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建筑金融足球音乐人物歌手帅哥穴位

    “线下场景”骗贷横行,如何破解风控命门?

    2017年3月17日 来源: 一本财经

    文 | 零和

    消费金融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分期,二是现金贷。

    从去年开始,消费金融公司提出:“风控应该跟着场景走,知道资金用途,风控更容易”。

    然而,这种模式践行一年后,一批套现者和骗贷者,野蛮杀入产业链中,吸食红利。

    面对如此疯狂、无孔不入的势利群体,消费金融如何化解这场骗贷危机?

    01历史根源

    实际上,关于消费嵌入场景的模式,很早就有,其代表就是“捷信”的驻店模式。

    捷信的玩法是,信贷员驻扎在手机店中,有顾客来买手机,就给他推荐“分期”。

    去年开始,互联网化的“线下场景+分期”变得火热,用户依然去店铺消费,但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或下载APP,在线上申请分期。

    被激活的线下场景也颇多,如医美、培训、家装、租房等。

    “我们的风控,肯定比现金贷更好做”,某平台的风控负责人在一次峰会上,讲述行业迅速崛起的核心原因——现金贷不知道用户将钱花在哪里,而场景分期,却直接将钱打给店铺和机构,“风控当然更安全”。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套逻辑无懈可击。但他们忽视了一个关键环节,就是线下勾结。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利益就如藕丝,让各方暧昧不清,牵扯得绵延不绝。

    在教育行业,骗贷行为被多次曝光。

    教育分期的一个负责人透露:“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很多教育机构收完一批用户贷款后,直接跑路”。

    很多教育机构租了几个教室,雇了几个教师干培训班。对他们来说,卷钱而逃太容易。

    有固定资产的医院,跑不了路,总归好一点吧?很多医美分期行业的从业者,抱着这样的逻辑,进入行业,却发现完全高估人的贪念。

    一本财经在《医美骗贷狂欢》中,揭露了这条产业链。

    去年年中开始,医美分期陷入“骗贷”深渊中,数千中介缠绕其中,和医院勾结骗贷。

    分成的比例,也极高,“不做手术,纯骗贷的,三七分,中介七;需要做手术的,五五分,”一位大中介杨泉称。

    杨泉如今已成为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月收入上百万,他参与这条产业链近一年,他也一直在思索,这场骗贷狂欢,到底是如何产生的?

    “其实,源自于行业的高返佣制度,”杨泉称。

    目前,全国大概有2.4万家美容整形机构,远远饱和。为了获客,掌握客源的中介和渠道,开始出现。

    医美行业中介返点,普遍高达50%,一些客源旺盛的中介,可高达70%——居然和套现的分成比例无差。

    这才导致,分期这个新的玩家进入后,利益链条的失衡,被多次利用。

    一般高返佣的行业,都具有一个共同特征——暴利和定价不透明。

    譬如,在医美行业,一支玻尿酸,价格从几百到几千不等,各家医院的定价,都“随心所欲”。

    因此,再高的返佣,整形医院也不在乎,“即使他们将价格提高一倍,客户也无法察觉,”杨泉称,实际上,几乎每个医院都有两份报价单,一份是中介拉来的客户,一份是自己找上门的客户。

    而同样的价格不透明,也发生在教育行业——你如何为知识去定价呢?一节课卖10块,还是1000块,完全仁者见仁。

    教育行业的返佣,也高达30%左右。

    而这些,便是滋生骗贷和套现的历史土壤。

    为了防止“人性之恶”的溢出,就需要制定一套规则,去惩罚和约束。

    “如果行业的高返佣制度,暂时根除不了,起码要建立一套溯源制度,中介带来的客户拒绝还款,要扣除中介的佣金,”一医美平台的风控负责人陈晓认为,行业是靠利益捆绑,也可以用利益制约。

    02打破暗箱

    一个中介横行的行业,风控的第一步,是需要在价值链链条中,化解机构和中介的利益勾结。

    “线下消费场景加线上申请分期,很容易产生暗箱化环节,难以杜绝线下人员的勾结,”针对“场景是最好的风控”的说法,业内开始出现反对和质疑之声。

    这大概也是一些公司采取驻店模式的核心逻辑——好歹现场有自己人把守,杜绝大量暗箱化操作。

    某消费金融的风控负责人罗一鸣称,他们通过大量方式测试,找到了一些破局点。

    他们的方式是,双向风控——既要针对机构风控,也要针对个人风控。

    “先从2B入手,对合作机构进行严格审核,”罗一鸣称,一家医院是否正规经营,是否被中介“绑架”,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罗一鸣会先在线上,查舆情:投诉多不多,有无负面等。

