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品牌淘宝电脑金融北京电影爱情片热点

    “一元购”:陷阱还是馅饼?

    2017年3月18日 来源: 等深线

    1分钟速读提示

    1,将一件商品平分若干“等份”出售,每份1元,参与者每购买一份则获得一个参与号码,参与者可以购买多份以取得多个参与号码。当一件商品所有“等份”全部售出后,则通过一系列规则抽出一个幸运号码,被抽中的唯一幸运者获得此商品。

    2,产品溢价20%,意味着无论最后该产品花落谁家,理论上平台都能赚取比产品市场价高20%的差价。

    3,“当天晚上投入了6000元,截至夜间一点多停止,除去成本当天还赚了26000元。”

    4,参与“一元购”4个月后,石磊看着滚雪球似的银行欠款,才清醒过来。他告诉记者因为玩“网易一元购”目前已经欠账40多万元。

    5,“3·15”前夕一些“一元购”平台或选择对平台商品进行下架,或者提示“系统维护升级”暂停服务。

    一种所谓的“一元购”新型购物模式吸引了众多参与者,而在部分参与者中,由于出现亏损,开始怀疑自己被平台“欺骗”,随即举起“维权”的大旗,频频与“一元购”运营者进行交涉。

    3月9日上午位于北京海淀区西北旺东路的网易北京研发中心大楼外出现了多名“网易一元购”“维权者”,他们高举“网易害我家破人亡”的牌子站在网易公司门口。

    其中一位参与“维权”的喻先生告诉《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因为参与网易一元购,现在已是负债累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讨个说法。

    据了解,“一元购”是把一件商品平分成若干“等份”出售,每份1元,参与者每购买一份则获得一个参与号码,每个参与者可以购买多份以取得多个参与号码。当一件商品所有“等份”全部售出后,则通过一系列规则抽出一个幸运号码,被抽中的唯一幸运者获得此商品。

    据多名“一元购”参与者介绍,目前国内存在众多“一元购”平台,行业的开创者是深圳的“一元云购”,而行业中知名度较高的则是“网易一元购”和“一元夺宝”。

    根据央视《消费主张》《新京报》等媒体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有大量的用户在“一元购”平台损失数千元上百万元不等,而不少“一元购”平台则从中赚取了大量的金钱。根据《等深线》记者观察发现,近期一些“一元购”平台选择了“下线商品”,而一些平台则选择“换马甲”。

    “短时间内输掉70万元”,如此典型的亏损在“一元购”的众多参与者中流传。有参与者告诉《等深线》记者,在“一元购”平台输掉几万元的人员不在少数,有的甚至超过百万元。

    最快3个多小时输掉了8万元。”自称从事技术维护工作的石磊(化名)对《等深线》记者讲述着自己的经历。时间回溯到2016年的8月,彼时,石磊在山东泰安还拥有着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家里有房有车,银行还有富余的存款。

    转折就发生在2016年8月中旬。“当时收到一个带红包的短信,于是就下载了网易一元购。”石磊没想到,这一举动之后仅仅四个月,他的生活便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对于那一天发生的事情石磊记得很清楚。他向记者讲述,点击推送的红包短信,登录进入的是网易彩票和“网易一元购”组合的APP。“当天晚上投入了6000元,截至夜间一点多停止,除去成本当天还赚了26000元。”面对这种回报率高达4倍以上的“赚钱方式”,石磊迅速被吸引。

    同样被这种快速赚钱模式吸引的还有小汤(化名)。根据他的讲述,其父亲在他14岁时因为癌症去世,母亲在他16岁时因为劳累过度加上高血压,导致了突发性脑出血,治疗后出现偏瘫的后遗症,初中毕业后小汤便出门打工赚钱养家。

    2016年3月小汤刚满17周岁,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接触到“一元购”平台“网易一元购”和“一元云购”。“当时我投入了1000多元就中了一部苹果6的手机,转手一卖就能赚四五千。”小汤告诉《等深线》记者,因为发现来钱快,所以很快沉迷其中。

    据石磊等人介绍,2012年深圳市一元云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最早推出“一元购”平台“一元云购”,之后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上百家此类“一元购”平台,后来做的较大的平台当属“网易一元购”和“一元夺宝”。

