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金融名人名博人物互联网品牌世界电影

    独家李开复:“土豪型”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

    2016年6月15日 作者:寻找中国创客

    独家李开复:“土豪型”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

    在《向死而生》出版后,李开复一度成了生命感悟的专家。高校演讲、电视节目里,主持人和观众喜欢抓着李开复的淋巴癌刨根问底。

    独家李开复:“土豪型”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此次专访前,李开复的一名身边人士对记者摆摆手, “千万别再问他生命感悟了,没意思”,朋友担心标签太多,大家会遗忘掉李开复的身份,他首先是一名卓越的商业人士和科技精英。

    6月3日,在中关村鼎好大厦10层的创新工场,作为“寻找中国创客”导师的李开复不谈生命感悟,而是向我们分享了他对商业逻辑、科技革命和创业风云变幻的看法。

    这位曾任微软全球副总裁、谷歌全球副总裁的商业领袖,2009年9月在北京创立了“创新工场”,成为了中国创投的先行者,如今已成为中国创业者心中的“大众导师”。最近,很多人发现,李开复的头像出现在了公交车、地铁站和楼宇广告上为各种产品代言,有人质疑,李开复怎么四处站台?

    其实这是李开复“创业导师使命”的一部分, “都是我们自己投资的项目,不收代言费,这是我能帮助他们做的事。”李开复说。

    七年,李开复对创业者的帮助终于有了初步的成果。李开复说: “国内的创业环境今年终于到了一个技术创新的风口。”他和创新工场,终于可以回归“鼓励创新”的初心了。而过去七年,创新工场更多把精力放在了投资回报率高的项目上,这些项目更多是靠“运营”而不是“技术创新”。最近一年内,创新工场接连投资了25家人工智能公司。

    这些“不懂”的投资人一定会赔钱

    那些有财无才的人,我觉得可惜。没有经验,但自认为懂,最后把辛苦赚来的钱赔掉。

    新京报:到今天,创新工场已经成立七年,中国的创业投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投资人涌入市场,你会有压力吗?

    李开复:没有,我们在行业的地位比较巩固。但我相信有些人可能碰到一些挑战。

    新京报:比如?

    李开复:我们有时候会听说,那个案子怎么最后估值比我们想象多了三倍,谁投的?哦,原来是不懂的人投的。

    新京报:这也是最近很多人在说的,过多的散户风投进入市场,挤压了专业投资人的空间。

    李开复:确实有一些好案子,因为能拿到更高的估值,选择了一些不是很懂的投资人,这就是我们说的劣币驱逐良币。

    新京报:这个现象持续下去,专业的投资人会不会退场?你担心吗?

    李开复:我不担心,这些不懂的投资人,他们一定会赔钱。因为他们把所有的案子,增加了三倍成本,最后回报一定不会很好。这些土豪吃了亏就不投了,市场就会恢复常态。有些人觉得早期投资人人可做,一级市场好像不需要专业能力,这些人无论进入众筹还是土豪型的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新京报:有人说这叫“一万名天使的崛起”,你觉得现在投资人的数量是不是已经超多了?

    李开复:这一万名天使,是 BAT、京东等互联网公司上市之后退出来的创业者,他们大部分是有财产、身价很高的人,经历过创业,做过产品。这些人能多投就多投,能少投就少投,这些有财有才的人,我觉得越多越好。

    新京报:那你说的劣币是指?

    李开复:是那些有财无才的人,我觉得可惜。没有经验,但自认为懂,最后把辛苦赚来的钱赔掉。

    独家李开复:“土豪型”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新京报:有人预测说,基金很快会迎来洗牌,大量投资人会退出,你觉得呢?

    李开复:一级市场投资,一定是最好的 1/4 的公司赚到所有的钱,另外3/4的公司不赚钱,所谓的洗牌是不断在发生的。我相信现在已经有很多不专业的早期投资人在用头撞墙,开始考虑打退堂鼓了。就像五年前“全民PE”,到现在还有多少家?当时国内PE手里有将近一万家公司在等待退出,一大批没能存活到IPO开闸。

    股权众筹是很危险的事情

    让不专业的人来投资,把它称为众筹,是很危险的事情。散户受欺骗,都是因为把事情看得太美好太简单。

    新京报:说到散户,最近有股权众筹平台被指虚假宣传,先前的承诺没有兑现,投资人权益受损,你怎么看?

