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首都旅游欧洲汽车亚洲西亚工业设计希腊

    战斗在爱琴海上空:希腊“幻影”F1的故事

    2017年3月19日 作者:空军之翼

    现在,和许多国家的空军一样,希腊空军已经完全进入了近乎美式装备主导天下的局面,这个局面,在欧洲战斗机没有进入现役前不会有多大的改变。先后分3批,共计140架的各型F-16已经成了绝对的主力。其中60架安装有保型油箱和雷声公司ASPISII自防御电子系统的Block 52批次F-16更是希腊空军的骄傲。但对希腊空军而言,在1984年订购第一批“战隼”之前,是来自法国的F1战斗机和来自美国的“鬼怪”机共同保卫了爱琴海蓝色的天空。而来自法国的F1,保证了希腊空军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对没有F-16的土耳其空军形成装备质量上明显的优势。

    希腊空军的F-16C Block52,机身安装了两个保形油箱

    激烈而无奈的竞赛

    希腊和土耳其是地中海的一对老冤家,从奉希腊文化为正朔的拜占庭帝国灭亡时开始,不和的种子就已经埋下。希腊人对奥斯曼帝国时期希腊文化所受到的摧残和和破坏,希腊民族所遭受的种种巨大不幸一直铭记在心。而土耳其对希腊在后来一战时进攻自己也一直耿耿于怀。两国一直存在着激烈的军备竞赛,早在2战前,双方就都力图压倒对方,仅以海军为例。当土耳其海军意外从德国获得“戈本”号战列巡洋舰后,希腊人不久就还以颜色——从美国购买了两艘战列舰作为对土耳其人的回敬。同样,在蓝天上的竞争,双方同样激烈非凡。

    久拖不决的塞浦路斯问题是两国这近30年空军竞赛的催化剂。就在1967年的11月8日,希腊空军节的当天,大批土耳其空军的战斗机示威性的飞临爱琴海希腊一方的上空,空军节的一切庆祝活动和基地开放日不得不取消。希腊战斗机紧急升空去驱赶闯入者。此事发生后,希腊人开始加快空军现代化的步伐。终于在1972年,美国答应为希腊空军提供新装备,这个清单里包括了新锐的F-4E,A-7H,C-130,T-2。1974年4月,希腊空军的“鬼怪”机正式开始战斗值勤。而感到芒刺在背的土耳其空军也通过“和平钻石”计划,在1974年8月获得了“鬼怪”,这已经比希腊空军晚了。但他们的运气更加不好,在接收22架以后,美国国会以土入侵塞浦路斯为理由,扣下还没交货的剩余18架。直到1979年,才把这些飞机还给土耳其。美国人似乎很喜欢这样做,20多年后,他们又扣下了巴基斯坦的F-16,不过理由换成了核计划,这都是后话了。

    希腊空军的F-4E

    老冤家土耳其空军的F-4E

    军备竞赛的自有自己的逻辑,大家时刻要取得比对手更大的优势,那就时刻不能放松,要把面对对手暂时的优势转化为更加长久的优势。希腊人就是这么做的,在美国暂时扣下了老对手的“鬼怪”后,他们的技术装备水平已经有很大优势,但为了将其变成长久甚至永远的优势,他们就必须再寻找一种相对更加新锐的战斗机来武装自己。在70年代开始的头几年,希腊人的可选之物不多。在冷战最激烈的70年代,北约国家希腊不可能从苏联手里购买战斗机,(何况苏联人即使想做这笔买卖,他们当时也只能拿出米格-23的简化外销型来换外汇,而面对已经有了“鬼怪”的希腊客户,这货实在没什么吸引力),而美国当时也没有比“鬼怪”更好的现役战斗机能提供。那时候F-15,F-16还都没进入现役。唯一一个可以考虑的是1972服役的F-14,“雄猫”的确性能出色,但实在是太贵了,除了美国海军和伊朗空军两个当时财大气粗的家伙,没什么人能够负担的起,希腊空军自然也负担不起。

    “雄猫”好是好,可是钱呢?

