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金融名人名博人物互联网品牌世界电影

    独家李开复:“土豪型”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

    2016年6月15日 作者:寻找中国创客

    独家李开复:“土豪型”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

    在《向死而生》出版后,李开复一度成了生命感悟的专家。高校演讲、电视节目里,主持人和观众喜欢抓着李开复的淋巴癌刨根问底。

    独家李开复:“土豪型”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此次专访前,李开复的一名身边人士对记者摆摆手, “千万别再问他生命感悟了,没意思”,朋友担心标签太多,大家会遗忘掉李开复的身份,他首先是一名卓越的商业人士和科技精英。

    6月3日,在中关村鼎好大厦10层的创新工场,作为“寻找中国创客”导师的李开复不谈生命感悟,而是向我们分享了他对商业逻辑、科技革命和创业风云变幻的看法。

    这位曾任微软全球副总裁、谷歌全球副总裁的商业领袖,2009年9月在北京创立了“创新工场”,成为了中国创投的先行者,如今已成为中国创业者心中的“大众导师”。最近,很多人发现,李开复的头像出现在了公交车、地铁站和楼宇广告上为各种产品代言,有人质疑,李开复怎么四处站台?

    其实这是李开复“创业导师使命”的一部分, “都是我们自己投资的项目,不收代言费,这是我能帮助他们做的事。”李开复说。

    七年,李开复对创业者的帮助终于有了初步的成果。李开复说: “国内的创业环境今年终于到了一个技术创新的风口。”他和创新工场,终于可以回归“鼓励创新”的初心了。而过去七年,创新工场更多把精力放在了投资回报率高的项目上,这些项目更多是靠“运营”而不是“技术创新”。最近一年内,创新工场接连投资了25家人工智能公司。

    这些“不懂”的投资人一定会赔钱

    那些有财无才的人,我觉得可惜。没有经验,但自认为懂,最后把辛苦赚来的钱赔掉。

    新京报:到今天,创新工场已经成立七年,中国的创业投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投资人涌入市场,你会有压力吗?

    李开复:没有,我们在行业的地位比较巩固。但我相信有些人可能碰到一些挑战。

    新京报:比如?

    李开复:我们有时候会听说,那个案子怎么最后估值比我们想象多了三倍,谁投的?哦,原来是不懂的人投的。

    新京报:这也是最近很多人在说的,过多的散户风投进入市场,挤压了专业投资人的空间。

    李开复:确实有一些好案子,因为能拿到更高的估值,选择了一些不是很懂的投资人,这就是我们说的劣币驱逐良币。

    新京报:这个现象持续下去,专业的投资人会不会退场?你担心吗?

    李开复:我不担心,这些不懂的投资人,他们一定会赔钱。因为他们把所有的案子,增加了三倍成本,最后回报一定不会很好。这些土豪吃了亏就不投了,市场就会恢复常态。有些人觉得早期投资人人可做,一级市场好像不需要专业能力,这些人无论进入众筹还是土豪型的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新京报:有人说这叫“一万名天使的崛起”,你觉得现在投资人的数量是不是已经超多了?

    李开复:这一万名天使,是 BAT、京东等互联网公司上市之后退出来的创业者,他们大部分是有财产、身价很高的人,经历过创业,做过产品。这些人能多投就多投,能少投就少投,这些有财有才的人,我觉得越多越好。

    新京报:那你说的劣币是指?

    李开复:是那些有财无才的人,我觉得可惜。没有经验,但自认为懂,最后把辛苦赚来的钱赔掉。

    独家李开复:“土豪型”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新京报:有人预测说,基金很快会迎来洗牌,大量投资人会退出,你觉得呢?

