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建筑家装

    女大学生宋小英成为驻村干部之后

    2016年10月23日 来源: 互联网

    田边土角

    李嘉良\文

    女大学生宋小英成为驻村干部之后

    宋小英刚把办公室打扫干净,就听见两声熟悉的汽车喇叭,这是专门接送乡里几位领导的小面包车开进了政府大院,她看见与她一个办公室的乡统筹办副主任王慎之第一个下车,个子不高,瘦小,显得精干,端着不锈钢茶杯上楼来了。

    川南农大毕业年方22岁的宋小英,公招成了公务员,月初才分配到这个全县唯一没改镇的高坡乡来。乡长让她先到统筹办,跟着王慎之实习。乡上的干部一般都要包村帮扶,称之谓驻村干部,王副主任驻大垇村,一则他年龄大,大垇村离乡场较近;二则大垇村支部班子强,麻烦事少。但王慎之很少下乡,宋小英也就是没去过大垇村。她是那种很有抱负的青年人,现在每天驻守办公室,打杂跑腿,觉得很是无聊。

    王慎之很喜欢宋小英,脸蛋不算很漂亮,但很周正,浑身充满了年轻姑娘的朝气,让这统筹办也增色不少。宋小英下意识地为王慎之拉了一下木靠椅,毕恭毕敬地示意王副主任请座。倒不是宋小英爱拍马屁,这位还有两年就要退休的王副主任,比自己父亲年长。他是全乡机关几十号人中的最年长者,级别最高,享受着副县级非领导职务待遇,所以他被特邀与书记、乡长、人大主席、副乡长等一起坐小面包车上下班,住在县城的其他人只能坐公交车。宋小英因为是外地人,只好住在乡政府大院里。

    上班10多天来,宋小英虚心聆听王副主任教诲,听他介绍全乡情况和农村工作龙门阵。年轻人一般叫王慎之王主任,人们习惯省掉那个副字。而领导和年岁大一些的人当面或背地都称王慎之为老师傅,王慎之也总是笑嘻嘻地回应,你才是老师傅。宋小英虽不太明白他们的言下之意,但知道大家都很尊重他。

    正当王副主任茶味正浓、谈性正浓时,乡办公室干事小李敲门进来,说大垇村有村民上访,请王老师傅去接待。王慎之把茶盅一柱,讪笑着说:“你娃娃也跟倒洋人造反,喊老师傅,爬开。”然后转过头对宋小英说:“小宋,你去接待一下,了解情况我们再研究。”

    宋小英走在去大垇村的水泥村道上,心情很是惬意,倒不是因为满山遍野的绿色和明朗的晴空,而是她上班以来第一次单独完成工作任务,去解决村民间因修路占地补偿,而且是久拖未决的问题。她不像有的年轻人,会认为刚开始工作,就拿这种得罪人的活路让她一个人去顶倒。她认为这是锻炼自己的好机会,是检验自己能力的大好机遇,自我感觉很是良好。

    昨天晚上,她把王副主任教她的工作方法仔细梳理了一遍。下去主要是了解真实情况,首先看现场,然后听一下村支书李云秀的意见,再去几家农户了解。宋小英自己预设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原则:事实求是,合情合理,为弱者讨个公道。

    大垇村党支部书记李云秀在村办公室等着她,这是位40多岁的中年妇女,高挑个,长脸,粟色披发,穿一件突出腰俏的淡兰色中长秋装,挎一个灰色提包,很是时尚。她领着小英到那条新开的泥路上,指着田边一块油菜地说:“这就是李幺娘的斜坡坡土,占了约10来丈宽一个角角”。宋小英打量这条泥巴便道,长约50米、宽约3米,一头连着水泥村道,一头连着冲田对面的大院子。宋小英问李支书“这条路啥时修的?”“去年。”“为啥还没补偿李幺娘?”“我都不晓得咋回事。”听了这话,宋小英立刻看了李支书一眼,看她非常自然而然地,自己反倒心中不自在。李幺娘不是说都闹了很多回了吗?村支书咋会不晓得?

    宋小英指着新泥路尽头一幢外墙贴着桔黄色瓷砖的三层楼房说:“那幢小洋楼很别致呵。”李支书笑道:“啥小洋楼呵,娃儿们在外面打工,找了点钱回来盖的。”“呵,是李支书的家呀。”“等会儿请到家里坐。”宋小英又呵了一下。李支书大约感觉到了什么,连忙道:“我这房子可是前年就修起了,跟这条新路没得关系。你别看现在还可以过汽车,是天睛起在,只要下两天小雨,就成稀泥烂窖,人穿统靴走路都恼火。如果要打成水泥路,不晓得还要好多钱。”

    “村里打算啥时候打水泥?”

    “村上没管这个事,这完全是他们几家人自己干的!”