    李开复:投资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事情,股权众筹就是让很多不专业的人来做投资。一个专业的投资人会用尽调(尽职调查)挖掘出很多问题,会用第三方资源来验证是否真实,而不会被创业者的口才或者呈现的内容打动。所以让不专业的人来投资,把它称为众筹,是很危险的事情。

    新京报:可也有声音认为,股权众筹帮很多公司融到了钱,也让很多人了投资收益。

    李开复:要记住,如果一个创业公司有能力拿到顶尖VC的钱,肯定不会去众筹平台募资,所以一般来说都是二三四流的项目。上一次股灾前,美国有一家公司,对接散户和创业者,碰到了股灾,公司几乎倒光了,散户的钱大部分赔掉了。

    所以无论在任何国家,散户受欺骗,都是因为把事情看得太美好太简单,误以为专业的事情不需要专业的知识,或者被一些不诚信的专家误导。

    新京报:所以你不赞成股权众筹?

    李开复:并非不赞成,但在设计上,应该有专业的人来确保不专业投资者的权益。比如美国的 Angel list,它的每一个项目都由专业的人领投,不专业的人跟投,尽调的工作由专业的人负责,利益的分配也倾向专业的人。这样一方面可以保护不专业的投资人,另外一方面,也让一些造假或者吹嘘的创业者原形毕露。

    新京报:股权众筹的政策监管一直缺位,你认为应该如何从政策设计上控制风险?

    李开复:可以参考一些成熟市场的做法。在美国,投资对冲基金或者一级市场基金,需要投资人是 Accredited investor (合格投资者),要证明自己了解所有的风险,被告知了所有可能遇到的问题,并证明财力可以做这样的投资。

    创业者造假不能怪到投资人身上

    中国创业造假肯定远远大于美国。原因有很多,包括社会环境、大家的价值观、媒体和大众的监督都不同。如果造假,在美国付出的代价很大。

    新京报:和投资的乱象比,最近很多创业公司的造假事件也被曝光。 “寻找中国创客”的另一位导师阎焱也说,数据造假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常态,原因是什么?

    李开复:如果造假变成一个行业普遍的现象,也会对有些人产生压力。比如读大学,周围的人都抽烟喝酒,你不做好像也不对。现在任何一个创业者都来个五千万、一亿用户,那根本不是真实的。

    新京报:投资人为什么会被蒙蔽?

    李开复:现在很多投资人没有足够了解要监测的核心数据,比如说注册用户、下载用户有三亿,而付费用户或者活跃用户只有两千万,被衡量的应该是活跃度,有些产品甚至要看“月活”,所以投资人需要对不同的数据做更专业的评估。

    新京报:你遭遇过被投的企业造假吗?怎么处理的?

    李开复:不太多,我们尽调做得比较细腻。

    新京报:那你们如何辨别是否造假?

    李开复:大一点的项目要靠尽调,用各种方式去拿到真实的数据,小一点的项目是对人的尽调,对行业的尽调。

    新京报:有创业者说,造假是投资人逼出来的。因为投资人急着看数据,不造假就拿不到钱,就得等死。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李开复:就相当于说考试都作弊,我也必须要作弊,有这个压力存在,但是不能怪到投资人身上,自己的诚信自己把控,说考试作弊是学校逼的、老师逼的,这个讲不过去。

    新京报:美国也有造假的情况吗?

    李开复:比例上,中国肯定是远远大于美国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社会环境、大家的价值观、媒体和大众的监督都不同。如果造假,在美国声誉可能就毁掉了,付出的代价很大。

    新京报:要怎么做才能扭转这种风气?

