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名人欧洲首都足球旅游瑞典北欧人物

    诺奖的段子那么多,套路那么深,我们需要回到文学的本源

    2016年10月30日 来源: 十点读书会

    10月25日晚,麦家邀请好友李敬泽在清华大学进行“悦读咖 | 谈文学,不止理想——国人心中的诺奖”为主题的文学对谈。聊文学,聊诺奖,能聊些什么呢?李敬泽老师笑称说这是给了他一个“挺要命”的任务,最后选择了鲁迅先生的《希望》,他说:“鲁迅这样的文章来说,我觉得青年人要读,年长的也应该读。他使我们能够沉静的、深入的去感受我们的生命。“

    麦家老师刚上台,就谈起与李敬泽老师的相识与相熟,谈到诺奖,麦家老师想到了三个人:莫言、托尔斯泰和卡夫卡。他说,诺奖大体是公平的、大体也是公正的,没有绝对,没有完美,只要是人做的事总是有遗憾。他说文学让你的内心变得更加的温暖,内心的温暖、丰富,比外面的生分重要的多得多。

    没有机会亲临北京活动的朋友们也不要难过,谷小又这就带大家一起,回顾一下精彩的活动现场。

    清华大学
    - 以 下 为 当 天 对 谈 的 部 分 精 彩 摘 录 -
    李敬泽:
    鲍勃·迪伦。我马上就回忆起我年轻的时候,买了盒带,曾经反复地听鲍勃·迪伦的歌。所以诺贝尔奖比较符合我们老文艺青年,老文学的口味。我不知道您所说的哗然是指的什么?但是我的感觉是这样,就是说诺贝尔文学奖,它已经渐渐的,它已经没有办法的,不以它的意志为转移的,它变成了一个殿堂,变成了一个庙宇。但是我想,如果我是瑞士文学院的那些老先生,我也不愿意这个奖变成一个殿堂,变成一个庙。我需要隔一段时间就要调配一下。我隔一段时间就要恢复一下,或者是打破你们的预期,恢复一下我的活力,不让你们说我是有规则的。

    △李敬泽老师

    因为说到底,文学有时候,在我们现代社会中,他也有一种倾向,就是越来越变得专门化了,越来越变得说高大上,或者是高精尖,某种程度上讲,也意味着他越来越失去他的活力,失去他作为一个野孩子那样奔放精神,所以我们现在特别怕跟一帮搞文学的人谈文学,为什么呢?大家都博览群书,一说起来一套一套的,规矩那么多,段子那么多,套路那么深。你就觉得永远自己读书太少。但是话又讲回来了,难道文学仅仅是这样吗?时间长了,所以我们需要回到文学的本源。

    麦家:
    诺贝尔文学奖,一说到它,我首先想到三个人:第一个人,就是你们想到的那个人,是莫言。他代表中国第一次拿到了瞩目的文学奖,所以一谈到文学奖,我就想到了莫言。莫言不但是给自己,也给我们中国文学,甚至给我们整个中华民族拿了我们一直期望得到的那个奖。

    △麦家老师

    第二个人是谁呢?第二个人我想到的俄罗斯伟大作家托尔斯泰,托尔斯泰是现实主义文学当中的巨匠。站在最高峰的人,他没有得。我觉得他应该是得诺奖的,但是他没有得。还有一个人应该得,在我看来也是应该得,但是他没有得,是谁呢?卡夫卡。我刚才说了,托尔斯泰是现实主义文学的最高的那个人,而卡夫卡是现代主义文学最初的那个人。我觉得不论是诗歌、文学,还是艺术,它的源头在哪里?或者说集中的高峰在哪里?就是集中在卡夫卡身上。这么一个象征着、暗示着现代主义文学朝气蓬勃的人也没有得奖,这也是让我感到很遗憾的地方。