    李开复:一级市场投资,一定是最好的 1/4 的公司赚到所有的钱,另外3/4的公司不赚钱,所谓的洗牌是不断在发生的。我相信现在已经有很多不专业的早期投资人在用头撞墙,开始考虑打退堂鼓了。就像五年前“全民PE”,到现在还有多少家?当时国内PE手里有将近一万家公司在等待退出,一大批没能存活到IPO开闸。

    股权众筹是很危险的事情

    让不专业的人来投资,把它称为众筹,是很危险的事情。散户受欺骗,都是因为把事情看得太美好太简单。

    新京报:说到散户,最近有股权众筹平台被指虚假宣传,先前的承诺没有兑现,投资人权益受损,你怎么看?

    李开复:投资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事情,股权众筹就是让很多不专业的人来做投资。一个专业的投资人会用尽调(尽职调查)挖掘出很多问题,会用第三方资源来验证是否真实,而不会被创业者的口才或者呈现的内容打动。所以让不专业的人来投资,把它称为众筹,是很危险的事情。

    新京报:可也有声音认为,股权众筹帮很多公司融到了钱,也让很多人了投资收益。

    李开复:要记住,如果一个创业公司有能力拿到顶尖VC的钱,肯定不会去众筹平台募资,所以一般来说都是二三四流的项目。上一次股灾前,美国有一家公司,对接散户和创业者,碰到了股灾,公司几乎倒光了,散户的钱大部分赔掉了。

    所以无论在任何国家,散户受欺骗,都是因为把事情看得太美好太简单,误以为专业的事情不需要专业的知识,或者被一些不诚信的专家误导。

    新京报:所以你不赞成股权众筹?

    李开复:并非不赞成,但在设计上,应该有专业的人来确保不专业投资者的权益。比如美国的 Angel list,它的每一个项目都由专业的人领投,不专业的人跟投,尽调的工作由专业的人负责,利益的分配也倾向专业的人。这样一方面可以保护不专业的投资人,另外一方面,也让一些造假或者吹嘘的创业者原形毕露。

    新京报:股权众筹的政策监管一直缺位,你认为应该如何从政策设计上控制风险?

    李开复:可以参考一些成熟市场的做法。在美国,投资对冲基金或者一级市场基金,需要投资人是 Accredited investor (合格投资者),要证明自己了解所有的风险,被告知了所有可能遇到的问题,并证明财力可以做这样的投资。

    创业者造假不能怪到投资人身上

    中国创业造假肯定远远大于美国。原因有很多,包括社会环境、大家的价值观、媒体和大众的监督都不同。如果造假,在美国付出的代价很大。

    新京报:和投资的乱象比,最近很多创业公司的造假事件也被曝光。 “寻找中国创客”的另一位导师阎焱也说,数据造假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常态,原因是什么?

    李开复:如果造假变成一个行业普遍的现象,也会对有些人产生压力。比如读大学,周围的人都抽烟喝酒,你不做好像也不对。现在任何一个创业者都来个五千万、一亿用户,那根本不是真实的。

    新京报:投资人为什么会被蒙蔽?

    李开复:现在很多投资人没有足够了解要监测的核心数据,比如说注册用户、下载用户有三亿,而付费用户或者活跃用户只有两千万,被衡量的应该是活跃度,有些产品甚至要看“月活”,所以投资人需要对不同的数据做更专业的评估。

    新京报:你遭遇过被投的企业造假吗?怎么处理的?

    李开复:不太多,我们尽调做得比较细腻。

    新京报:那你们如何辨别是否造假?

    李开复:大一点的项目要靠尽调,用各种方式去拿到真实的数据,小一点的项目是对人的尽调,对行业的尽调。

    新京报:有创业者说,造假是投资人逼出来的。因为投资人急着看数据,不造假就拿不到钱,就得等死。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李开复:就相当于说考试都作弊,我也必须要作弊,有这个压力存在,但是不能怪到投资人身上,自己的诚信自己把控,说考试作弊是学校逼的、老师逼的,这个讲不过去。

    新京报:美国也有造假的情况吗?

    李开复:比例上,中国肯定是远远大于美国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社会环境、大家的价值观、媒体和大众的监督都不同。如果造假,在美国声誉可能就毁掉了,付出的代价很大。

    新京报:要怎么做才能扭转这种风气?