    “由于网易一元购参与人数众多,不少热门商品每几秒钟就开奖一次,速度非常快。”石磊说,从第一天参与“网易一元购”盈利之后,他就开始了四个月的“一元购”生涯,“速度太快,人的赌瘾就逐渐显现出来。第一天盈利了,后来基本都是一天输5000(元)、8000(元)、1万(元)3万的样子,最多的一天在3个多小时输了8万元。”石磊说。

    据介绍,在“网易一元购”平台上被抽中获得该产品后,用户可以选择通过快递获得商品实物,也可在平台上将产品直接换成“欢乐豆”(可在平台上继续充值),还可直接提现(需交5%手续费)。

    “输到没钱了就用银行卡充值或者用信用卡透支充值,赢了就将商品换成‘欢乐豆’或者直接还信用卡。虚拟的数字在银行卡和欢乐豆之间反反复复,刷进来刷出去。”石磊说当时他对数字已经没有了感觉。

    从参与“一元购”4个月后,石磊的孩子该上幼儿园了,看着报名费的单子,再看看滚雪球似的银行欠款,石磊说自己才清醒过来。他告诉记者因为玩“网易一元购”目前已经欠账40多万元,包括信用卡欠款,支付宝透支以及借朋友的钱。

    26岁的河南青年喻先生告诉《等深线》记者,他有着和石磊类似的经历,也是从推广短信接触到“网易一元购”,之后便深陷其中一发不可收拾,到2016年底输掉了30多万元,其中20多万为负债。事后有人问石磊、喻先生和小汤,为什么输了那么多钱还不停手,“一是因为想翻本,二是一直在里面研究如何才能不赔钱。”石磊说道。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中心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已有上百家“一元购”平台,不少大型电商、互联网公司也有涉足。平台的用户规模在数千万级别,不少平台的销售额过百亿元。

    对于“一元购”平台究竟是何属性,目前有关部门尚未给出定性。

    《等深线》记者在苹果apple store搜索关键词“一元购”发现,有较多的“夺宝”“一元购”“一元云购”APP可供下载,在APP类别上它们均将自己分类到“购物”。但是苹果apple store在对这些APP的评级中显示:因含有赌博与竞赛、偶尔/轻微的模拟赌博而被评级为17+。其中“网易一元购”“一元夺宝”均被评级为17+。

    据了解,苹果apple store的应用分四个等级,分别为4+、9+、12+和17+,指该软件所面向的用户群的年龄。其中17+等级最高,禁止未满17岁的用户下载使用。

    根据“一元夺宝”APP的内容提要,该平台为引入当下互联网的新概念——众筹形式,每个用户只需1元就有机会获得一件奖品。该平台所售商品从数码产品、黄金到奔驰、奥迪、凯迪拉克等豪车,甚至打出“一元开走豪车”的口号。

    “网易一元购”APP的内容提要则显示,该平台旨在倡导全新的电商购物和娱乐体验。每件商品低至一元可得,商品品类包括家电数码、日用百货、个护化妆和流行潮品。

    有资料显示,“网易一元购”“一元夺宝”中的商品价格往往高于市场价。“商品溢价在20%左右,有的甚至会更高。”石磊说道。以1000元中国移动话费充值卡为例,平台显示总需为1200份,每份1元,也就是说该商品需要投入1200元才会抽取唯一的幸运者。产品溢价20%,意味着无论最后该产品花落谁家,理论上平台都能赚取比产品市场价高20%的差价。

    据多位“网易一元购”、“一元云购”用户反映,在平台中奖之后的商品没有获得平台开具的相关商品发票。小汤告诉记者:“一元云购的客服说只能开具个人抬头的发票,个人抬头的发票不影响保修和维修。”

    另外,根据参与者提供的“网易一元购”截图,“中5000加奖500,充值卡带你赚爆周日”“1元买iPhone”“1元买宝马”等字眼赫赫在目。“这些字眼具有很强的诱导性。”喻先生告诉记者,“平台还会推送攻略告诉用户如何做能提高中奖概率。”

    《等深线》记者就相关问题致函深圳市一元云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但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那么这种类似抽奖的所谓“购物”平台是否合法、合规呢?