    这我并不是说诺奖有什么问题,我觉得诺奖没有什么问题。如果说有问题,那是人的问题。只要是人颁这个奖,或者说这个奖是颁给人的,总是不公平。没有公平。这个世界要说是公平的,我觉得首先是不公平的。你含着金钥匙来到这个世界,有的人是身无分文来到世界。但是世界又是公平的,含着金钥匙的人照样生病,照样经历失恋,最后也是这么老去。他一天是24小时,我的一天也是24小时,从这个意义来说,世界是公平。所以不要追求完全的公平。诺奖也是这样,公平公正。我觉得他大体是公平的,大体也是公正的,没有绝对,没有完美,只要是人做的事总是有遗憾,总是有缺陷,有缺陷不完美才是我们人做的事。

    即使有这么多的缺陷与遗憾,那么多我甚至认为应该得的诺奖,没有哪个世界哪个组织可以替换它,它呼唤的东西,它召唤的东西,它激发了很多作家的创造力,也激发了很多大众对文学的向往,对文学的喜爱。我觉得这也是诺奖存在至今的价值,包括以后的价值。

    我们应该读怎样的书?
    李敬泽:
    现在有很多书很流行,很多书花花绿绿的。最后我还是挑了一本老书,也是一位老作家,很老了,我们今天的话题是诺奖,这位作家没得过诺奖。据说曾经有人来问,说给你一个诺奖怎么样?结果他说我觉得还不够格,我想大家都知道我说的是谁?那就是鲁迅先生。
    今年是他逝世80年,1936年去世的,到今年是去世80年了。但是我想他的书还在,一本书80年之后还在,大家想一想,这其实是一件极其了不得的事。我们现在好多书半个月之后都不在了。同时更重要的是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这位先生他依然是年轻的,他的书,他的那些文字,在80年之后,也依然让人感到好象是写在昨天。就鲁迅这样的文章来说,我觉得青年人要读,年长的也应该读,他是我们能够沉静的、深入的去感受我们的生命。

    因为我相信我这辈子不用读别的书了,就是把我屋子里的书读完了,也是不可能。但是话又说回来,人是要读书的。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也许不是我们读多少的书,而是说我们有没有那么几本我们可以把它叫做生命之书的书。他从根本上影响着我们,这样的书我们愿意年轻的时候读一遍,中年的时候读一遍,到老的时候再拿出读。每次读,都如逢故友,每次读也都像见到了一个亲人。

    文学的本源是什么?
    文学的本源是什么呢?实际上刚才老麦谈到月光,非常单纯的东西。文学曾经在本源上非常简单、非常直接的东西,不是一个越来越复杂的东西。
    所以现在说,我们现在在2016年瑞典文学院的老爷子们忽然要调皮一下,说我们给鲍勃·迪伦,给鲍勃·迪伦是什么呢?瑞典文学院特别谈到说,鲍勃·迪伦让我们想起了荷马和古代尤因诗人。荷马也好,尤因诗人也好,他们都是站在文学的本源上。他们没有那么多的理论,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没有那么多套路。他们就是从远方走来,站在你们面前,上边有天,下边有地。对着你们,对着我们所有的人来歌唱,这是文学的本源。

    这不光西方是这样,中国是这样,世界上也是这样来的。这某种意义上称得上是文学的力量,其实这种力量也是文学至今还有力量的根子所在。

    所以我特别特别觉得在这个意义上,瑞典文学院是做得好的,提醒我们一下说文学没那么复杂,也没那么高大上,就是那样不衫不履的摇滚歌手站在这里,对着这个世界的怒吼和歌唱,他就是文学。
    麦家:
    我觉得文学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想接触它和不想接触它,它都存在我们身边,陪伴着我们一路往前。现在很多人觉得文学是作家或者是学中文系的人的事,那真的不是这样。文学是大家的事情,文学就是生活,我们从出生开始,文学一直在陪伴着我们。我一直觉得文学就像月光,它好像是没用的,其实他用处很大。
    我们可以想象,一生当中抽掉这些故事:你曾经看过的文学书籍,写过的情书……如果我们把这些东西抽掉了,我们的人生会非常地寡淡无趣。就好像月光是没用的,太阳光才有用,没有太阳,万物就无法存在。没有月光没关系,但是如果没有月光,我们人类会少掉多少的情思,多少的思念。这个世界有趣、审美的层面会削弱很多很多,那难道我们为了让万物生长,我们的生活完全是为了硬邦邦的要一些利益吗?我想肯定不是这样的。