    李开复:需要大家出来呼吁,不能只是说我同意,然后什么都不做,这样反而会产生压力,让不造假的人觉得不造假就融不到资,我们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个滴滴就能把死掉的全赚回来

    滴滴估值已经有200多亿美元了,一个滴滴就可以把那些死掉的全部赚回来。O2O行业已经验证了很大的价值,未来还有很多机会。

    新京报:散户投资人和数据造假,说到底都是在抢占风口赶时髦。今年有个现象,曾经的风口O2O出现了密集死亡潮,你怎么看?

    李开复:不用这么悲观,这其实就是个春夏秋冬的轮回。看整个VC界的投资,滴滴估值已经有 200 多亿美元了,一个滴滴就可以把那些死掉的全部赚回来,所以不能只强调说死了三个、八个、十个,而不去考虑到巨大的成功案例。O2O行业已经验证了很大的价值,未来还有很多机会。

    新京报:但现在很多投资人几乎是谈O2O色变。

    李开复:在O2O领域,中国是领跑世界的。中国的城市和人口结构特别适合O2O行业。因为人住得比较近,密度比较高,所以配送会更快、更便宜、更有效率。另外,国内做服务业薪资比较低,所以有一大批人愿意进入这个行业。

    新京报:但有人说线上线下结合已经完成差不多了,很多行业也出现了巨头,这个领域还会有机会吗?

    李开复:我认为 O2O 领域的变革还没有结束。好像外卖一旦发生,未来的餐馆也会被颠覆。过去是靠人流赚钱,现在是看有没有中央厨房,配送做得好不好,产品有没有吸引力,跟百度外卖、美团外卖的关系如何,整个游戏规则都在改变,最后被颠覆的是传统行业。

    再过五年回头来看,会发现中国可能有一些餐饮巨头,因为没有赶上时代被淘汰了,传统而不与时俱进的才会是最大的输家。

    拿投资人的钱不能总坚持“情怀”

    拿着投资人的钱赚钱,要考虑到投资回报率,不能总坚持去投有情怀、有科技的项目。直到今天科技的趋势起来,创新工场在科技方面做了非常大的布局。

    新京报:你时常鼓励创新,国内现在的创新有没有达到你的期待?

    李开复:国内的创业环境今年终于到了一个技术创新的风口。七年前我们开始做创新工场时,科技创新很难做,水平跟美国落差太大,创业者更多的是参考国外的商业模式。而现在,中国的教育水平在提升,海归越来越多,互联网拉平了技术落差。

    新京报:科技的趋势起来了,基于什么判断?

    李开复:从美国的创业投资市场来看,今天最火的几家创业机构是什么?是YC、Founders Fund、Elon Musk,这些人都是科技牛人,所以我觉得今天真的懂科技的投资人,应该很有机会。

    新京报:创新工场成立之初就要推动技术创新,但实际上过去几年投的科技创新公司并不多,为什么?

    李开复:我们毕竟拿着投资人的钱赚钱,要考虑到投资回报率,不能总坚持去投有情怀、有科技的项目。所以我们必须接受这个环境,去投那些潜力最大、经济回报最大的公司,有一段时间是投 App,有一段时间是O2O,这些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更多是靠运营。

    直到今天科技的趋势起来,创新工场在科技方面做了非常大的布局,就拿人工智能一个领域来说,过去一年,大概已经投了25家公司,比如 face++、地平线机器人技术、Uisee(驭势科技)等。

    独家李开复:“土豪型”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新京报:人工智能很早之前火过一次,然后集体踏空了。你怎么确定这次的爆发不是泡沫?

    李开复:过去的踏空,是基于几个因素的不成熟。现在算法成熟,数据量够大,快的机器被使用,所以我对这波人工智能非常乐观。

    未来投资肯定会被机器取代

    过去两年我个人在二级市场的投资都是机器在做,机器买卖股票比人更可靠,回报率大概30%。

    新京报:许多人都对人工智能的崛起感到恐惧,认为这将对人类造成严重的威胁,你会担心吗?

