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名人欧洲首都足球旅游瑞典北欧人物

    诺奖的段子那么多,套路那么深,我们需要回到文学的本源

    2016年10月30日 来源: 十点读书会

    10月25日晚,麦家邀请好友李敬泽在清华大学进行“悦读咖 | 谈文学,不止理想——国人心中的诺奖”为主题的文学对谈。聊文学,聊诺奖,能聊些什么呢?李敬泽老师笑称说这是给了他一个“挺要命”的任务,最后选择了鲁迅先生的《希望》,他说:“鲁迅这样的文章来说,我觉得青年人要读,年长的也应该读。他使我们能够沉静的、深入的去感受我们的生命。“

    麦家老师刚上台,就谈起与李敬泽老师的相识与相熟,谈到诺奖,麦家老师想到了三个人:莫言、托尔斯泰和卡夫卡。他说,诺奖大体是公平的、大体也是公正的,没有绝对,没有完美,只要是人做的事总是有遗憾。他说文学让你的内心变得更加的温暖,内心的温暖、丰富,比外面的生分重要的多得多。

    没有机会亲临北京活动的朋友们也不要难过,谷小又这就带大家一起,回顾一下精彩的活动现场。

    清华大学
    - 以 下 为 当 天 对 谈 的 部 分 精 彩 摘 录 -
    李敬泽:
    鲍勃·迪伦。我马上就回忆起我年轻的时候,买了盒带,曾经反复地听鲍勃·迪伦的歌。所以诺贝尔奖比较符合我们老文艺青年,老文学的口味。我不知道您所说的哗然是指的什么?但是我的感觉是这样,就是说诺贝尔文学奖,它已经渐渐的,它已经没有办法的,不以它的意志为转移的,它变成了一个殿堂,变成了一个庙宇。但是我想,如果我是瑞士文学院的那些老先生,我也不愿意这个奖变成一个殿堂,变成一个庙。我需要隔一段时间就要调配一下。我隔一段时间就要恢复一下,或者是打破你们的预期,恢复一下我的活力,不让你们说我是有规则的。

    △李敬泽老师

    因为说到底,文学有时候,在我们现代社会中,他也有一种倾向,就是越来越变得专门化了,越来越变得说高大上,或者是高精尖,某种程度上讲,也意味着他越来越失去他的活力,失去他作为一个野孩子那样奔放精神,所以我们现在特别怕跟一帮搞文学的人谈文学,为什么呢?大家都博览群书,一说起来一套一套的,规矩那么多,段子那么多,套路那么深。你就觉得永远自己读书太少。但是话又讲回来了,难道文学仅仅是这样吗?时间长了,所以我们需要回到文学的本源。

    麦家:
    诺贝尔文学奖,一说到它,我首先想到三个人:第一个人,就是你们想到的那个人,是莫言。他代表中国第一次拿到了瞩目的文学奖,所以一谈到文学奖,我就想到了莫言。莫言不但是给自己,也给我们中国文学,甚至给我们整个中华民族拿了我们一直期望得到的那个奖。

    △麦家老师

    第二个人是谁呢?第二个人我想到的俄罗斯伟大作家托尔斯泰,托尔斯泰是现实主义文学当中的巨匠。站在最高峰的人,他没有得。我觉得他应该是得诺奖的,但是他没有得。还有一个人应该得,在我看来也是应该得,但是他没有得,是谁呢?卡夫卡。我刚才说了,托尔斯泰是现实主义文学的最高的那个人,而卡夫卡是现代主义文学最初的那个人。我觉得不论是诗歌、文学,还是艺术,它的源头在哪里?或者说集中的高峰在哪里?就是集中在卡夫卡身上。这么一个象征着、暗示着现代主义文学朝气蓬勃的人也没有得奖,这也是让我感到很遗憾的地方。