    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故事,他都要虚实相兼,有虚的一面,有实的一面。文学就是让我们太坚硬,太硬邦邦的生活,虚化了。有了这个虚化,生活就变得更加有弹性,你的内心也会变得更加的温暖。我想,内心的温暖、丰富、生动,比身外的身份重要的多得多。

    如何看待文学中的理想?
    李敬泽:
    我是觉得“理想”二字,字肯定是两个好字。但是何谓理想?可能都需要我们自己在生命中慢慢去找,去慢慢地提认和确认。所以在这儿你始终谈理想,谈理想是次的,而今天我们今天的主题又是诺奖。关于整个诺贝尔奖写了五条遗嘱:第一条对全人类有意义;其中最后一条专门设了一条,说要奖给什么?要奖给有理想倾向的作品。这“理想”二字就出来了,“理想”二字可把瑞典文学院的老先生给难住了,关于文学作品中到底什么算是有理想?这个100多年反复争论。诺贝尔文学奖早期的时候,他们对理想的认识,你要想到当时是一帮19世纪初的老先生,那帮老先生,他们对理想的认识是近乎于什么呢?就近乎于说关于这个世界的,我们的习惯的智取。
    理想是什么?理想是符合我的习惯,符合我的通行规则,早期的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认识,解释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在早期来说,那托尔斯泰肯定是不理想的,包括就在瑞典旁边,当时有一个人,现在看也是伟大的大师易卜生,也不理想。易卜生也是一个不看好的,全是要掀桌子的。所以那个时候人们对理想的理解是这个样子。

    当然,后来渐渐的,到了30年代,40年代,特别是二战之后,人们对理想的理解有了新的理解,这个理想包含着对于人类生活,对于自己的一种可能性的提认和追求。或者说我更愿意找一个词,与其我们说是可能性,倒不如说是不可能性,就是说有一些事情你认为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来试一试。但是要用上那句俗话,要是万一就行了呢?在这个意义上说,这个是现代主义,特别是二战之后,我们对于文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关于理想的新象征。其实人生也是同样如此,我想人生中所谓的理想,大概也是这么一个意思。

    麦家:

    分享文学的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分享理想。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文学是理想的一半的代名词。这个时代大家都在挣钱,休于谈什么理想,也很少谈论文学。我觉得这是一种不对的想法。至少是对人生态度处世态度,都是有一点偏颇。所以我想利用我个人的一点点,地位也好,影响力也好,竭尽所能,想传播我对文学的一些看法,我也希望和更多的年轻人一起来分享文学的成果,文学还是安人心的。
    麦家:
    刚才你说的《解密》这本书是2002年出版的,那么真正翻译到国外,翻译到国外第一个语种是英语,2014年出版的。那么2014年到现在也就2年,这2年到目前为止被翻译为33种语言。翻译的语种可能就单本书来说语种最多,但是这种所谓荣幸,或者说这种荣誉的背后你们是想不到的。如果这本书真是有这么伟大,那么为什么我要等12年之后才能被英语世界的人出版呢?那我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英语世界关注到呢?
    首先,我的翻译是一个对中国充满向往之情的女士,她是一个语言天才。6岁的时候已经掌握了6门语言,18岁准备考大学的时候,因为她是英国人,她问她父亲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是什么?她父亲说是中文,然后她上了中文系,她上牛津读了中文系,也叫东亚系。然后在牛津读了4年中文,然后到剑桥读了研究生,又是中文,后来又读了博士,总共前前后后一共9年,一直在读中文,读到最后,她读的中文书连我都看不懂。
    上海世博会那一年,飞机晚点,她就去逛机场书店,她就卖了一本书《暗算》。当时为什么要买我的一本书呢?两个概念。茅盾文学奖,因为她研究中国,她知道茅盾文学奖是中国最高的文学奖。但是这并不是她买这本书的最终原因。最终的原因是因为上面有一句介绍,这一本反映破译家身份命运故事的一本书。另外一本书是《解密》,她看了之后,就决定翻译个她爷爷看。因为他爷爷是一位保密工。这个 书翻译出来以后,她也没有找任何出版社出版。时隔一年半之后,她碰到了她的同学,蓝诗玲。蓝诗玲是一个非常权威的翻译家,中国文学作品,鲁迅的很多作品都是通过兰斯翻译到英语世界的。蓝诗玲正巧在出版社,查到书还没有海外授权,看后觉得非常好,就催促她翻译,就这么着这本书被翻译出来了。