    李开复: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很多,可以根据一个人出车祸的概率,来决定保险金额度;可以帮助医生做判断,把所有的数据输进来,针对过去生病的案例,给病人开药。

    新京报:那未来不需要医生了?

    李开复:把数据给医生做参考,最后判断还是医生做。但未来10到15年,人类一半的工作会消失,收集信息、做出判断,这些工作会越来越多被机器取代。

    新京报:投资也会被取代吗?

    李开复:肯定会被取代。过去两年我个人在二级市场的投资都是机器在做,机器买卖股票比人更可靠。

    新京报:赚钱吗?

    李开复:我现在不用管,回报率大概30%吧,比如一周赚0.5%,0.1%,平均下来是非常稳妥。

    新京报:人工智能现在到了全面爆发的临界点吗?

    李开复:人工智能创业的井喷时代还没来到,这个要等待平台的建设。就像移动互联网,当安卓出来以后,小米就可以更自然地产生。人工智能的平台今天还没有,大概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新京报:5月底发改委颁布了《“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人工智能时代,政府也加大力度推进,中国有机会引领创新吗?

    李开复:我觉得很可能会,中国的年轻工程师是学习能力最快的,他们有很好的教育基础和背景,再加上资本的力量。

    新京报:提到帮助创业者,最近有人发现你的头像频繁出现在微博、地铁上,说你变成代言人型的投资人了。

    李开复:很多人说我最近曝光度有点高,其实我做代言都不是商业行为,主要是为了帮助我们投资的公司,还有是帮助合作伙伴推广。

    新京报:会不会觉得这种代言太多,是对自我形象品牌的损耗?

    李开复:我看到一个好的产品,就会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对我们自己投资的公司,这是我能帮助他们做好的事情,所以我愿意去做。我从来不收代言费,而是凭着良心,负责地、不过于夸张地,把好的东西推荐出去。

    导师小调查

    1、你认为创业者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a聪明 b勤奋

    c诚信 d坚韧

    e个性 f其他(可注明)

    李开复:c

    2、你希望和你投资的创业者成为什么样的关系?

    a朋友 b师生

    c无所谓

    d其他(可注明)

    李开复:d,彼此信任尊重的人

    3、你对所投资的项目,喜欢哪种退出方式?

    a下一轮融资有人接盘就退

    b成功上市后退出

    c看准了就长期持有

    d根据公司发展状况再

    定退出方式

    e其他(可注明)

    李开复:b

    采写 / 新京报记者曾庆雪

    摄影 / 新京报记者郭延冰

    【热文推荐】

    新京报重磅推出创投新媒体平台魅客网,网址:www.xjbmaker.com。点击“阅读原文”,轻松报名参与寻找中国创客第二季。↓↓↓

    位置:首页 > 科技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投资人说|金沙江朱啸虎谈A轮融资后如何单点验证商业模式
    投资人说|金沙江朱啸虎谈A轮融资后如何单点验证商业模式

    硅谷天使投资人Peter Thiel写过一本书《从零到一》,我们更擅长做天使后的第一轮机构投资人,从1到100,帮创业者扶上马,送一程。大风起于青萍之末,猛将发于卒伍,我们希望为优秀创业者腾飞提供第一个助力!

    海量资本合伙人孙昕:6分钟6步法,打动投资人
    海量资本合伙人孙昕:6分钟6步法,打动投资人

    猎云网注:创新南山“创业之星”大赛的比赛形式为“6+9”模式,即6分钟由选手进行项目路演展示,9分钟回答评委提问。今天分享的海量资本合伙人孙昕带来的正是“6+9如何去讲”专题,为大家更好地展示自己的项目,提出了专业的建议,本文转自创业之星大赛(微信:sznsstar2008)。

    O2O商业成功的基础要素思考
    O2O商业成功的基础要素思考

    红极一时的“O2O概念”终于随着资本市场熊市,尤其是严峻的全球经济形势大背景下显出了所谓的原型,由此带来的创业市场遭受的重创会延续很多年,主要是投资人在经历过去近两年的惨痛教训,谈O2O色变一点不为过...