    广东可园律师事务所律师揭绪勇告诉记者,我国所规定的买卖合同必须要有所有权或民事利益的转移,而“一元购”对消费者而言本身只是购买到了“期待权利”,最终大部分人不会有民事利益的受让所得。因此“一元购”并不构成买卖合同关系。

    “‘一元购’属于一种射幸合同,射幸行为有很多,有合法的彩票买卖,非法的赌博行为,但不论合法或非法,我国并不允许通过射幸行为进行营利,所以彩票属于公益购买,而赌博行为被严格禁止。这足以说明这种行为本身是有进入门槛的,否则极易损害公序良俗,扰乱等价交换的经济秩序。从‘一元购’形式上来看,‘一元购’实际上并不是一元购商品,而是一元购运气,从事的是一种跟彩票发行有些类似的行为。”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彩票管理条例》起草人王薛红在接受央视《消费主张》关于一元购的采访时表示,“一元购”目前的这种情况不属于彩票的范畴,因为彩票是国家许可的、特许的产品,“一元购”没有得到过许可,所以不属于合法的彩票销售行为

    另外“一元购”也不属于正常的有奖销售,国家规定有奖销售的产品价格在5000元以下,但是“一元购”上面的很多产品价格是超过5000元的,金额上已经超出国家规定。“所以无论是从《反不正当竞争法》,还是从国家刑法的角度来讲,在法律上都是存在异议的。”王薛红表示。

    “理论分析上‘一元购’符合赌博的要素,尽管没有定论,但是这种模式存在较大法律风险。”王薛红认为一元购的销售模式符合赌博的三大要素,实际上就是一种非法赌博。符合赌博的三要素包括:一、参与者是2个及以上,二、有价值的票价、实物、物品参与,三、有中奖的期望或者说有未来的预期。

    但是在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律师梁聪看来,目前的法律法规对“一元购”性质的认定存在一定的难度。主要原因包括,相关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缺乏对于赌博行为的具体定义;另外,彩票抽奖本质上属于赌博,但相关的刑法和最高院的司法解释却把非法的彩票抽奖活动定义为非法经营罪而非赌博罪,间接地从法律层面否定了彩票和赌博的关联性;此外,如果未经许可的彩票经营活动属于非法经营罪而非赌博罪,那么从非法经营罪方面入手也存在一定的困难,因为很多“一元购”平台是具备相关的工商登记手续的。

    对于类似“一元购”模式的平台究竟该如何定性,《等深线》记者近日采访了多个政府相关部门,但并未给出清晰的界定。

    而对于“一元云购”,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目前监管部门正准备对“一元云购”进行详细的调查了解,具体情况需要等调查结束后才能下结论。

    “网易一元购”关停迷局

    记者观察发现,“3·15”前夕一些“一元购”平台或选择对平台商品进行下架,或者提示“系统维护升级”暂停服务。

    近日记者登录“网易一元购”官网及APP首页,均显示“一元购系统升级维护”,且所有商品均已下架。“一元夺宝”官网则更名为“易商城”,主要售卖包括数据线、插线板、零售、电动滑板车等近20种商品。“一元夺宝”APP进入后也显示“易商城”。

    其实在“3·15”前夕,石磊等人曾对《等深线》记者表示:“今年年初开始,‘网易一元购’和‘一元夺宝’两个平台便出现关停迹象。”

    据了解,1月17日,“一元夺宝”正式发布公告,一元夺宝将于2017年1月17日起进行系统升级维护调整。2月份左右,“网易一元购”商品开始逐渐下架。

    资料显示,“一元夺宝”由杭州妙得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网易一元购”由网易乐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得科技”)运营。乐得科技同时是网易彩票的运营主体,“网易一元购”除了官网和APP入口外,还可以从网易彩票APP下端的入口进入。但3月14日,记者发现网易彩票APP中的一元购入口已经消失。

    喻先生、石磊等人表示,“一元夺宝”和“网易一元购”在逐步关停的几个月的过程中,用户点击“一元夺宝”和“网易一元购”APP后,页面发出“升级提示”,点击后页面转到应用商店,跳出新的两个APP,分别是“快夺宝”和“一元乐购”。

    在喻先生、石磊等人看来,“快夺宝”和“一元乐购”与“一元夺宝”和“网易一元购”的模式很相似。

    资料显示,“快夺宝”的运营主体为(浙江)舟山天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为自然人独资公司,法人代表、自然人股东、执行董事、经理为徐国祥,注册资本100万元,成立时间为2016年10月31日,注册住所为舟山港综合保税区企业服务中心303-11060室。

    在“快夺宝”运营主体注册的前一个月,“一元乐购”的运营主体也在北京完成了注册。资料显示,“一元乐购”的运营主体为北京悦豆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同样为自然人独资公司,法人代表、自然人股东、执行董事、经理为刘振波,注册资本200万元,成立时间为2016年9月29日,注册住所为北京市海淀区永澄北路2号院1号楼B座三层38室,12月21日变更住所为北京市海淀区永澄北路2号院1号楼B座三层77室。