    这我并不是说诺奖有什么问题,我觉得诺奖没有什么问题。如果说有问题,那是人的问题。只要是人颁这个奖,或者说这个奖是颁给人的,总是不公平。没有公平。这个世界要说是公平的,我觉得首先是不公平的。你含着金钥匙来到这个世界,有的人是身无分文来到世界。但是世界又是公平的,含着金钥匙的人照样生病,照样经历失恋,最后也是这么老去。他一天是24小时,我的一天也是24小时,从这个意义来说,世界是公平。所以不要追求完全的公平。诺奖也是这样,公平公正。我觉得他大体是公平的,大体也是公正的,没有绝对,没有完美,只要是人做的事总是有遗憾,总是有缺陷,有缺陷不完美才是我们人做的事。

    即使有这么多的缺陷与遗憾,那么多我甚至认为应该得的诺奖,没有哪个世界哪个组织可以替换它,它呼唤的东西,它召唤的东西,它激发了很多作家的创造力,也激发了很多大众对文学的向往,对文学的喜爱。我觉得这也是诺奖存在至今的价值,包括以后的价值。

    我们应该读怎样的书?
    李敬泽:
    现在有很多书很流行,很多书花花绿绿的。最后我还是挑了一本老书,也是一位老作家,很老了,我们今天的话题是诺奖,这位作家没得过诺奖。据说曾经有人来问,说给你一个诺奖怎么样?结果他说我觉得还不够格,我想大家都知道我说的是谁?那就是鲁迅先生。
    今年是他逝世80年,1936年去世的,到今年是去世80年了。但是我想他的书还在,一本书80年之后还在,大家想一想,这其实是一件极其了不得的事。我们现在好多书半个月之后都不在了。同时更重要的是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这位先生他依然是年轻的,他的书,他的那些文字,在80年之后,也依然让人感到好象是写在昨天。就鲁迅这样的文章来说,我觉得青年人要读,年长的也应该读,他是我们能够沉静的、深入的去感受我们的生命。

    因为我相信我这辈子不用读别的书了,就是把我屋子里的书读完了,也是不可能。但是话又说回来,人是要读书的。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也许不是我们读多少的书,而是说我们有没有那么几本我们可以把它叫做生命之书的书。他从根本上影响着我们,这样的书我们愿意年轻的时候读一遍,中年的时候读一遍,到老的时候再拿出读。每次读,都如逢故友,每次读也都像见到了一个亲人。

    文学的本源是什么?
    文学的本源是什么呢?实际上刚才老麦谈到月光,非常单纯的东西。文学曾经在本源上非常简单、非常直接的东西,不是一个越来越复杂的东西。
    所以现在说,我们现在在2016年瑞典文学院的老爷子们忽然要调皮一下,说我们给鲍勃·迪伦,给鲍勃·迪伦是什么呢?瑞典文学院特别谈到说,鲍勃·迪伦让我们想起了荷马和古代尤因诗人。荷马也好,尤因诗人也好,他们都是站在文学的本源上。他们没有那么多的理论,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没有那么多套路。他们就是从远方走来,站在你们面前,上边有天,下边有地。对着你们,对着我们所有的人来歌唱,这是文学的本源。

    这不光西方是这样,中国是这样,世界上也是这样来的。这某种意义上称得上是文学的力量,其实这种力量也是文学至今还有力量的根子所在。

    所以我特别特别觉得在这个意义上,瑞典文学院是做得好的,提醒我们一下说文学没那么复杂,也没那么高大上,就是那样不衫不履的摇滚歌手站在这里,对着这个世界的怒吼和歌唱,他就是文学。
    麦家:
    我觉得文学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想接触它和不想接触它,它都存在我们身边,陪伴着我们一路往前。现在很多人觉得文学是作家或者是学中文系的人的事,那真的不是这样。文学是大家的事情,文学就是生活,我们从出生开始,文学一直在陪伴着我们。我一直觉得文学就像月光,它好像是没用的,其实他用处很大。
    我们可以想象,一生当中抽掉这些故事:你曾经看过的文学书籍,写过的情书……如果我们把这些东西抽掉了,我们的人生会非常地寡淡无趣。就好像月光是没用的,太阳光才有用,没有太阳,万物就无法存在。没有月光没关系,但是如果没有月光,我们人类会少掉多少的情思,多少的思念。这个世界有趣、审美的层面会削弱很多很多,那难道我们为了让万物生长,我们的生活完全是为了硬邦邦的要一些利益吗?我想肯定不是这样的。