    押金,摩拜、ofo们的中场战事
    押金,摩拜、ofo们的中场战事

    朱啸虎可以说是最近两年最春风得意的投资人了,饿了么、滴滴、映客、ofo,几乎每一个风口上的公司背后都有他的影子。这些公司看起来还有个共同的特征,烧钱。朱啸虎说,自己其实是最反对烧钱的。当年看京东,觉得这个模式太烧钱了,没敢投。

    李开复:AI投资挤泡沫明年初现第一波倒闭潮
    李开复:AI投资挤泡沫明年初现第一波倒闭潮

    本文转载自:南方都市报采写:南都记者 李冰如参加奇葩大会、组建人工智能工程院亲任院长、现身瑞士达沃斯论坛……从去年开始,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的一系列行程和公开发言,绝大多数与“人工智能(简称A I)”相关。

    吴恩达从百度离职!李开复道出了其中玄机
    吴恩达从百度离职!李开复道出了其中玄机

    北京时间3月22日消息,今日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发文宣布将从百度离职,随后百度官方予以确认,并对吴恩达在百度任职期间所做的贡献予以充分肯定。不过吴恩达的离职原因却成了一个谜,又或者我们可以从创新工场李开复那里得到一些答案。

    李开复谈抗癌心得:睡眠非常重要
    李开复谈抗癌心得:睡眠非常重要

    近日李开复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一份名为“患上癌症后如何抗癌?我的抗癌心得”,首次对广大读者谈抗癌心得,以及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其中就有提到:一定要保证睡眠!李开复曾在苹果、SGI、微软和Google等多家IT公司担当要职。

    要赚钱,请趁早,不然无法安度晚年
    要赚钱,请趁早,不然无法安度晚年

    点击上方蓝字一键关注文/薇安未来10年,50% 的人将要失业。这句话是李开复说的。看奇葩大会,其中李开复的出场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介绍了人工智能的概念。他说你们每天都在使用人工智能了,每一次搜素引擎的结果,都是人工智能推算出来的。

    李开复:未来十年人工智能领域将出现最多独角兽
    李开复:未来十年人工智能领域将出现最多独角兽

    2016年12月6~7日,由36氪和氪空间联合主办的“WISE2016独角兽大会”在北京召开,现场云集了顶尖商业领袖、顶级投资人、数十位独角兽公司CEO、上亿估值的大佬以及2000位创业公司创始人,柳传志、王石、李开复等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领袖也现身活动...

    创业为什么要融资?深度好文
    创业为什么要融资?深度好文

    什么时候开始融资?纠正一个创业者常常陷入的误区:没钱的时候才要融资。这是完全不正确的。如果你手里有点儿闲钱,认为可以先集中精力做些别的事情,那么一分钱都拿不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融资非常困难。因为融资本身也需要时间,大多数项目并非想融资的时候就可以火速融到。

    5个步骤帮初创企业找到出口,被收购也要有底气
    5个步骤帮初创企业找到出口,被收购也要有底气

    假设你已经为你的初创企业找到了投资,并且打造出了优秀的产品,这个产品也已经投入了市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很可能会把自己寻求出口的战略暂时放在一边。你也许会想,现阶段最重要的任务,应该是专注于业务开发、吸引客户、提高营收、构建强有力的团队...

    P2P泡沫将破裂行业划出新的起跑线
    P2P泡沫将破裂行业划出新的起跑线

    如果说,把爆发式增长的2014年称为P2P元年,2015称为P2P监管元年,从平台规模、参与者规模爆发式扩展,到监管意见的出台、政策的规范,整个的膨胀得以缓和。进入2016年,P2P泡沫也将破裂,行业划出了一个新的起跑线。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