    李开复:需要大家出来呼吁,不能只是说我同意,然后什么都不做,这样反而会产生压力,让不造假的人觉得不造假就融不到资,我们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个滴滴就能把死掉的全赚回来

    滴滴估值已经有200多亿美元了,一个滴滴就可以把那些死掉的全部赚回来。O2O行业已经验证了很大的价值,未来还有很多机会。

    新京报:散户投资人和数据造假,说到底都是在抢占风口赶时髦。今年有个现象,曾经的风口O2O出现了密集死亡潮,你怎么看?

    李开复:不用这么悲观,这其实就是个春夏秋冬的轮回。看整个VC界的投资,滴滴估值已经有 200 多亿美元了,一个滴滴就可以把那些死掉的全部赚回来,所以不能只强调说死了三个、八个、十个,而不去考虑到巨大的成功案例。O2O行业已经验证了很大的价值,未来还有很多机会。

    新京报:但现在很多投资人几乎是谈O2O色变。

    李开复:在O2O领域,中国是领跑世界的。中国的城市和人口结构特别适合O2O行业。因为人住得比较近,密度比较高,所以配送会更快、更便宜、更有效率。另外,国内做服务业薪资比较低,所以有一大批人愿意进入这个行业。

    新京报:但有人说线上线下结合已经完成差不多了,很多行业也出现了巨头,这个领域还会有机会吗?

    李开复:我认为 O2O 领域的变革还没有结束。好像外卖一旦发生,未来的餐馆也会被颠覆。过去是靠人流赚钱,现在是看有没有中央厨房,配送做得好不好,产品有没有吸引力,跟百度外卖、美团外卖的关系如何,整个游戏规则都在改变,最后被颠覆的是传统行业。

    再过五年回头来看,会发现中国可能有一些餐饮巨头,因为没有赶上时代被淘汰了,传统而不与时俱进的才会是最大的输家。

    拿投资人的钱不能总坚持“情怀”

    拿着投资人的钱赚钱,要考虑到投资回报率,不能总坚持去投有情怀、有科技的项目。直到今天科技的趋势起来,创新工场在科技方面做了非常大的布局。

    新京报:你时常鼓励创新,国内现在的创新有没有达到你的期待?

    李开复:国内的创业环境今年终于到了一个技术创新的风口。七年前我们开始做创新工场时,科技创新很难做,水平跟美国落差太大,创业者更多的是参考国外的商业模式。而现在,中国的教育水平在提升,海归越来越多,互联网拉平了技术落差。

    新京报:科技的趋势起来了,基于什么判断?

    李开复:从美国的创业投资市场来看,今天最火的几家创业机构是什么?是YC、Founders Fund、Elon Musk,这些人都是科技牛人,所以我觉得今天真的懂科技的投资人,应该很有机会。

    新京报:创新工场成立之初就要推动技术创新,但实际上过去几年投的科技创新公司并不多,为什么?

    李开复:我们毕竟拿着投资人的钱赚钱,要考虑到投资回报率,不能总坚持去投有情怀、有科技的项目。所以我们必须接受这个环境,去投那些潜力最大、经济回报最大的公司,有一段时间是投 App,有一段时间是O2O,这些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更多是靠运营。

    直到今天科技的趋势起来,创新工场在科技方面做了非常大的布局,就拿人工智能一个领域来说,过去一年,大概已经投了25家公司,比如 face++、地平线机器人技术、Uisee(驭势科技)等。

    独家李开复:“土豪型”投资一定会付出代价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新京报:人工智能很早之前火过一次,然后集体踏空了。你怎么确定这次的爆发不是泡沫?

    李开复:过去的踏空,是基于几个因素的不成熟。现在算法成熟,数据量够大,快的机器被使用,所以我对这波人工智能非常乐观。

    未来投资肯定会被机器取代

    过去两年我个人在二级市场的投资都是机器在做,机器买卖股票比人更可靠,回报率大概30%。

    新京报:许多人都对人工智能的崛起感到恐惧,认为这将对人类造成严重的威胁,你会担心吗?

    李开复: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很多,可以根据一个人出车祸的概率,来决定保险金额度;可以帮助医生做判断,把所有的数据输进来,针对过去生病的案例,给病人开药。

    新京报:那未来不需要医生了?