    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故事,他都要虚实相兼,有虚的一面,有实的一面。文学就是让我们太坚硬,太硬邦邦的生活,虚化了。有了这个虚化,生活就变得更加有弹性,你的内心也会变得更加的温暖。我想,内心的温暖、丰富、生动,比身外的身份重要的多得多。

    如何看待文学中的理想?
    李敬泽:
    我是觉得“理想”二字,字肯定是两个好字。但是何谓理想?可能都需要我们自己在生命中慢慢去找,去慢慢地提认和确认。所以在这儿你始终谈理想,谈理想是次的,而今天我们今天的主题又是诺奖。关于整个诺贝尔奖写了五条遗嘱:第一条对全人类有意义;其中最后一条专门设了一条,说要奖给什么?要奖给有理想倾向的作品。这“理想”二字就出来了,“理想”二字可把瑞典文学院的老先生给难住了,关于文学作品中到底什么算是有理想?这个100多年反复争论。诺贝尔文学奖早期的时候,他们对理想的认识,你要想到当时是一帮19世纪初的老先生,那帮老先生,他们对理想的认识是近乎于什么呢?就近乎于说关于这个世界的,我们的习惯的智取。
    理想是什么?理想是符合我的习惯,符合我的通行规则,早期的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认识,解释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在早期来说,那托尔斯泰肯定是不理想的,包括就在瑞典旁边,当时有一个人,现在看也是伟大的大师易卜生,也不理想。易卜生也是一个不看好的,全是要掀桌子的。所以那个时候人们对理想的理解是这个样子。

    当然,后来渐渐的,到了30年代,40年代,特别是二战之后,人们对理想的理解有了新的理解,这个理想包含着对于人类生活,对于自己的一种可能性的提认和追求。或者说我更愿意找一个词,与其我们说是可能性,倒不如说是不可能性,就是说有一些事情你认为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来试一试。但是要用上那句俗话,要是万一就行了呢?在这个意义上说,这个是现代主义,特别是二战之后,我们对于文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关于理想的新象征。其实人生也是同样如此,我想人生中所谓的理想,大概也是这么一个意思。

    麦家:

    分享文学的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分享理想。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文学是理想的一半的代名词。这个时代大家都在挣钱,休于谈什么理想,也很少谈论文学。我觉得这是一种不对的想法。至少是对人生态度处世态度,都是有一点偏颇。所以我想利用我个人的一点点,地位也好,影响力也好,竭尽所能,想传播我对文学的一些看法,我也希望和更多的年轻人一起来分享文学的成果,文学还是安人心的。
    麦家:
    刚才你说的《解密》这本书是2002年出版的,那么真正翻译到国外,翻译到国外第一个语种是英语,2014年出版的。那么2014年到现在也就2年,这2年到目前为止被翻译为33种语言。翻译的语种可能就单本书来说语种最多,但是这种所谓荣幸,或者说这种荣誉的背后你们是想不到的。如果这本书真是有这么伟大,那么为什么我要等12年之后才能被英语世界的人出版呢?那我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英语世界关注到呢?
    首先,我的翻译是一个对中国充满向往之情的女士,她是一个语言天才。6岁的时候已经掌握了6门语言,18岁准备考大学的时候,因为她是英国人,她问她父亲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是什么?她父亲说是中文,然后她上了中文系,她上牛津读了中文系,也叫东亚系。然后在牛津读了4年中文,然后到剑桥读了研究生,又是中文,后来又读了博士,总共前前后后一共9年,一直在读中文,读到最后,她读的中文书连我都看不懂。
    上海世博会那一年,飞机晚点,她就去逛机场书店,她就卖了一本书《暗算》。当时为什么要买我的一本书呢?两个概念。茅盾文学奖,因为她研究中国,她知道茅盾文学奖是中国最高的文学奖。但是这并不是她买这本书的最终原因。最终的原因是因为上面有一句介绍,这一本反映破译家身份命运故事的一本书。另外一本书是《解密》,她看了之后,就决定翻译个她爷爷看。因为他爷爷是一位保密工。这个 书翻译出来以后,她也没有找任何出版社出版。时隔一年半之后,她碰到了她的同学,蓝诗玲。蓝诗玲是一个非常权威的翻译家,中国文学作品,鲁迅的很多作品都是通过兰斯翻译到英语世界的。蓝诗玲正巧在出版社,查到书还没有海外授权,看后觉得非常好,就催促她翻译,就这么着这本书被翻译出来了。