    但他们还有一个选择——法国货。

    “幻影”到来

    当然,不是法国人推销过的“幻影”3,而且希腊空军在1968年的夏天也派了4名有过驾驶F-5“自由战士”和F-84“雷电喷气”经验的飞行员去法国测评“幻影”3,但最后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购买。虽然那也是一种杰出的战斗机,但毕竟只是和米格-21系列同时代的轻型战斗机,格斗性能突出,在以色列空军手里,它做为多用途战斗机的一面也被表现的淋漓尽致。但航程短,载弹量小,毕竟只是第二代轻型战斗机,综合性能比“鬼怪”还是要差,更不能达到希腊空军对新战斗机的冀望——尽可能的取得对同样拥有了“鬼怪”机的对手的质量优势。

    对于已经拥有了“鬼怪”的希腊空军来说,“幻影”3的性能实在不够看

    这颗新星就是“幻影”F1。和后来许多战斗机一样,它也和1967年6月以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关系密切。当时,美国飞机在越南的表现多少让人们失望,其次是第3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战术空军的表现,这两件事都改变了人们原来对空战发展趋势的估计——并不是能飞的越快,能飞的越高的战斗机就是好战斗机,在战斗中,特别是不动用核武器的常规地区冲突的空战中,战斗机的敏捷性和机动性较之一味追求速度和高度显的更加重要。许多国家在设计新的战斗机时考虑的更加全面了。“幻影”F1脱胎于“幻影”系列,但做为“幻影”家族里的叛道离经者——唯一没有采用三角翼无平尾布局的“幻影”战斗机,它换装了“常规”的后掠翼和平尾,这换来了良好的低空格斗性,足够用的跨音速机动性,小转弯半径,短起飞滑跑长度,以及不错的经济性——在相同的条件下比“幻影”3节省40%的燃料。两个被“幻影”3用户抱怨不已的“三角翼幻影”的老问题——因为过高的着陆速度所带来的糟糕降落问题,和转弯半径过大的问题,在“幻影”F1上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采用常规气动布局的“幻影”F1解决了无尾三角翼的两大气动问题

    在向美国人争取军事援助的同时,希腊也在寻求其他获得先进飞机的可能,在1971年,又一批希腊飞行员被派到法国去评估“幻影”F1。为了推销自己的产品,法国人同时提出可以提供向客户转让F1的生产线,并允诺希腊可以在整个的F1项目里获得20%份额。但希腊当时经济窘迫,需要合理分配有限的预算,建立一支均衡的航空力量——不仅要考虑战斗机,还要考虑到后勤和训练。而1972年美国的那份军事援助清单里不仅包括战斗机,也有教练机和运输机,而且相对于单发单座的F1,双发双座的重型“鬼怪”无疑显的作战效能更高一些。但主要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希腊空军在接受美国的军事援助物资后,暂时搁置了采购“幻影”F1的计划。

    但万事都有意外,在1974年,希腊和土耳其几乎同时获得了“鬼怪”,希腊人刚刚建立起来的相对对手的优势一下子就消失了,于是立即重启和法国人的谈判。对希腊空军而言,当务之急是要重新取得对土耳其空军的优势,所以引进生产线和参与合作项目的事宜被取消,只是购买飞机,而且是直接用现金支付,连贷款的手续都不用。终于在1974年的6月16日,双方签定了定购40架F1战斗机的合同,合同里规定在1977年至1979年间交货。

    此后不久,亚利山大·麦马斯少校驾驶希腊空军的第一架“幻影”F1CG101号降落在塔纳格拉空军基地

    前面说了,塞浦路斯是两国军备竞赛的催化剂,在“幻影”F1的军购上也不例外。1974年7月,塞浦路斯内乱加剧,土耳其趁次机会出兵塞岛,并在塞岛北方扶植了一个只有土耳其自己承认的国家,开始在那里长期大量驻军至今,土在塞浦路斯长期大量的军事存在对希腊的国家安全而言无疑是个巨大威胁。同样在1974年,希腊国内也发生了大事,原来的军人独裁政权被推翻,希腊成为共和国。对希腊,对希腊军队而言,此时土耳其的威胁必然是他们要首先面对的。作为制衡土耳其军事威胁的重要砝码——新锐的“幻影”F1战斗机的分量无疑一下子加重了。时任希腊总理卡拉曼利斯以私人信函的形式的给他的老朋友——时任法国总统德斯坦去信,要求加快F1合同的履行,并最好能够提前交货。在官方的压力下,达索公司加快了交货的步伐,提前到1975年8月交付第一批飞机。此后不久,亚利山大·麦马斯少校驾驶希腊空军的第一架“幻影”F1CG101号降落在塔纳格拉空军基地,希腊成了达索公司F1CG的第一个出口客户。

    在蓝色爱琴海上

    第一个装备F1的是第342中队,这个中队有个值得一提的地方,中队那时装备着F-102A“三角剑”截击机,同样是美国的援助武器(希腊也是F-102A的唯一海外用户),1977年当全部40架F1CG交付完毕后,“三角剑”也就从希腊空军里功成身退了。但希腊人一开始在采购法国飞机时没有随机购买法制空空导弹,所以这些“幻影”不得不先用美援的AIM-9J来武装自己。从1984年开始,希腊空军航空技术与研究中心开始研究一项改装,让“幻影”再增加两个导弹挂架,在一次出击中可以挂载4枚导弹,这个改装计划得到了达索公司的技术援助。从1985年开始,所有的F1CG都能同时挂载4枚AIM-9P-2执行任务。