    线下,他们会派人“蹲点”,观察对方的客流量。

    再暗访,佯装成中介,看对方接不接单;甚至会称是投资人,进行“尽调”,查看月流水。

    最后,他们再派一批人员去谈合作。

    “在知己知彼的前提下,他们说的是否是真实,我们基本有判断,”罗一鸣称。

    合作之后,他们就开始给医院画经营模型,任何超出模型之外的波动,都有预警。

    罗一鸣会时时监控医院的数据——以前一个月流水100万,突然变成了500万,就属于异常波动。

    他称,这和银行去店铺蹲点,核心逻辑是一样的。

    蹲点人员看客流量、翻台率,计算店铺流水,如果银行发给店铺“pos”机上的流水,远远高于大概计算,这家店就可能存在套现行为。

    除了规则上的手段,一些公司也会用制度,扼杀“人性之恶”的溢出。

    罗一鸣会根据一家机构的综合经营情况,授予不同分期额度,这个逻辑也很容易理解——一家小诊所,经常做十万大项目的可能性较低。

    “行业的授信额度太高,需要降下来,”他称,医美的用户群体分层比较明显,喜欢动大手术的,大多还是来自服务业,夜场、网红等。

    而一般用户,更多能接受“微整”,打个玻尿酸、肉毒素等。

    “因此,大多的用户,并不需要过高的授信额度,”罗一鸣认为,授信额度太高,也和所谓的“普惠金融”背道而驰。

    “我们会和医院,签署风险共担的协议,”陈晓称,不仅要分化医院和中介的“同盟”,还要拉拢医院。

    但行业中认真做B端风控的公司,并不多。

    “因为放弃一家机构,相当于放弃一个渠道,”罗一鸣去一些地方考察时,发现在农村做牙整形的小诊所,居然都有医美分期平台入驻。

    03风控与平衡

    “机构是你的获客场景,你的场景是否优质,直接决定了你的用户是否优质,”罗一鸣称,但大部分公司风控重心,依然只放在C端。

    C端的风控很难吗?

    实际上,也有很多规则,可以防住集体骗贷的行为。

    譬如,同一个地方的人集中来贷款,年龄阶层太大,甚至高龄男性都来申请,都属于“异常波动”。

    买单侠朱君称,一些行为数据,也可以作为识别欺诈的方式。

    比如,借贷者在线上填写借贷申请表的速度、打字速度、拉动菜单的速度等。

    如果几个顾客填表速度大致相同、打字习惯一致,“直接将拖拉条拉动最后,选择最高的借款额度,”朱君称,这样的人,存在和门店勾结,一起欺诈的可能性。

    相对来说,对于单个骗贷者,防守的难度加大,需要更高阶的技术。

    ZRobot的CEO乔杨称,其实可以借助“漫网”技术解决。

    比如说,医美行业,大部分的中介都是从贷款转战而来,他们的电话号码、社交号码、IP地址都没有大的变动,很多骗贷者的数据,已加入黑名单。

    “实际上,现在骗贷大多是团伙作案,他们与黑名单上的人,多少会有一些联系”,乔杨称。

    通过多维度的用户信息,可以关联到用户的好友、好友的好友,甚至多维度的联系人,再分析这个复杂的关系网络,来判断一个用户是否有风险。

    罗一鸣称,在“反欺诈”上,实际上已有很多成熟的技术。

    陈晓认为,行业出现乱象、骗贷猖獗的核心原因,是“冲量玩家”的野蛮玩法。

    “行业中一些玩家的做法是,急速做大,新业务量冲进分母,这样坏账率就低,再融资做更大,到一定规模后,再收紧风控,慢慢就形成闭环,”陈晓称,也有冲量玩家玩得不错,行业有一些成功案例。

    “但成功者寥寥,大家没有看到背后尸横遍野,”陈晓称,金融的风险爆发极为迅猛,不是细水长流,而是地震式崩盘。

    “实际上,行业真的有法可破,关键是是否想破,”罗一鸣称,消费金融发展这两年,该进入沉淀时代。

    金融领域确实有不少迅猛崛起的神话,但也不缺一夜颠覆的大败局。

    对风险,需要永保敬畏之心。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位置:首页 > 科技
    下雨了2017/3/27 20:04

    进来看看大家评论,笑死人了!

    快乐是选择2017/3/27 11:34

    用户体验方面快递行业顺丰算不错的了

    嘎嘎啊吖2017/3/23 19:47

    金融监管能够促进金融机构依法稳健地经营和发展,减少银行业风险

    干啥呢2017/3/23 7:18

    消费者维权意识增加可以促进行业发展

    柒月2017/3/23 6:15

    外媒调查的都是些什么人,房产中介、金融机构等人士,客观公正吗?

    城南旧事2017/3/21 16:47

    骗贷增多那是执法不力,诈骗犯牢底坐穿罚的倾家荡产看还有多少诈骗的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日本女护士:风俗店受宠现实中难觅真爱
    日本女护士:风俗店受宠现实中难觅真爱

    桥本隆则/文日本风俗店一种常见的玩法,就是风俗女装扮成护士服务。据说穿成护士的白衣对男性有性感刺激。然而,实际生活中的护士很难找到中意之人,多半熬成了“剩女”。经常出差,在日本的车站有许多小卖店,不但售卖土特产、盒饭与饮料...

