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人物热点

    我们终于用互联网杀死了节日和营销

    2017年2月15日 来源: 互联网指北

    假如未来你的孩子问你,为什么人们不再过情人节了,请你一定要给他讲讲你年轻时候的互联网。

    因为那时候的情人节,互联网开始单调地只剩下了两种声音:“以节日为名的各种讨要,以节日为名的各种抱怨。前者公开表达“自己没有受到关怀,内心的空白虚位以待”,后者则直言不讳“逢年过年不是爱,是蹭热点抢头条的伤害”——这个被互联网改造最成功的节日,可能变成了一个满眼嘲讽、自黑、抱怨和漫不经心营销的节日。

    通俗地解释这个现象,那就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在迈出“营销堆积出热闹”的第一步之后,就注定了“非营销不过节”的荒谬时代的到来。可怕的是,情人节绝不是互联网时代唯一的刀下鬼,饿虎扑食的时候,没有人能幸免于难。

    “年会式”悲剧

    互联网人从不喜欢过节,因为节日的到来意味着GNT(国民总时间)这个互联网下半场最重要的资源变得活跃,为了快速抢占这些资源,他们不得不把那么早就被压箱底的尴尬套路重新搬到台面上。有被玩烂的恶俗段子、有标准自嗨型的微信文案、有不明所以的病毒视频、还有花里胡哨的H5页面,像极了每到年底的“年会”。

    在互联网人打造的世界里,“年会”个极负面的代表,它象征着毫无意义的表演、毫无共鸣的感动和毫无痛点的自嗨,从“年会”诞生之初的共襄盛举,再到充满鸡血味的狼性誓师大会,年会踩了互联网人每一个无法忍受的雷区。

    然而情人节营销这件事上,互联网人正在重复着年会所做过的一切,甚至当互联网因素带来的新鲜感消失殆尽,度过了大跃进式的流量红利期之后,只用了一年就完成了“年会”用了好几年才完成的坠落,以至于你闭着眼睛都会猜出这一天社交网络的主旋律会是什么:

    微信再次开始了大范围的乞讨活动,发51.2红包的人是情侣、发99.9红包的人是一生情人,发131.4的人是陪伴一生的知心爱人;

    社交软件开始公然鼓励“一夜情”,什么“情人节,我们谈场1天就分手的恋爱”,“情人节,说出这句话马上就能让妹子跟你回家”,仿佛鼓吹了数年的“政治正确”一夜全部驾鹤西去;

    鄙夷走肾的运动软件也玩起了走肾,文案露骨的诸如“有了这剂‘春药’,每天都是情人节”,“单身跑者的表白新姿势,体力不好的人别看”这般直接;

    最后,连平时目空一切的键盘侠们也不得不向群体情绪低头,他们款款而谈“谈恋爱要讲道理”这样的玄学,试图掩盖收割流量的原始本能。

    于是,情人节营销也迎来了与备受吐槽的年会相同的命运。这个本该带给人们欢乐的节日,被简化为了情绪的输出和欲望的表达。当每个人都把节日当做一个噱头的时候,这个节日也差不多就该寿终正寝了。

    节日变成执念

    之所以让人感到焦虑,是因为互联网人对于节日营销的执着,已经成为一种执念。无法理解的话,那我就给你举个例子:

    如果说互联网是一个江湖,那么张小龙就是这个江湖中的武林盟主。功高盖世,人心所向,号令一出,莫敢不从。

    张小龙说:“好的产品‘用完即走’。”于是创业者们便摩拳擦掌地重组自己的产品逻辑,想尽办法减轻用户的使用负担,产品团队设计团队和运营团队便迎来了新的KPI——即使没有条件执行,也会在朋友圈宣誓信心,就像红旗在正确的轨道上高高飘扬。

    张小龙说:“达到KPI是我们产品的副产品。”于是创业者们便开始检讨自己的工作方式,想尽办法来优化公司的工作流程和运营理念,产品团队设计团队和运营团队便迎来了新的规章制度——即使没有条件执行,也会在朋友圈宣誓信心,就像红旗在正确的轨道上高高飘扬。

    即使张小龙偶有失误,比如小程序的风口仅仅一天时间就迅速降温,创业者们依然会想尽办法来解读线下布局、二维码这些入口的战略意图——即使真的不能理解,也会在朋友圈转发文章,就像红旗在正确的轨道上高高飘扬。