    从1984年开始,希腊空军航空技术与研究中心开始研究一项改装,让“幻影”再增加两个导弹挂架

    法国提供的培训课程里包括相当多的使用马特拉超级530系列中距导弹对目标进行超视距(BVR)拦截的内容,但希腊飞行员在装备初期更习惯于他们以前熟悉的视距内(WVR)格斗的战术和相关操作。作为对希腊人获得新装备的回敬,土耳其空军从意大利买来40架F-104S做为专门对付F1CG的截击机(F-104S是意大利在F-104G基础上研制的全天候截击机,可发射AIM-7E“麻雀”,取消了航炮),但土耳其人在这些飞机在交货后吃惊地发现——他们获得的这些新装备不象之前意大利人声称得那样可以挂载“麻雀”,而是只能先凑和使用“响尾蛇”。也就是说,本来做为超视距攻击平台买的F-104S实际和他们已经拥有的那些“星战士”没什么区别。

    希腊飞行员在装备初期更习惯于他们以前熟悉的视距内(WVR)格斗的战术和相关操作

    F-104S是意大利在F-104G基础上研制的全天候截击机,可发射AIM-7E“麻雀”,取消了航炮

    这样,爱琴海上空军备竞赛的天平又大大的偏向了希腊空军。尽管“星战士”的爬升率还是比F1要高,但“幻影”的机动性和多用途性都远在星战士之上。说老实话,在F-16到来之前,在希土两国的空军中,F1CG的敏捷性无人能出其右。为了在每天例行公事般的爱琴海上空追逐战里取得优势,双方又都购买了“战隼”——这是后话了。得益于F1CG相对较小的体形,相对苗条的侧影,还有在实战中能准确跟踪50-60多公里开外目标的“西拉诺”4型雷达(属于Cyrano雷达系列,著名的Cyrano1BIS就是“幻影”IIICJ上安装的那个被以色列飞行员抱怨过热的型号)。在那段风光的日子里“幻影机至高无上”几乎快变成了爱琴海上空的一个传奇。能被选中参加改装“幻影”机的任务,被所有希腊飞行员视做莫大的荣耀。直到1982年,只有最有经验最优秀的飞行员才有资格进入唯一两个装备“幻影”F1CG的中队——第342中队和第344中队。

    直到1982年,只有最有经验最优秀的飞行员才有资格进入唯一两个装备“幻影”F1CG的中队

    1982年以后,刚从希腊空军学院毕业的年轻飞行员也开始加入到驾驶F1的队伍里来。他们此前的喷气机驾驶经验只限于T-2“七叶树”高教机,而这点经验对驾驶先进的F1来说显然是太不够了,因此他们必须接受苛刻的地面模拟器训练。而在这些年轻人第一次驾驶“幻影”放单飞之前,他们的教官必须要有1000%的把握确定这些小伙子经过训练后的确能应付空中可能遇到的突发情况。

    希腊空军F1第一次在夜间拦截闯入的土耳其飞机时发生的一个小故事许多人已经耳熟能详——当希腊飞行员驾驶的“幻影”从4点钟方向接近土耳其人的F-4E并打开拦截灯后。地面的无线电监听人员听到了那个“鬼怪”机的飞行员用电台在不断的向己方指挥部高喊:“飞碟,飞碟!”

    安装在进气道左侧的拦截灯

    “幻影”在希腊空军里优异的表现证明了它是个坚固,灵活,便于操作的好飞机。举个例子,第344中队在1989年后移防到赫克里恩基地,此地部分跑道和机窝离大海只几米之遥。可以想象,这样的环境会对飞机的结构产生多大影响,还有另一个通常是舰载航空兵才会面对的大问题——盐蚀。“幻影”经受了这里恶劣环境的考验,没有出现任何结构损伤和盐蚀问题,而同样驻防在此地的美制飞机则是受到了环境的不少困扰。这不仅得益于飞机本身良好质量,也要归功于技术保障人员的不懈努力,正是因为他们,F1才能保持高出动率,在其所执行的所有任务里表现出色。