    李开复:把数据给医生做参考,最后判断还是医生做。但未来10到15年,人类一半的工作会消失,收集信息、做出判断,这些工作会越来越多被机器取代。

    新京报:投资也会被取代吗?

    李开复:肯定会被取代。过去两年我个人在二级市场的投资都是机器在做,机器买卖股票比人更可靠。

    新京报:赚钱吗?

    李开复:我现在不用管,回报率大概30%吧,比如一周赚0.5%,0.1%,平均下来是非常稳妥。

    新京报:人工智能现在到了全面爆发的临界点吗?

    李开复:人工智能创业的井喷时代还没来到,这个要等待平台的建设。就像移动互联网,当安卓出来以后,小米就可以更自然地产生。人工智能的平台今天还没有,大概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新京报:5月底发改委颁布了《“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人工智能时代,政府也加大力度推进,中国有机会引领创新吗?

    李开复:我觉得很可能会,中国的年轻工程师是学习能力最快的,他们有很好的教育基础和背景,再加上资本的力量。

    新京报:提到帮助创业者,最近有人发现你的头像频繁出现在微博、地铁上,说你变成代言人型的投资人了。

    李开复:很多人说我最近曝光度有点高,其实我做代言都不是商业行为,主要是为了帮助我们投资的公司,还有是帮助合作伙伴推广。

    新京报:会不会觉得这种代言太多,是对自我形象品牌的损耗?

    李开复:我看到一个好的产品,就会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对我们自己投资的公司,这是我能帮助他们做好的事情,所以我愿意去做。我从来不收代言费,而是凭着良心,负责地、不过于夸张地,把好的东西推荐出去。

    导师小调查

    1、你认为创业者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a聪明 b勤奋

    c诚信 d坚韧

    e个性 f其他(可注明)

    李开复:c

    2、你希望和你投资的创业者成为什么样的关系?

    a朋友 b师生

    c无所谓

    d其他(可注明)

    李开复:d,彼此信任尊重的人

    3、你对所投资的项目,喜欢哪种退出方式?

    a下一轮融资有人接盘就退

    b成功上市后退出

    c看准了就长期持有

    d根据公司发展状况再

    定退出方式

    e其他(可注明)

    李开复:b

    采写 / 新京报记者曾庆雪

    摄影 / 新京报记者郭延冰

    【热文推荐】

    新京报重磅推出创投新媒体平台魅客网,网址:www.xjbmaker.com。点击“阅读原文”,轻松报名参与寻找中国创客第二季。↓↓↓

    位置:首页 > 科技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为受害人挽回损失30余亿元,上海经侦民警荣获全国优秀警察
    为受害人挽回损失30余亿元,上海经侦民警荣获全国优秀警察

    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一支队七探组探长林植。本文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佳蔚 图林植说起话来总是轻声细语、小心谨慎,可经他办理的案件却常常震惊全国。1979年出生的林植,现任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一支队七探组探长,长期在涉众型金融犯罪案件侦查岗位工作。

    滴滴拿下北京牌照,中美创新的差距在哪?
    滴滴拿下北京牌照,中美创新的差距在哪?

    文/maomaobear5月18日,滴滴在网约车新政落地前终于拿下了北京牌照。事实上承载着最多业务量的滴滴这么晚才拿到牌照,确实让人有些意外。早在各地网约车细则出台的时候,各界反对的声音就不断,在户口严格的北京上海规定司机必须当地户口...

    干货丨新人导演如何与投资人交流?
    干货丨新人导演如何与投资人交流?

    所有的大导演,都是从默默无闻的新导演起步的。但问题是,新导演怎样才能成为大导演?新人要冒头,说到底是凭你的作品吧?要有作品,那你得有拍片的机会吧?要拍片,那你得有钱吧!所以说白了,问题的关键最后就落到了“找投资”上。

    陆丰警方悬赏100万通缉重大涉毒逃犯此前缴获冰毒2吨
    陆丰警方悬赏100万通缉重大涉毒逃犯此前缴获冰毒2吨

    图片来自微博新京报快讯(记者 卢通)今天下午,新京报记者从广东陆丰市公安局获悉,该局今天下午发布通告,悬赏100万对重大涉毒逃犯郑森进行公开通缉。今天下午15点44分,广东省陆丰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陆丰”发布消息称...

