大岁数有啥用,死了好,一了百了。其实,剖开他们内心深处的想法:他们是比年轻人更怕死的。年轻人岁数小,经历的也少,而且潜意识里感觉死亡离他们还很遥远;

    谁还敢说我抖腿不礼貌?我TM是在给手机充电呢
    谁还敢说我抖腿不礼貌?我TM是在给手机充电呢

    不知道各位骚年骚女喜不喜欢抖腿啊?极果君表示身边有很多骚年,一天不抖就浑身难受。还有很多老司机,抖着抖着就练就了健硕的大腿肌肉(个P),频率快到能超越汽车发动机。但是在抖腿者身边的人呢,心中估计都会想——“MD别抖了好么SB”。

    家居改造,分分钟惊艳你的旧椅子改造大全
    家居改造,分分钟惊艳你的旧椅子改造大全

    挑选家具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不如自己动手来做吧。也许你不会打衣柜,做壁橱,甚至连台灯耶不知道怎么组装。不过,做一把心爱的属于你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椅子,是一定没有问题的。比较简单的重新上色和彩绘:12再来是机智的组合:一把旧椅子可能不好整,那好几把呢?

    老人为自杀骗村民将其活埋,埋人者:幸亏棺材质量差
    老人为自杀骗村民将其活埋,埋人者:幸亏棺材质量差

    每日人物 实习生赵志远综合报道3月11日,安徽太和县高湾村一60岁村民宋治贤将自己活埋了。媒体报道称,该村民自己买了棺材,然后用谎言骗过村民将自己埋葬。邻近多位村民告诉每日人物,宋治贤患有抑郁症。另据媒体报道,宋治贤曾在2016年自杀,但被抢救了过来。

    乡村“大师”看相日骗万元,现金不够可手机支付
    乡村“大师”看相日骗万元,现金不够可手机支付

    近日,有近百名“大师”扎堆河南省长垣县的一个乡村集市上,靠给过路的人算命、测字、帮助升学就业等手段来忽悠村民。一天下来,这些人有近万元的收入,甚至有的村民一人就被忽悠了千元。村子外的田间地头,一位位“大师”正襟危坐...

    牵着毛驴走亲戚河南200人的“石头部落”堪比世外桃源
    牵着毛驴走亲戚河南200人的“石头部落”堪比世外桃源

    大牡丹坪,地处河南鸠山镇山区,是一个几乎远离了现代文明的村庄。在禹州市所有村庄中,它的海拔最高,距离城镇最远。全村仅有三十多户,人口不足200。由于地理位置偏远,村民们保持着原始的农耕社会生活习惯,大山外面日新月异的世界,仿佛与他们无关。

    朱之文被村民当摇钱树,村民却骂他说大话使小钱!
    朱之文被村民当摇钱树,村民却骂他说大话使小钱!

    朱之文成为了,商演机会多了,自然收入也高了。村里也有人开始传他收入很高,甚至过亿。于是朱之文成了村里的摇钱树。最初朱之文成名那些年,村里人隔三差五找他借钱,可借了又不还,连一些村民也看不下去。有村民甚至说,有的人借了四五十万,也不还。

    “霸道支书”和他的蓟州农家院4.0时代
    “霸道支书”和他的蓟州农家院4.0时代

    今年53岁的孟凡全是一家园艺企业的老板,从2012年开始,他新增了一个身份,蓟州区小穿芳峪村党支部书记。作为村里率先致富的能人,孟凡全心中想要带领全村共同致富的愿望日渐强烈。2012年,他以100%的得票率当选...

    农村大集上脏兮兮的塑料桶村民买回去干啥用
    农村大集上脏兮兮的塑料桶村民买回去干啥用

    在山东滨州农村大集上,销售的一种脏兮兮的水桶,十块钱左右一个。都是一些装机油、立邦漆的塑料桶,不知道村民买回家要做什么用?除了水桶样式的,还有一些盛放化学原料的大一些的,能放百十斤水。这些塑料桶上还写着之前所盛原料的使用方法。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