    第344中队在1989年后移防到赫克里恩基地,此地部分跑道和机窝离大海只几米之遥

    而同样驻防在此地的美制飞机则是受到了环境的不少困扰

    从1990年开始(也是土耳其空军“战隼”开始大规模形成战斗力的年代),F1CG又担负了拦截闯入土耳其空军F-16的繁重任务。绝大多数飞行员都能从任务中平安归来,但也有遭遇不幸的——1992年6月18日,萨利马斯上尉在爱琴海上空驱赶闯入的F-16时失速坠机,尽管此后有许多传说“幻影”被土耳其空军击落的小道消息,但这架是唯一一架被官方确认在拦截任务时损失的“幻影”F1CG。同样,土耳其空军也不是每次都能全身以退,1995年2月8日,一架遭希腊“幻影”驱赶的土耳其F-16坠毁在罗德岛附近,飞行员被希腊空军第358中队的AB-205A1直升机救起,并送到罗德岛上的希腊医院进行救治。

    第342中队的“幻影”F1CG锁定土耳其F-16C的平显照片

    塔纳格拉空军基地的弃置“幻影”

    当越来越多的新锐F-16系列和“幻影”2000战斗机加入希腊空军的序列后,“幻影”F1逐步变成了二线装备。2000年,第344中队解散,所有装备和人员被移交给第342中队。三年后,“幻影”F1CG在希腊空军里最后谢幕的时刻也到来了,2003年6月30日,在希腊空军里完美服务了28年之后,希腊所有剩于的28架“幻影”F1CG在它们28年前第一次来到希腊时的地方——塔纳格拉空军基地集体退役。但“幻影”F1CG的故事没有结束,该机作为希腊空军的骄傲和美好回忆永远留在了那些以它为骄傲的人们的心里。

    尾声

    爱琴海上空的希腊“幻影”2000

    故事远没结束,“幻影”系列在希腊空军里的故事也没结束,更新更好的“幻影”2000早已进入希腊空军的序列,他们接过了前辈的接力棒,继续翱翔在在爱琴海上空。而爱琴海两边的竞赛也没有结束,希腊和土耳其都已经有了足够的F-16,土耳其在数量上有优势,而如本文开头所述,希腊人通过获得第52批次的F-16战斗机而力图获得质量上的优势(现在土耳其空军也拥有了该批次)。但F-16的时代也终将过去,必将有更新的战斗机来取代它们,希腊人早已经宣布要订购足够数量的欧洲战斗机,而土耳其也订购了F-35,不知道到了那时,爱琴海的天空将是谁执牛耳,雅典和安卡拉间的军备竞赛又能什么时候结束呢?

    附录:

    这些“幻影”堪称“劳苦功高”,每架都有不少于5000-6000小时的总飞行记录,而且其中许多飞机的总记录里,都有不下于3500小时的“任务时间”——那是通过在爱琴海上空执行完全接近实战条件的拦截土耳其闯入者所积累下的。

    希腊“幻影”F1的“幽灵”涂装

    希腊空军的“幻影”F1CG的涂装也值得一提,俗称“幻影蓝”或“地中海蓝”(机腹涂成亮灰色,其他部分涂成中蓝色)的涂装在爱琴海上空非常有效,在80年代执行拦截任务的“幻影”都采用这种涂装方案。此外,在2001年有两架“幻影”也采用了“幽灵”涂装(直到它们退役,这个涂装一直保留着),这个更加有效的方案也是希腊空军F-16系列飞机和许多F-4E的涂装,但它们出现的太晚了。此后过了两年,所有“幻影”就谢幕了。

    To TAF with love!

    一个插曲:两国空军的“约会”常常发生在双方只相隔2-3米的距离上,在此时,希腊人还不忘在导弹的弹体上幽默一下,比如有人就在挂载的响尾蛇上涂了这么一句“土耳其,我们爱你”。文/Flyceit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位置:首页 > 军事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希腊一加油站附近发现250公斤二战时期炸弹7万人大撤离
    希腊一加油站附近发现250公斤二战时期炸弹7万人大撤离

    希腊第二大城市塞萨洛尼基准备拆除二战时期留下的一颗未引爆炸弹,当局对7万名居民进行了疏散。这是希腊最大规模的撤离行动之一,也是在希腊城市地区发现的最大的二战炸弹之一。据德国之声2月11日报道,建筑施工队于上周在一座加油站附近的地下发现了这枚250公斤的炸弹。

    别不承认!看完《太阳的后裔》最后一集,你会忍不住想去希腊?
    别不承认!看完《太阳的后裔》最后一集,你会忍不住想去希腊?

    下周《太阳的后裔》就要剧终了。想想真是一万个舍不得!妹纸们看不到撩妹达人宋仲基,会被会有点小失落呢?毕竟隔着屏幕,也和仲基老公谈了8个星期的恋爱呢。▼追完了宋仲基和宋慧乔这对美到溢出屏幕的高颜值CP,很多妹纸一定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想去《太阳的后裔》拍摄地希腊看看吧!