    今天到海外,语种被翻译也很多了,现在有三十三语种,出版的时候,这本书影响很大。以至于像英国最权威的一个杂志叫英式学文,所谓的标题就是终于出现了伟大的中国人,中文小说。就是这种标题对中国文学不了解,因为中国文学出去的太少了,他们突然看到这么一本书,相对来说用现代的手法来写,他们觉得感到很惊讶。但是在他们的眼里,中国文学就是残酷的政治迫害,变态的信念故事,土著的乡村的生活,突然有一个人写破译家,写一个数学家,而且写得头头是道,他们感到很意外,就是这样的。

    我觉得中国文学走出去,某种意义上这个故事本身是一种象征,没有现成的机制,也没有一种必然性,很多成功都是偶然性的。就像我这本书,在偶然的时间里面,被一个人偶然的看到,而且由于家族的关系,后来又幸运被她翻译了,后来又幸运地碰到了她的同学,又碰到了书本,这个就是中国文学走出去的一个故事。

    其实不需要考虑,我觉得文化不是我们走出去,是他们走进来。有一天,就像中国这么稳定,这么强大地发展下去,他们肯定会关注我们,他们关注我们最后就是要看我们的文学书。因为文学书,巴尔扎特说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以前我们对俄罗斯,对拉丁美洲了如指掌。他们的大山大河我们怎么了解的?就是通过文学作品。我相信有一天中国强大到了他们不得不关心,不得不关注这个时候,我们的文学也就自然走向世界了。

    下期活动预告

    活动时间:2016年11月7日18:30
    活动地点:南京大学敬文学生活动中心
    活动人数:1000人
    活动嘉宾:苏童、麦家
    活动主题:《谈文学,不止理想》—今夜“大红灯笼高高挂”,“风声”来了。
    主办单位:咪咕阅读、当当网

    位置:首页 > 历史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丢失87.6%的领土,此大国比中国晚晴还惨得多
    丢失87.6%的领土,此大国比中国晚晴还惨得多

    世界近代史上,奥匈帝国作为欧洲强国,丢失领土之多,仅次于中国清朝、土耳其、墨西哥。奥匈帝国前身是奥地利帝国,欧洲老牌王朝之一、世界八大列强之一,由奥地利与匈牙利两部分组成。奥地利本是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一个小公国。

    计算机编程领域最伟大的发明,你知道几个?
    计算机编程领域最伟大的发明,你知道几个?

    1、第一台计算机:“差分机”(1821年)“差分机”是1821年由英国政府委托科学家巴贝奇设计而成的,这台机器能提高乘法速度和改进对数表等数字表的精确度。但由于其过高的设计成本,其后续的大型差分机的制作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苏联解体:苏共高层瓜分国家利益讨好美国?
    苏联解体:苏共高层瓜分国家利益讨好美国?