    今天到海外,语种被翻译也很多了,现在有三十三语种,出版的时候,这本书影响很大。以至于像英国最权威的一个杂志叫英式学文,所谓的标题就是终于出现了伟大的中国人,中文小说。就是这种标题对中国文学不了解,因为中国文学出去的太少了,他们突然看到这么一本书,相对来说用现代的手法来写,他们觉得感到很惊讶。但是在他们的眼里,中国文学就是残酷的政治迫害,变态的信念故事,土著的乡村的生活,突然有一个人写破译家,写一个数学家,而且写得头头是道,他们感到很意外,就是这样的。

    我觉得中国文学走出去,某种意义上这个故事本身是一种象征,没有现成的机制,也没有一种必然性,很多成功都是偶然性的。就像我这本书,在偶然的时间里面,被一个人偶然的看到,而且由于家族的关系,后来又幸运被她翻译了,后来又幸运地碰到了她的同学,又碰到了书本,这个就是中国文学走出去的一个故事。

    其实不需要考虑,我觉得文化不是我们走出去,是他们走进来。有一天,就像中国这么稳定,这么强大地发展下去,他们肯定会关注我们,他们关注我们最后就是要看我们的文学书。因为文学书,巴尔扎特说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以前我们对俄罗斯,对拉丁美洲了如指掌。他们的大山大河我们怎么了解的?就是通过文学作品。我相信有一天中国强大到了他们不得不关心,不得不关注这个时候,我们的文学也就自然走向世界了。

    下期活动预告

    活动时间:2016年11月7日18:30
    活动地点:南京大学敬文学生活动中心
    活动人数:1000人
    活动嘉宾:苏童、麦家
    活动主题:《谈文学,不止理想》—今夜“大红灯笼高高挂”,“风声”来了。
    主办单位:咪咕阅读、当当网

    位置:首页 > 历史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腾讯旗下阅文集团赴港上市,在线收入20亿无支付牌照存忧
    腾讯旗下阅文集团赴港上市,在线收入20亿无支付牌照存忧

    文丨AI财经社 郑亚红编丨杨舒芳继美国之后,香港似乎正成为内地科技企业上市的优先选择。短短一周内,两家腾讯参股或控股的公司已经提交上市申请:主营保险科技的众安保险和主营网络文学的阅文集团。7月3日,阅文集团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相关文件。

    “这本书里的忧伤一浪一浪涌过来,淹没了世界”
    “这本书里的忧伤一浪一浪涌过来,淹没了世界”

    一个半月前,因已故俄罗斯著名作家阿斯塔菲耶夫《鱼王》《树号》两书的出版,我们邀请著名翻译家、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刘文飞,与诗人、翻译家,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汪剑钊,在单向空间(爱琴海店),与读者谈了谈《鱼王》的故事,以及俄罗斯文学中的自然与人。

    “宇宙之眼”以他命名,诺奖因他接纳天文学,他却从未享有这份荣誉
    “宇宙之眼”以他命名,诺奖因他接纳天文学,他却从未享有这份荣誉

    几年前,在一些国际学术会议上你能看到这一幕。当某些名家报告时渐入佳境,会忽然停下演讲,转而笑问一位老者:“我说的没错吧?”丝毫不用惊奇,这位老者35岁时便成就斐然,成为天文学界的领军人物。但他却时常感觉自己知识不足,于是总将小说、录音、唱片、人文名著加到自己已经塞满的日程了。