    除了圣托里尼,希腊还有这些美到窒息的景色!
    除了圣托里尼,希腊还有这些美到窒息的景色!

    你可能早就在五花八门的摄影作品中看到了圣托里尼梦幻般的蓝白色风景,但你可知道,除了圣托里尼,希腊还有太多风景美得让人窒息!体验绵延无尽的碧蓝海岸,感受阳光明媚的古城遗迹,品味香浓芬芳的羊奶干酪和更加浓郁醇厚的乌佐酒。

    那些年中国差点引进的欧美先进武器,垂直起降战机赫然在列
    那些年中国差点引进的欧美先进武器,垂直起降战机赫然在列

    20世纪80年代,中国和欧美国家曾有一段现在看来非常不可思议的蜜月期,在这一时期,中国通过购买或接受援助的方式获得了大量西方先进的武器装备,比如广为军迷熟知的黑鹰直升机,“辛柏林”反炮兵雷达,“陶”式反坦克导弹等等...

    希腊罢工抗议潮再起不满紧缩
    希腊罢工抗议潮再起不满紧缩

    央视网消息:进入3月以来,原本已经消停了一段时间的罢工和抗议示威活动再次在希腊国内频繁出现。造成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希腊民众对于国际债权人迫使希腊政府进一步实施紧缩措施感到强烈不满。在3月份发起罢工活动的组织包括雅典及希腊全国的医疗系统、地方政府公务员,以及希腊教育系统等。

    “被遗忘的时光”—希腊凯法劳尼亚岛
    “被遗忘的时光”—希腊凯法劳尼亚岛

    凯法劳尼亚岛Kefallonia曾经是迈锡尼Mycenae的重要中心, 并以荷马史诗中奥德修斯的故乡而著名,在《奥德赛》中荷马称其为“凯法利尼亚人的国王”。凯岛是爱奥尼亚海上最大的一个岛屿,比扎岛大好几倍。

    一国好霸道,把一个传统大国出海口堵住
    一国好霸道,把一个传统大国出海口堵住

    现实世界,实力决定一切。超级大国,目前只有美国,一流大国,有中国和俄罗斯。地区大国就比较多了,如东亚的日本,南亚的印度,西亚的土耳其,都算地区大国。土耳其,面积78万平方公里,人口7770万,总兵力64万人。

    希腊驻华大使:希腊将与中国一起致力于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希腊驻华大使:希腊将与中国一起致力于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希腊大使罗卡纳斯在国庆招待会上发表讲话(中),外交部部长助理孔铉佑(右)出席本次活动。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谷君义):23日中午,希腊驻华大使馆于馆内举办了希腊国庆招待会。希腊驻华大使莱奥尼达斯?罗卡纳斯在会上表示...

    劳斯莱斯新幻影或2018年上市
    劳斯莱斯新幻影或2018年上市

    [XCAR 海外新车 原创]日前,我们从海外媒体处获悉了一组新一代幻影的路试谍照。新车或将搭载了最新的半自动驾驶技术和辅助驾驶系统,或将于2018年上市。看了以下要点,本文算读完一半:1.新一代幻影或将于2018年上市;

    意大利入侵希腊:二战中的一个大笑话
    意大利入侵希腊:二战中的一个大笑话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李金钖对于俄罗斯的寒冷,除了本国人之外,恐怕最有发言权的就要数拿破仑和希特勒了。无论是先进的武器亦或者精明的战术,在那个洒水成冰的国度能保证自己的胜算,确实是困难重重。尤其是德国人,严密的军事组织蕴含着其严谨的民族性格。

    土耳其海域难民船倾覆事故至少39人遇难再现“最揪心画面”
    土耳其海域难民船倾覆事故至少39人遇难再现“最揪心画面”

    大约5个月前,3岁的叙利亚小难民艾兰?科迪溺亡后冲上土耳其海滩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疯传,甚至影响到了欧洲的难民政策,多国打开大门,却引发了排外情绪,给欧盟带来新的隐忧。但根源不解决,悲剧就会重演,地中海、爱琴海上难民偷渡的状况没有也减少...

    “科学”是希腊土特产,中国古人走了另一条路
    “科学”是希腊土特产,中国古人走了另一条路

    “科学”一词,人人熟知,但要说清楚什么是科学,又好像很难。近日,清华大学教授吴国盛推出科普作品《什么是科学》,直面种种误区:人们要么把科学等同于技术,等同于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工具,要么把科学看成一种普遍存在的人类智力成就。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