    “呵,不是村上的项目吗?”宋小英有些懵了,搞半天这条路是私人行为。冲口说道“这不合法嘛。”

    “农村头,哪个跟你讲那么多法哟,修点儿路,占的自留地,约起就干。”

    宋小英无语了,农村头就不讲法呀?

    田那边大院子方向走来几位男村民,远远都在招呼李支书,走到面前立刻把她俩围住。李支书向他们介绍:“这是乡政府的小宋,她和王老革命驻我们这个村,帮扶我们。她今天来了解幺娘这块地补偿的事”。又给宋小英介绍:“就是他们10来家出钱修的这条路。这个刁三哥在牵头。”被叫刁三哥的人是个瘦矮个子,寡骨脸,50来岁,穿一件浅灰色劣质的大西装,很不合身。左耳上卡着一支香烟,他手里拿着一截竹杆,在路上比了几下说:“就这田边上10来丈角角土,是幺娘的,马路两边的田和对门的土都是我们几家的,水泥路边上还推了几块土来填方。”竹杆一杵,不说了。

    一个穿老式黄军服的老头用叶子烟杆比个圆圈:“呃,大家马儿大家骑嘛,你李幺娘的房子还不是在冲田对门,大家都方便嘛。”

    另一个戴兰布帽子的老头说,“李幺娘在城头儿子那里住,她整块整块的土都撂荒十几年了,这块油菜土是刁三哥拣来做的,修路占了这点田边土角角就硬要钱”。

    刁三哥看了李支书一眼,“幺娘只把我一个人逼倒,不停地打电话,还跑回来几趟,说没给她打招呼,就把土给她填了,欺负她没得人当官,我跟她说:你的亲侄女在当支书,哪个敢欺负你嘛。”李支书说:“你毛病,我是啥子官,你还是她的外侄儿得。”

    你们你一言我一语,听得宋小英大惑不解,这里还掺杂家族矛盾哟,宋小英轻声问李支书“都是亲戚,还这么扯拐”“嗨,亲戚,有时候钱比亲戚还亲!”宋小英想是呀,开这条路图个出入方便,10来家村民出田出土出钱出力,你李幺娘也是受益者嘛,难道你一辈子不回来?你一个人要补偿。忽然一个念头一闪:李支书难道不受益吗?她咋不出钱也不出力?她可能出的其他方面的力哟。难怪,昨天自己希望王主任陪她来走一趟,现场指点,他推说有事不来,还说小宋需要在实战中历练,原来这其中有文章呵!。

    刁三哥把竹杆一杵,“今天宋干事既然来了,也免得我们跑到乡政府去,也请你帮我们断公道,这条路占了一挑田,几十丈土,推土机工程钱5万多,倒虹管几千块,总共6万多,10来家人分摊,一家6000块,请乡政府也帮我们找一下李幺娘,她该出的先交来再说。”

    宋小英逃兵似的离开了大垇村。

    今天收到一则好消息,县财政局在为宋小英申请的大垇村红薯精加工项目拨了2万元启动资金。最近这一周,宋小英心情很不爽,王慎之叫她对李幺娘的事要冷处理,放一段时间,只要不再上告。宋小英不甘心,坚持打起精神又去协调了两次,结果都碰了软钉子。一次来了七八个妇女,说男人不在,然后,集体沉默。第二次只来三个代表,刚坐下来,这个有事要先走,哪个有事耽搁一阵再来,10分钟全走光。弄得宋小英灰溜溜的,李支书也很生气,说刁三哥搞鬼。当初我就不同意他们修这个路,他刁老三还说我家倒把房子修起了。还有好多人没修,单田坎运点材料很恼火。刁老三以为他真是大垇村群众中的大哥大,除了支书,主任,他就是老三,随便啥子事都捡得顺,没想李幺娘就给他发难,不给你面子。

    乡上几个领导今天见了小宋都称赞,报到不到一个月,就为驻村争取到了资金。其实是宋小英到组织部报到那天,干部室主任告诉她,县财政局长是你们川南农大的老校友,你可以利用这个资源,多为乡上争取点资金。宋小英随即去财政局,年近半百的老校友满口答应帮帮小师妹,临别时还开玩笑说:“好好生生在乡下干几年,要么成为油嘴滑舌的女汉子,要么成为看风使舵的好苗子。”宋小英当时一笑过去了,并未领会其深刻含义。

    快下班时,乡长来统筹办告诉宋小英,财政划来的2万元,只能拨1万8千元给村上,按惯例乡上要留10%的工作经费。宋小英只得呵一声。王慎之对宋小英说:“这也是潜规则,一视同仁。小宋,你为大垇村做了贡献,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我们俩师徒喝一杯。”小宋忙说:“要不得,该我请老师喝酒。”