    15本好书(值得收藏)
    15本好书(值得收藏)

    盛夏时节,分享15本好书。荟萃国学、文学、哲学、社会学、经济学、法学等经典内容,读一本书让我们走进一个领域。1.《国学读本》: 今时代的“《古文观止》”。国学大师任继愈先生生前主编的最后一部著作。钱穆先生曾言:“中国文化,于世界为先进。

    李雪涛:鲁迅对中国革命的贡献—王澄如及其博士论(下)
    李雪涛:鲁迅对中国革命的贡献—王澄如及其博士论(下)

    3.4.4 文学的功用——引起疗救的注意王澄如的鲁迅研究,是建立在对鲁迅文本的精读基础之上的分析。在结论处她提到:鲁迅是一个艺术家,其小说和诗歌都纯粹地表明了他的革命思想世界的特点。我们在其间找不到任何理论性的东西。

    像写严肃文学一样,写网络小说
    像写严肃文学一样,写网络小说

    怀柔的星美影视城,气温逼近40度。由阿里文学、优酷、阿里影业、奇树有鱼联合投拍,新锐导演李亚东执导的网络大电影《西河口秘闻》剧组,拍摄正在按部就班的有序进行,这一天,拍摄的是一场婚礼的戏。来自四川的小伙子Sn客串一名婚礼的司仪...

    看外国文学时,怎样选择好的译本?
    看外国文学时,怎样选择好的译本?

    看外国文学时,怎样选择好的译本?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自信且自豪地将我社“名著名译丛书”推荐给大家。这套丛书从“网格本”、“文库本”、“名著名译插图本”延续至今,不断打磨,直到现在的新版“名著名译丛书”,这是国内最好的外国文学丛书之一,也可以与世界上最好的同类丛书媲美。

    如何看待「作为文学家,鲁迅的文笔很糟糕」的言论?
    如何看待「作为文学家,鲁迅的文笔很糟糕」的言论?

    Tangled up in BlueBob Dylan - The Essential (2014 Revised)说鲁迅文笔差?叫主可以确定,很多人不仅对文学一无所知,甚至连鲁迅的作品都没读多少,就记着鲁迅几个名言。

    30个最经典的世界文学典故(收藏起来给孩子看)
    30个最经典的世界文学典故(收藏起来给孩子看)

    为什么和平鸽代表和平?“潘多拉的盒子”是怎么回事……如果你答不出这些问题,就快来补补课吧!30个常见国外文学典故的出处与意义,帮你加强读书写作的文学储备。欢迎您加入慈怀共读,这里有数万人正在共读好书,时间有限,我们只读经典!

    李雪涛:鲁迅对中国革命的贡献—王澄如及其博士论文(上)
    李雪涛:鲁迅对中国革命的贡献—王澄如及其博士论文(上)

    作者简介:李雪涛, 1965年生于江苏省。德国波恩大学文学硕士、哲学博士。现任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全球史研究院院长,东亚文化交涉学会(大阪)会长以及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副会长。主要从事全球史、中国学术史以及佛教史的研究。

    六问朱天心|那,就让仅存的恐龙活着吧
    六问朱天心|那,就让仅存的恐龙活着吧

    看久了微信文章,主页菌偶尔会焦虑:啊,判断力、审美力又下降了!书也越发读不进了,好像没救了。所以,但凡读进去的好书好文章,都像是溺水人的救命稻草,瞬间回到太平世界。读朱天心的《三十三年梦》,就有这样的感受。

    黄德海:人在哪里可以变得美好?|谈话录
    黄德海:人在哪里可以变得美好?|谈话录

    黄德海 1977年生,山东平度人,现居上海。中国现代文学馆特聘研究员,曾获“《南方文坛》2015年度优秀论文奖”,“2015年度青年批评家”奖。著有文学评论集《若将飞而未翔》、随笔集《个人底本》,翻译有《小胡椒成长记》,编选有《书读完了》《文化三书》《野味读书》等。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