    然而拥有这样地位、这样舆论豁免权的张小龙,也总会在某些时候遭遇“忤逆”。

    张小龙说:“微信始终是一个工具,不应该有太多节日性的运营活动”,这次却没有人再听他的。人们不辞辛苦地翻看着万年历,标注好每一个可能产生热门话题的节日,撰写着每一个可能产品爆款的营销方案,纷纷投奔他们曾经唾弃的邪教掌门,苦修节日营销而负面不断的支付宝——哪怕支付宝内部很赞同张小龙的说法。

    这就是互联网人的节日执念,无关于群体情绪的释放,无关于传统文化的沉淀,也无关于人与人心理上的交集。

    少营销,多过节

    互联网人其实并不会过节,而是把过节变成了一项繁杂的工作,这些繁杂的工作就围绕着营销展开。

    平心而论,利用节假日做营销事件的案例国内外比比皆是,通过这样的“节日红利”提升品牌影响力,进而达到提升销量、增活拉新目的的也大有人在。然而就像在舆论层面上今非昔比的春晚一样,存在即合理永远是特定环境下的特殊条件出发的运行规则,“节日营销”这样的常识正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慢慢疲软,开始绊住人们前进的脚步。

    电影《降临》曾经提出过一个概念,即语言环境会决定思考方式。比如汉语无法体现“昨天下雨”、“今天下雨”和“明天下雨”在时间这个维度上的区别,被成为“弱时态”语言;而英语则可以通过“rained”、“raning”和“gonna to rain”来体现时间,被成为“强时态”语言。

    在“弱时态”语言为母语的国家里,人们在思考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会站在整体的角度上,制定计划的分步骤往往用“首先、其次、最后”这样的模糊定语进行修饰。而在在“强时态”语言为母语的国家里,人们对于细节把控的敏感程度远甚于前者,中国人与日本人的思考方式差异就是最好的例子。

    传播媒介是决定人们的语言环境,而互联网时代媒介的最大特点就是将传递的信息无限碎片化。碎片化的表现方式局限了人们的情感表达,互联网移动端的移植则进一步弱化了媒介所能传递的内容承载量。在这样的几层过滤下,互联网能够传播的,也就只剩下情绪。

    “向死而死”被潮流杀死

    当所有公司都服下了互联网营销的毒药,当互联网营销都搭上了“节日营销”便车,当这个时效性的理念被当做习以为常的工作技能之后,每一个节日都是对公众情绪的一种透支。

    互联网人试图制造氛围,用情绪去裹挟大众进入自己设定的世界,却也在同样的情绪裹挟下不自觉地扮演了公众情绪传声筒的角色。于是所谓的营销,所谓的技术活,正在迅速地媚俗化、迅速地用力过猛、迅速地完成过气。

    人们在洗地的时候喜欢引用钱钟书先生的名言:鸡蛋好吃就行,何必管那只下蛋的鸡呢?于是继续只图一时欢乐。但别忘了,情绪或许可以循环,但人们似乎忘了情绪也可以随时反转。

    当互联网人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没有台阶可下了。举目四望,满满都是那些勇于颠覆的营销探索者的尸体。资本寒冬带来的压力,让他们不愿意去支付尝试的代价,于是坚守自己的阵地,一次又一次地行走在老路上——就算没收获,但也不会摔倒很惨。

    有人说,除了清明节之外,互联网人能够把所有的节日都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可在这样的压力下,谁又能保证清明节不会成为下一个发酵价值的“红利集散地”呢?

    面对着注定已经死亡的未来,依然有无数互联网人顺着潮流而下,向死而死,殊途同归。

    位置:首页 > 科技
    XUJA2017/2/21 22:01

    写的都是些什么,不知所以然

    爱的葬礼2017/2/21 4:50

    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人类喜新厌旧,是从基因上就决定了的

    胡领巾2017/2/18 23:36

    只对微信圈说说而已!不代表互联网思考!

    大哥怀里的小熊猫2017/2/18 12:13

    没事,不管情人节有没有了~~反正我们这七夕都会过

    小红豆2017/2/15 18:30

    节过得太频繁,谁还把节当节过?感觉过年好累,更喜欢在家宅着

    颜鑫2017/2/15 17:23

    情人节是外来品,带耒的危害大过人伦道德,应引导取蒂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二维码,为什么只在中国做的那么好?
    二维码,为什么只在中国做的那么好?

    笔者有个好友,他分享了自己在全世界旅游时的一些有趣的故事,不过一段简单的对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从来不知道二维码是什么,不过似乎在中国到处都是二维码。”“真的吗?”“是的。”“我的天呐!”“等一下,你是说,你都不知道二维码是什么吗?