    乡场上馆子多,他们选择了一家小馆子,炒了几个菜,就着一瓶新郎酒。王慎之说不谈工作,只喝酒。但宋小英听说,王慎之喝醉了就会讲心里话,也敢骂领导,于是不停地敬酒。你一杯,我一杯,瓶里剩下不到二两。宋小英酒量不大,王慎之却是久经沙场,但毕竟年近6旬,眼看着两人舌头都打结了,王慎之才收捡了酒瓶,“不喝了,再喝醉了影响不好。走,回乡政府。”

    王慎之一边打着酒呃,一边对宋小英讲:“我晓得你对大垇村那个事……不舒服,农民的事,就是这么麻……烦,你要认得真,水都要闹……闹人。违法占地嘛,谁批准你修路?想咋干就咋干,成何体统!。但话又说……说回来,几家农民把自己的地拿出来,修一条便民道,将来发财了,买个汽车,开……开到家门口,也是件好事嘛。这原本该政府帮老百姓干的事,人家自己干了,你又何必去干涉,至于产生了矛盾,让……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嘛。再说,你村上要干这个事的时候咋个不来找政府,整起矛盾啰就要政府来捡搞,那么安逸唢?”王慎之滔滔不绝,宋小英听得连连点头,不愧是老师傅,头头是道。“不过,小宋呀,不要着急,这事也……也不会久拖不决。”“为啥?”“你看嘛,不出两个月,新年一过,这事就会有个了断。”“真的吗?”“真的,明年村两委就要换届了,李支书……自己就会提前把渣渣草草的事捡顺的。她当过村妇女主任、文书、主任,上下人脉关系都好。”

    送走了王慎之,宋小英倒头便睡,许久却没睡着,王慎之一席话不断在耳边回荡,原以为王慎之们办事都是靠拖,靠躲,其实人家早就了然于心,只等时机成熟,一切皆迎刃而解。我们初来乍到,自寻烦恼。唉,自己要学的东西太多。

    一阵悠扬的“在希望的田野上”歌声把宋小英吵醒,手机来电,睁眼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只听那头一个老年女人的声音:“宋干事,我是大垇村的李幺娘,钱拿到了。”宋小英问:“啥子钱拿到了。”“就是修路占我的土角角那个钱。今天一早村上送来的,2000块!”“是嘛”。“哎呀,多谢你哟,村上喊我不要再上告了,我就饶过他们。”“谢我?”那头挂断了。宋小英没摸着头脑,不是说新年后两委换届前嘛,两个月咋成一夜之间了。好你个王主任,真是老奸巨滑!也是好事,得感谢一下李支书,电话打过去,人家说不晓得这个事。奇怪了,刁三哥未必自己想开了?不可能!一头雾水。

    乡政府所有办公室都已开了门。王慎之端坐在办公桌前。宋小英招呼一声:“王老师早。”“不早了,快九点了”“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不怪你,不该劝你喝那么多酒。”“王老师,刚才李幺娘来电话说补偿款兑现了。”“哎?这么快?”“你不知道?”“我不晓得!”看到王慎之吃惊的样子,不象是装出来的。忽然,宋小英想起一个问题,李幺娘咋晓得我的电话号码?

    办公室小李风一般冲进屋,“老师……王老师,小宋,奉领导指示传达,今天高坡逢场,县信访局临时决定来送信访下乡,请注意包村的田边土角头不稳定因素。另外,领导特别强调,市纪委聘请了一批大学生作关心群众活动的暗访员,今天可能要到高坡,请大家注意等等麻麻杂杂的事情。”

    “啥子叫等等麻麻杂杂事情?”王慎之问,小李说“你懂的!”联系到李幺娘电话,宋小英问小李,“你今天一早是不是完成了一项特殊使命?”小李故作吃惊一笑:“你懂的。”

    宋小英沉重地坐在木椅上,心里说:王老师,看来你还没老奸成精。李幺娘,你运气真好!

    李嘉良,男,四川省富顺县人,生于1948年2月。现为富顺县文化馆文学干部、副研究馆员。富顺县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自贡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从事《富顺文艺》编辑工作40年,创作发表各类文艺作品200余万字,有故事作品曾获四川省故事调讲创作一等奖,四川省第一届优秀文艺作品评选优秀作品奖。

    更多阅读分享,请添加微信公众号grb2015111,或长按识别进入下方二维码

    位置:首页 > 社会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崭新马自达阿特兹没到家就被卡住,车主对水泥墩子怒骂半小时
    崭新马自达阿特兹没到家就被卡住,车主对水泥墩子怒骂半小时

    这辆崭新的马自达阿特兹是车主老吴在外打拼多年终于提上的新车,原本也就想尽快开回老家风光风光,可没想却在村口的水泥墩子上愁眉苦脸了,这下心疼得要命。老吴足足对着这两条水泥墩子骂了半个小时,什么脑残设计,专坑本村人,没办法,毕竟一个爷们也不太好意思找自己驾驶技术的问题。

    原来《爱情公寓》是在这间时尚办公室里制作的!
    原来《爱情公寓》是在这间时尚办公室里制作的!