    李开复评价马斯克:他真正的目的是把人变成半机械人
    李开复评价马斯克:他真正的目的是把人变成半机械人

    安妮 编译自 Quartz量子位出品 | 公众号 QbitAI李开复在昨日接受Quartz的采访时说,伊隆马斯克在用太阳能汽车和脑部医疗植入物做诱饵掩饰他真正的目的:改变从传统电力公司获得能源的方式,并且将人类变成半机械人。

    李开复新书《人工智能》上海签售:人工智能将在哪些行业取代人类?
    李开复新书《人工智能》上海签售:人工智能将在哪些行业取代人类?

    在有些人的心目中,也许人工智能还是个遥远的词语。它存在于科幻影视中,存在于学术界的实验室中,但实际上,它已经存在于在我们身边。举个最贴近我们的例子,我们手机上的各种应用,苹果手机里能够和我们对话的Siri,拍照用的美图,打车用的滴滴、Uber,都是人工智能技术的代表。

    阿里、腾讯成终极接盘侠,成就从ToVC到ToAT的风口造局者
    阿里、腾讯成终极接盘侠,成就从ToVC到ToAT的风口造局者

    (钛媒体“周末深阅读”推荐)近几日,行业圈里战火连天,撕逼成为主旋律。这边,陈欧大手笔进军共享充电宝,40天12亿资金涌入共享充电赛道,那边思聪少爷发下毒誓,这事要是能成我直播吃翔。这边,映客终于卖身...

    招募|创新工场深度学习暑期训练营来了,免费的
    招募|创新工场深度学习暑期训练营来了,免费的

    进化论爱丽丝漫游仙境中红皇后说过一句话我们要努力奔跑,才能停在原地如果追赶不上其他物种的速度那它就会被淘汰这个时代晚一秒就会错过无数精彩的瞬间懈怠一刻就淹没在了人群中你是佼佼者,渴望更快更强你人生失意...

    买豪车打美容针、收钱跑路回老家,奇葩创业者这样烧光投资人的钱
    买豪车打美容针、收钱跑路回老家,奇葩创业者这样烧光投资人的钱

    投资就是投人。所有投资人都明白这一道理,但看人也有失算的时候。过去几年的风口,资本推出了一堆神奇的创业明星,比如少女王凯歆以及最近的空空狐。围绕金钱,创业是个残酷的是非之地,又是各种荒谬的现场。资本在这里跳舞,不乏滑稽舞,但资本也在这里成功,投资人必须要忍耐一切才行。

    发现聂树斌冤案警察:他们让“真凶”翻供说奸尸
    发现聂树斌冤案警察:他们让“真凶”翻供说奸尸

    12月2日下午6点,郑成月在北京西站接受记者专访。新京报记者李相蓉摄■ 对话人物郑成月原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主管刑侦副局长,负责调查王书金涉嫌的命案时得知聂树斌案。之后媒体介入,郑成月成为最早披露“一案两凶”事件的公安人士。

    女子坟前立誓苦寻杀父凶手20年警方:追捕从未停止
    女子坟前立誓苦寻杀父凶手20年警方:追捕从未停止

    万春芳手机里保存着父亲生前的照片。李晓磊 摄■ 对话人物【中原经济网讯】万春芳,女,35岁,河南省辉县市人。1997年,父亲万广庆被同村村民秦英永(又名秦鹏)持刀伤害致死,嫌疑人逃跑后至今未归案。■ 对话动机与20年来她和家人偷偷摸摸“寻找杀父凶手”的经历相比...

    李开复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演讲:爱,让人类有别于人工智能
    李开复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演讲:爱,让人类有别于人工智能

    5月15日,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人工智能工程院院长李开复博士作为特邀嘉宾,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工程学院向2017届毕业生们发表了题为《一个工程师的人工智能银河系漫游指南》毕业演讲。 作为哥大83届毕业生...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