    据了解,永澄北路2号院1号楼位于北京北五环外的西北角。3月14日,《等深线》记者来到永澄北路2号院1号楼,橘黄色墙体的6层办公楼群分为ABC三座,靠西面和南面的墙上分别挂着“绿伞”和“绿海大厦”两个牌子。然而记者在永澄北路2号院1号楼的ABC座中均没有找到悦豆科技这家公司,永澄北路2号院1号楼B座其实是北京绿伞化学股份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以下简称“绿伞化学”)。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绿伞化学的注册地址显示为北京市海淀区永丰产业基地永澄北路 2号院1号楼B座。该公司一名员工告诉记者,整个B座为公司自用办公楼,其中3层整个是销售部门在使用,4~6层为公司其他部门办公所用。“一层二层我们租出去了部分,但现在都还没有入住。整个三层是开放式办公空间,没有38室也没有77室。”该工作人员说道。

    永澄北路 2号院的保安人员告诉记者,绿伞化学五六年前就在此办公,整个1号楼ABC三座均归属绿伞化学,A座和C座对外出租,B座为公司自用办公楼。“没有听说过悦豆科技这家公司。”

    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在该地址没有找到悦豆科技这家公司,就属于冒用他人地址。“在2016年年底之前工商部门没有实施实地勘查的情况下存在一些冒用地址的情况。”

    在海淀分局代办工商注册的李某对记者表示可以提供地址进行工商注册:“纯科技公司不卖东西的地址大概4500元,科技公司还带销售的地址差不多得6000(元)左右。”

    《等深线》记者就事件联系网易公司市场部蔡玉立,但对方表示不配合采访。

    3月14日记者在网易北京研发中心大楼发现,大楼虽然没有被栅栏围住,但安保人员众多,不仅每个角落都有安保人员站岗,还有10人左右整齐列队的安保队伍在来回巡逻。

    《等深线》将对此事继续关注。(《等深线》记者董曙光对本文亦有贡献)

    【等深线】

    等深线】(ID:depthpaper)是依托《中国经营报》推出的原创深度报道新媒体产品,关注泛财经领域的重大新闻事件及其新闻事件背后的逻辑与真相。我们力图通过详实的调查、周密的采访和深入的讨论,勾勒新闻事件和焦点议题的全貌,与您一起“深度下潜,理解真相”。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E-mail:haocheng@cbnet.com.cn

    位置:首页 > 科技
    温暖2017/3/27 18:08

    记者赶快把这些帮忙的火锅店、商家告诉我们,这些人活该生意好、发财

    余妓2017/3/27 14:36

    我不关心这种无聊的报道

    MEI在中2017/3/27 5:12

    电商是交易平台是商品的交易媒介不是生产商品的地方好不好?

    孤独的蔷薇2017/3/27 3:05

    我刚写的责骂一元购是大骗局的评论呢?难道中国的舆论界真得听不得真、善、美吗??

    莫名忧伤2017/3/26 23:51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浩晨2017/3/26 23:06

    没啥好说的就是赌博一人坐庄抽取红利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朴廷桓:AlphaGO世界第一唐韦星非常难对付
    朴廷桓:AlphaGO世界第一唐韦星非常难对付

    6月14日,第8届应氏杯半决赛三番棋决胜局,朴廷桓执黑第285手3点战胜李世石连续两届打入了应氏杯决赛。四年前的第7届应氏杯决赛五番棋,朴廷桓是1比3不敌范廷钰居亚军。朴廷桓说,如果四年前他获冠的话,反而会下不到现在的成绩,上届获得亚军是他进步和发展的动力所在。

    7大自媒体平台分析及申请必过指南
    7大自媒体平台分析及申请必过指南

    目前也有好多自媒体平台,最近刚注册了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企鹅自媒体平台、大鱼号、网易媒体开放平台、一点资讯、搜狐号都已经通过审核。本文章主要介绍一下个人注册自媒体平台的经历,及对平台的初步了解进行简单介绍,给还没有申请这些平台的一个参考。

    5个儿童竟然有3个会给陌生人开门,后果真可怕!
    5个儿童竟然有3个会给陌生人开门,后果真可怕!