    本案是对于高格影视办公空间的翻新设计,作为热剧《爱情公寓》的制作公司,几位80后业主希望一改之前沉闷、阴暗的老旧氛围,让新办公室成为他们源源不断的影视创作源泉。设计师周军以曼谷MahaNakhon大楼为灵感...

    特朗普建美国创新办公室:库克将参与其中
    特朗普建美国创新办公室:库克将参与其中

    在这之前,特朗普和库克是不太“来电”的。威锋网讯,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一,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预计将宣布一个名为“美国创新办公室”的全新白宫机构,该机构由前企业高管组成,并由现有的公司提供建议,苹果 CEO 蒂姆·库克也将参与其中。

    设计师的办公室:只花了12w就甩别家几条街!
    设计师的办公室:只花了12w就甩别家几条街!

    本生设计办公室设计机构:本生设计空间类型:办公室设计设计面积:200平米参考造价:12万元设计说明:古门伴竹灯,青纱半遮帘……我们一直在寻觅着一种返璞归真的写意生活,也在探索一种更适合自己的风格。极简主义和传统中式元素贯穿于整个室内空间设计...

    ​赤城三道川乡各村的由来
    ​赤城三道川乡各村的由来

    三道川乡老栅子行政村。位于乡政府驻地东北11.5公里处。该地山林茂密,住户多用木料圈栅为墙,得名。海拔1330米。石片沟行政村。位于乡政府驻地西北倔北9.5公里处。该村山石多呈片状,得名。海拔1 350米。

    以前高利贷现在叫P2P,算命先生叫分析师!那乞丐现在叫什么
    以前高利贷现在叫P2P,算命先生叫分析师!那乞丐现在叫什么

    汉语文化博大精深,词汇永远不断翻新ing小编已经被眼花缭乱的新鲜词汇淹没了今天看到新鲜出炉的新老流行词汇对照表同大家一齐学习~高利贷不叫高利贷,叫P2P乞讨不叫乞讨,叫众筹算命不叫算命,叫分析师八卦不叫八卦...

    衣架子|怎样在办公室穿成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衣架子|怎样在办公室穿成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办公室真的有会穿衣服的人嘛?时尚圈的宝宝们也许会一致的点头say yes,但是大多宝宝还是傻傻的做不到OL风与自身风格的协调相统一,怎样才能在办公室穿成一个磨人的小妖精?姐告诉你。面对大多直男癌的互联网公司...

    我们用家园和农田,却换来这些水泥袋
    我们用家园和农田,却换来这些水泥袋

    1995年,台湾发布水泥产业东移政策后,西部水泥矿区都在2003年矿权到期后全部结束。没想到,13年后,位于新竹县关西镇的亚洲水泥关西厂与邻近两个矿区申请复矿,西部矿区可能死灰复燃。采矿不仅危及山林保育,更直接冲击矿区周遭的人。

    水泥地面为什么会起砂?难道是我使用的水泥质量不好?
    水泥地面为什么会起砂?难道是我使用的水泥质量不好?

    最近发现家里水泥地面有点起砂,很疑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使用的水泥质量不好?后面请教了老师傅才知道,水泥地面起砂的原因很多,找对原因才能更好解决问题。今天就这个问题给大家说一说;水泥起砂其实挺常见的,很多人都会认为是自己水泥有问题...

    看完马云、刘强东的办公室 任正非的办公室完全不敢想象
    看完马云、刘强东的办公室 任正非的办公室完全不敢想象

    中国民营企业家里,湿爷最尊敬的就是任正非老先生,44岁在负债累累的情况下创办了影响世界的大企业华为,成为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的一张名片。今天整理分享下任老先生及几位大佬的的办公文化,看看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有何不同。

    水泥地面起砂怎么办?老工头轻松就搞定了
    水泥地面起砂怎么办?老工头轻松就搞定了

    想当年,很多人屋里都是泥土地,很容易起灰,下雨天就更“惨”了,彻底变成了“水泥地”。后来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人们屋里地面都是打的水泥地,给生活带来了很大方便。可是水泥地面经常遇到起砂的情况,这是为什么呢?

    乡干部进村“劝拆”被袭身亡,农村拆迁要纳入法治轨道!
    乡干部进村“劝拆”被袭身亡,农村拆迁要纳入法治轨道!

    乡干部进村“劝拆”,对村民产生一种强大的压力机制。但不管怎样,明某也不该选择暴力的方式应对纠纷。文/胡印斌据中国江西网报道,3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人大主席卓某在该乡樟坊村被村民明某用镰铲袭击身亡。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