    本文摘自《看懂世界格局》,王伟著,南方出版社出版大势不再“最危险的敌人往往来自我们内部……”这句话在许多时候、许多地方都是适用的……对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人而言,苏联其实已经越来越不足为虑了——虽然那时苏联的威胁被媒体描述得仿佛可能在下一秒就会降临在西方人面前。

    比马家军更大兴奋剂丑闻是游泳叶诗文们18年后还在被质疑
    比马家军更大兴奋剂丑闻是游泳叶诗文们18年后还在被质疑

    1994年中国的体育迷是疯狂的,因为足球终于职业化了,以为中国足球有希望了。随后让中国体育迷更高兴的是8月份的世界游泳锦标赛上,当时在所有女子16个项目中,中国队除了800自由泳没有进入前三名,其它15项全部获得了奖牌,其中金牌12枚,银牌5枚,铜牌1枚,并打破六项世界纪录。

    全世界最性感的黑道女BOSS,炫富的方式与众不同
    全世界最性感的黑道女BOSS,炫富的方式与众不同

    大家经常看到媒体评选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最性感的女人,最美丽的女人...可是,你们知道谁是这个世界上最致命的女人吗?克劳迪娅·奥乔亚·菲利克斯(Claudia Felix Ochoa)她有着多重身份,三个孩子的妈妈...

    朱天文‖一个现代书写者的"巫言"1
    朱天文‖一个现代书写者的"巫言"1

    被访:朱天文 ; 采访:杨弋枢[后朴编按]2008年6月,台湾作家朱天文应邀参加南京大学“聚焦女性:性别与华语电影”研讨会女导演论坛,在南京期间,朱天文女士接受笔者采访,后整理成两篇访谈稿,《侯孝贤电影中朱天文的声音》以及本篇《一个现代书写者的“巫言”:朱天文访谈》。

    憎恨完700页的《尤利西斯》,你还是得佩服读过它的人
    憎恨完700页的《尤利西斯》,你还是得佩服读过它的人

    编辑/日京川旧流行OLD-FASHION直到今天,对于读者来说, 第一次阅读《尤利西斯》 和《芬尼根的守灵夜》 依然会成为一次不安的体验。乔伊斯大胆冒险, 他要求读者跟随他一起去尝试语言的可能性, 以捕捉人的每日体验而言, 他的尝试比其他任何一位作家都要大胆。

    “向东看”困难重重
    “向东看”困难重重

    资料图片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日前签署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就俄外交政策优先方向、军事力量发展以及经济能源安全等作出6年一次的重要调整。安全危机感上升据路透社报道,在新版的国家安全战略中...

    支持国货,不再只是标榜爱国
    支持国货,不再只是标榜爱国

    文/乐意今年夏天,国产电影《战狼2》刷新了中国票房纪录,上映仅36天就豪揽55亿票房,跻身全球历史票房前100名的电影行列中。不难察觉,与《战狼2》票房一起高歌猛进的,还有国人的民族自豪感,买票进电影院的观众都为电影里展示的国家实力和民族强大所感动。

    警觉小孩身上类似于三翻、六坐、九爬的规律
    警觉小孩身上类似于三翻、六坐、九爬的规律

    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有进化的规律。比如婴儿饿了就哭,这没有经过训练和学习。类似于这种本能有很多。比如宝宝三个月会翻,六个月才会坐,九个月才会爬。这是普遍总结出来的规律,主要是因为容易看得到,所以好总结。

    此东欧国家军力世界第三,慷慨援助中国陆海空最先进武器
    此东欧国家军力世界第三,慷慨援助中国陆海空最先进武器

    乌克兰作为前苏联第二强大的国家,其军事领域到了2015年还保留着庞大的武装力量系统,号称世界第三,并属于世界军事舞台上一支不可忽视的军事力量。其主要特点是军种齐全,包括陆军、海军、空军、边防部队、内务部队、国防卫队和民兵;

    铭记历史,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铭记历史,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5月9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参加阅兵式的T—34坦克驶过红场。新华社发 5月8日、9日两天,俄罗斯、德国多地举行活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1周年,悼念在战争中逝去的生命。分析认为,在欧洲极端右翼势力和民粹主义有复燃苗头的背景下,这样的活动呼吁和平,倡导和解,具有深远意义。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