    我们都用过的那个Yahoo倒了
    我们都用过的那个Yahoo倒了

    Yahoo,一个以搜索引擎和电邮客户闻名的网站,在经历了长期的受欢迎度下降之后,于本周一4月18日在美国加州桑尼维尔宣告死亡。仅存活了21年的Yahoo可谓英年早逝,或许会引来很多人默哀。今年初,Yahoo早就预测到了自己的死亡...

    送给刚入行的产品经理们,我的需求之见
    送给刚入行的产品经理们,我的需求之见

    来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起点学院】,BAT实战派产品总监手把手系统带你学产品、学运营。对于互联网项目来说,第一步是要做什么呢?如果比较专业的肯定会回答你,肯定是做市场调研啊,搞搞MRD,BRD什么,搞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

    社群时代,什么才是社群的真正玩法?
    社群时代,什么才是社群的真正玩法?

    重点导读:你为多少微信群设置了『消息免打扰』的模式?你屏蔽了多少QQ群、微信群?所谓的社群元年,被划上了一个问号。相信大部分群主都在纠结该如何让社群继续活跃的问题,但别人已将沉寂的社群成功盘活,想知道怎么做到的?

    七喜控股正式更名分众传媒,不小心成了BAT之外的第四极?
    七喜控股正式更名分众传媒,不小心成了BAT之外的第四极?

    七喜控股今日发布公告,同意将公司全称由“七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分众传媒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分众传媒创始人兼CEO江南春对外表示:分众传媒借壳A股正式完成。不久之前,分众传媒刚发布了借壳上市之后的首份财报...

    去年中国近40%的企业倒闭或面临倒闭,为什么?
    去年中国近40%的企业倒闭或面临倒闭,为什么?

    去参加一次中小企业座谈会,探讨“互联网+”时代的企业创新。现在的中小企业缺什么?我简单就在座各位的发言做了总结。1 缺钱2 缺人3 缺渠道4 缺产品的核心竞争力而其中,最缺的什么呢?大家一致认为是人才。

    歪果仁做了一张图:一分钟里中国互联网会发生什么?
    歪果仁做了一张图:一分钟里中国互联网会发生什么?

    本文转载自:数英网歪果仁很好奇中国的盆友在互联网上都做什么于是有人为中国互联网数据做了一张绘声绘色的解析图于是,他们惊呆了……一分钟,中国网民在互联网上做了什么?滴滴打车上,有1388辆出租车、2777辆私家车被叫服务▽395833人登录微信...

    iOS10竟然如此开放
    iOS10竟然如此开放

    ■IT时报记者 孙妍 许恋恋一年前,iOS9的上线带来了不少新功能,有惊喜也有吐槽;一年后的WWDC上,iOS9升级为iOS10,看起来可能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更新,但苹果在其中添加及修改了许多细节,看看这次有没有亮瞎眼的地方?

    业内人说:网约车平台相继“盈利”是资本需求还是在放烟雾弹?
    业内人说:网约车平台相继“盈利”是资本需求还是在放烟雾弹?

    网络约车平台大战仍然在继续上演,各大平台烧钱模式依旧,不过不同的是各大平台都相继宣布盈利计划,或者现在已盈利,或者在不久的将来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便可以实现盈利。 可是,众多平台即使模式和运营上不尽相同还无可厚非...

    阿里CEO张勇谈成长:给自己一点不舒适,做一点不擅长的事情
    阿里CEO张勇谈成长:给自己一点不舒适,做一点不擅长的事情

    钛媒体注:10月30日下午,阿里巴巴集团 CEO 张勇回到母校上海财经大学做了一次演讲。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作为例子,分享了关于中国经济、人生成长等方面的心得。对于人生的成长,张勇认为,“看未来的大势是最重要的,看世界发生什么变化是最重要的”。

    “互联网+”中国十大标杆城市成都凭什么入选?
    “互联网+”中国十大标杆城市成都凭什么入选?

    来源:川报观察 2016-06-16 18:46:27川报观察客户端记者 刘若辰 北京报道6月16日,2016年中国“互联网+”峰会在北京召开,腾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京东集团CEO刘强东等互联网行业领袖齐聚会场。

    全民内容付费的时代离我们有多远?
    全民内容付费的时代离我们有多远?

    来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起点学院】,BAT实战派产品总监手把手系统带你学产品、学运营。2009年,美国著名的互联网杂志《连线》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免费》一书中详细讲述了互联网的免费:“当一种互联网软件以趋近于零的生产成本和同样趋近于零的流通成本抵达海量用户的时候...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