    国务院发文,医院药房大剥离!
    国务院发文,医院药房大剥离!

    医院门诊药房要消失了!近两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后,医药圈瞬间被文件中的“医药国17条”刷屏了。“医药国17条”的信息量非常大,涉及药品的生产、流通、使用整个流通链,总共17条。

    邵阳一精神病患被病友挖掉双眼
    邵阳一精神病患被病友挖掉双眼

    今年1月,刘强在精神病院住院期间被病友挖去双眼眼珠,现在,医院将他一人放在单独的病房治疗,妻子负责照顾他的生活。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4月22日,受害人的妻子向记者讲述丈夫的遭遇。护士护工巡视病房数次未发现端倪;

    法国医院人手不足,病人死在等待急救的走廊上
    法国医院人手不足,病人死在等待急救的走廊上

    据巴黎人报报道,本周三,在法国布雷斯特(Brest)一名89岁的病人在急救中心的走廊上等待约两个半小时后,因无人看症最后去世。图片来源:观察家报周三,11点50分,这位老先生和其家属来到了布雷斯特中心医院急症部要求看病。

    分级诊疗带来的大机会,99%药企不知道!
    分级诊疗带来的大机会,99%药企不知道!

    近日笔者深入走访和亲自体验了分级诊疗在二三线市场的实施情况,得到的情况与最初预判的结果一样,分级诊疗在一级综合医院及县医院为代表的基层医院市场红利释放明显,增长势头迅猛。因各地纷纷出台规定细致的分级诊疗政策并强力推行...

    惊呆丨医生工资单惊现负数,三甲医院被曝光!
    惊呆丨医生工资单惊现负数,三甲医院被曝光!

    请了两个月的病假,拿到工资单时,当月工资居然是负数!据《法制晚报》报道,近日,北京某三甲医院的杨医生在收到薪资单时,竟然发现工资金额为负数,这让她大跌眼镜。据杨医生介绍,自己生病向其单位申请了今年5月份及6月份两个月病假。

    “挂号难”怎么办?看病也有“窍门”
    “挂号难”怎么办?看病也有“窍门”

    近期,京沪两地相继发生的“号贩子倒卖专家门诊号”事件,让大医院“挂号难”这个老问题再次成为了舆论的焦点。春节前,一则东北女孩在北京某医院怒斥号贩子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北京市卫计委对此事介入调查,并于2016年2月推出了“打击号贩子”的八条措施。

    医生被打反被监禁网友质疑院方态度
    医生被打反被监禁网友质疑院方态度

    【导语】:在儿科急诊值夜班时,常平医院一名医生遭受病人辱骂,并在派出所被要求调解长达十余小时,事发时该医生还怀有一个多月身孕。事发后引起多部门的注意,多部门成立事件调查组。但据当事者表示自己在经历这件事后感到心寒...

    最漫长的顺产~提前一周喜得7.2斤男宝
    最漫长的顺产~提前一周喜得7.2斤男宝

    我预产期6-13,提前一周见红~本来宫缩不是很明显,不想去医院!但是就很多水,怕高位破水所以果断去医院急诊检查!到医院因为羊水测试弱阳,并且已经38+7足月又见红~医院建议住院观察!然而住院第一天都是顺利的,内检真可怕!

    青年魏则西之死给我们的警示
    青年魏则西之死给我们的警示

    魏则西事件回顾知乎网友魏则西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大学计算机系学生,于2年前体检后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魏则西生前在知乎的帖子描述,滑膜肉瘤是“一种很恐怖的软组织肿瘤,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因为他年轻,因为他是独子,爸爸妈妈不想放弃他,四处奔波求医。

    美军为何炸平无国界医生医院?内里深刻原因令人震惊!
    美军为何炸平无国界医生医院?内里深刻原因令人震惊!

    2015年10月3日,美国空军派出一架AC-130空中炮艇,攻击了阿富汗昆都士市一家由国际慈善组织“无国界医生”管理的医院。这一事件直接导致42人死亡,当天便有12名无国界医生组织医护人员死亡。同时有近百人受伤,包括了一定数量来自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医护人员。

    为什么日本医院没有可恨的「倒号黄牛」?
    为什么日本医院没有可恨的「倒号黄牛」?

    不少朋友问日窗君,在日本看病是有没有倒号黄牛,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没有!日本医院看病通常都需要事先电话预约,医院根据接待能力,安排就诊日期。另外,日本医院施行医药分离,医生只负责开处方,治愈患者从何处购药与医生无关,从制度上杜绝了倒号,以及药品回扣等现象的发生。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