    前不久,苏州一名幼童半夜报警找妈妈的事件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暑假期间,不少父母上班后或爷爷奶奶外出买菜时,都会把孩子一个人独自留在家中,此时若遇到陌生人敲门,孩子们会如何应对?近日,记者找到几位未成年儿童,伪装成快递员、抄表员等多种身份,对他们进行模拟测试。

    知识付费产品盘点,哪款治好了你的焦虑?|挖App
    知识付费产品盘点,哪款治好了你的焦虑?|挖App

    但当资本吹起的风口过去,媒体的关注不在,真正沉淀下来了哪些产品?其实知识付费从来不是一个新概念,无论是花钱上学、付费购书还是报班补习,这些都是在进行知识付费。可是当互联网上很多原本看似免费的东西也突然开始收费了...

    网易凭什么成为互联网公司中最有活力的那一个?
    网易凭什么成为互联网公司中最有活力的那一个?

    业内曾有人认为网易是中国最值得关注的互联网公司,原因有三个——商业模式看得懂;股东回报率高;在最早一批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最有活力。当外界过多聚焦于网易这20年来的成就时,爱较真的人也许会疑问——网易商业模式能看懂、股东回报率高的原因是什么?

    网易严选遭“薅羊毛”小散户半年赚3万
    网易严选遭“薅羊毛”小散户半年赚3万

    P2P的泡沫渐渐破灭之后,数十万“羊毛党”大军是否又有了新的动向?其实,电商网站一直是“羊毛党”的重点关注对象。618电商大促即将来临,潜水的“羊毛党”伺机而动。因为与“毛巾哥”的一番唇枪舌剑,两岁多的网易严选被大众所熟知,最近又如火如荼地开启了“三件八折”的618大促活动。

    那些让人拍案叫绝的网易云音乐神评论(最全版本)
    那些让人拍案叫绝的网易云音乐神评论(最全版本)

    第528回微信号:iqingdan 作者:网易云音乐用户培疯按:刚毕业的时候,在网易做编辑,那是“无跟帖,不新闻”的时代。看到网友机智有趣(有时候也很污)的跟帖,算得工作的额外福利,后来看锵锵三人行,发现窦文涛也经常在网易跟帖寻乐子。

    甘南警察打记者:是谁给了你嚣张的底气?
    甘南警察打记者:是谁给了你嚣张的底气?

    文/李金田日前,澎湃新闻、中青在线等多家媒体报道了中国教育报记者在黑龙江省甘南县因暗访而被打的事件。接到甘南县营养餐乱象线索后,中国教育报记者刘盾、刘博智进入兴十四镇中学进行暗访。了解情况后,两人准备从该校离开,到其他学校继续暗访。

    腾讯为了“追杀”网易,放出了这几个大招
    腾讯为了“追杀”网易,放出了这几个大招

    本文出自公众号“CNGgame”在11月份,腾讯首次丢掉iOS第一宝座之后,针对网易的反击正在加速,并接连放出几个“大招”。伽马数据(CNG中新游戏研究)滕华认为,游戏是腾讯最重要的一块业务,移动游戏则是目前游戏领域最具发展前景的细分市场。

    搞定这五条,记者再也不用担心买不起房!
    搞定这五条,记者再也不用担心买不起房!

    作者|刘超群 来源|蓝媒汇原创稿件,转载请授权昨天,一位认识五年的北京记者朋友告诉我,他计划在北京买房。听完,我心头一紧说:『哥们,你胆儿太肥啦。』这个跑社会新闻的哥们,估计没看最近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今年8月份大中城市房价变动情况。

    想要超越腾讯微信的网易易信,为何输得一败涂地
    想要超越腾讯微信的网易易信,为何输得一败涂地

    目前,来自腾讯最新的财报显示,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跃用户量达到6.5亿,同比再涨39%。自从2014年底突破5亿以来,微信正在以每个季度新增5000万用户的节奏稳步增长,照此速度发展的话,2016年必然会突破7亿的用户量。

    京东阿里斗法不止,「行业内耗」似乎开启了电商的第三条赛道
    京东阿里斗法不止,「行业内耗」似乎开启了电商的第三条赛道

    服装百货也要讲究性价比。618 临近,本是京东的店庆日。但就像双 11 一样,618 正在演变为一个国民狂欢的消费日,几乎所有的电商零售企业都参与其中,包括阿里也来「凑热闹」。目前,阿里京东就像电商领域的两个巨人,互相搏击,价格战、口水战经常上演。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