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有一种神奇物种,叫“住院总”

    2017年3月20日 作者:医学界儿科频道

    什么是住院总,住院总就是一天24小时总是住在医院的医生。

    (《医学界》转载本文已获授权)

    连续一年(或两年)每周6天、每天24小时值守医院临床一线,忙忙忙碌碌病房接诊、查房、手术、教学、紧急处置患者危急情况、随时应对全院急会诊、临时处理病房各种行政性事务……

    昼夜不停连轴转的住院总岁月,破茧成蝶的蜕变与成长,贯穿了悲悯、坚守、无悔与成长,也充满了疲惫、焦虑、委屈和矛盾……

    本周手记来自胃肠外科沈小钢医师。

    住院总手记

    胃肠外科沈小钢

    为什么会选择医学,其实最初我并没有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的崇高理想。高考填报华西医科大学更是父母逼迫的结果。

    我是典型的理科男,数理化很好,而语文英语很差,当年一心想学热门的计算机专业。学医有太多的知识需要记忆,而记忆从来都不是我的强项。

    虽然不喜欢,但由于在医学上已经花费了太多的时间成本,我也没有勇气放弃。因为本科毕业不好找工作,我又继续读了硕士,同样的原因又读了博士。

    临床医学博士,是必须当完住院总才能毕业的。很快我迎来了第一次住院总生涯。

    什么是住院总,住院总就是一天24小时总是住在医院的医生。如果仅仅是没有足够的休息时间还好,住院总还要负责全院的平会诊、急会诊以及所有的急诊手术。虽然不懂的,不会做的都可以请二线医生帮忙,但总不能太频繁吧,会很丢脸的。想想此前就只有本科在临床实习的13个月,硕士也只是在临床干了半年,当好这个住院总我并没有任何底气。

    怀着对担任住院总的恐慌,我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在我之前担任住院总的是孟文健同学,他有工作经历,我决定要跟着他好好学习。在他的住院总任期内,我跟他吃穿睡同行,几乎全程参加了他的每一次会诊,每一次与患者家属沟通以及每一次的急诊手术。正是这段经历让我在自己的住院总任期内更加从容。还有太多太多的感动激励支撑着我,我也十分享受治病救人带来的巨大成就感,我开始慢慢爱上了这个充满挑战的工作,虽然很累很辛苦,还压力山大。

    在省医院工作4年以后,我迎来了第二个住院总任期,为期一年。由于此前的经历和临床历练,我已没有第一次的恐慌。

    由于急诊外科的存在,分流了大量的急诊手术病人,所以急诊手术并不算多,最多一个月也没有超过18台。与在华西上学时不同的是,我还要管理医疗组的病人,上择期手术,办理病历,所以工作并不轻松。而且住院总的工作决定了即使没有特殊事情需要处理,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待命的状态,丝毫不敢松懈,也算身经百战了,但十个月前的那次抢救我至今难忘。

    那天下午四点半,我刚做完择期手术回到病房抄写当天的会诊申请准备会诊,心情很好,因为手术比平时结束的更早,而当天的会诊也不多。突然电话响了,是内镜室一个消化道大出血的病人需要马上去会诊。我是跑着过去的,路上一直想的是二线医生告诉我昨天消化内科一个大出血死亡的病人。到了门诊三楼内镜中心,过道上围了很多人,七八个家属,还有一堆医生护士。病人只有27岁,是藏族小伙子,已经昏迷。两个通道输血,还有一个通道给的万汶(羟乙基淀粉130 0.4氯化钠注射液,血液容量扩充剂),地上有一摊鲜血,血压60/20mmHg。

    主管医生简单汇报病史后得知:患者因为贫血收入院的,此前病情平稳,中午开始出现呕血,经止血、补液、输血等治疗不能缓解,且进行性加重准备在内镜下止血。但刚到内镜室又再次呕血并休克,既往病史和检查无任何有意义的发现。内镜室医生问我能不能外科转过去手术,病员现在的状态已经不敢尝试内镜下止血。消化道出血是消化道黏膜面的出血,而剖腹探查仅能看到浆膜面,很难甚至无法在短时间内明确出血部位,手术很可能不能成功。我把这个顾虑告诉了情绪激动的家属,并强烈建议冒风险行急诊胃镜检查希望能明确出血部位。

    在我的坚持下行了胃镜检查,虽然胃腔内大量血液和血凝块,但依然能隐约窥及似乎是胃窦小弯侧的出血。我马上联系了手术室准备手术,并通知手术电梯于一楼待命,主管医师和家属共同推病人至门诊电梯间。下午四点半,门诊还有大量的病人和家属,我先跑到了电梯间拦下了电梯。病人很快到了手术室,利用麻醉准备时间,我回科室准备了手术同意书。然后以我平生最快速度开始了手术。

    因为病人已大量失血,腹壁组织都已出现明显水肿,几乎没有出血就进入了腹腔。我在胃窦前壁作了一个5厘米的切口发现胃窦黏膜有大片状糜烂,其中有三个小溃疡在渗血,血管流出来的血已经是淡血性了。麻醉师测了一个血气分析告诉我血红蛋白是零。我先用血管钳分别夹闭了胃左、胃右及胃网膜右动静脉后开始常规手术步骤。对于一个不需要淋巴结清扫的远端胃大部切除加毕I吻合术并没有太多难度,术后病人送入了外科ICU病房。向ICU医生详细告知了病史及手术情况后又与患者家属进行了沟通,然后写手术记录,又继续在床旁守了半小时,病人一直没有清醒。

    回到值班室,我开始害怕,会不会缺血时间太长脑死亡啊!六年前一个脑死亡病人家属开口就要求赔偿4百万。这还是个藏族人,还那么年轻,此前专注抢救病人都没有考虑那么多,从不失眠的我一晚上几乎没有睡觉。早上7点去ICU发现病人已经醒了,各方面都非常正常,顿时悬着的心落了下来。第二天病员回普通病房,一周后痊愈出院。

    住院总期间类似这样的病例还有很多,这些经历都是一个医生成长的必经之路,也是人生的宝贵财富。

    虽然辛苦,压力很大,但是高强度的节奏换来的是业务水平、沟通能力的全方位提高,所以痛并快乐着。

    位置:首页 > 健康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国际医生节|这个世界,有一种职业,叫做医生
    国际医生节|这个世界,有一种职业,叫做医生

    国际医生节|这个世界,有一种职业,叫做这个世界,有一种职业,叫做医生医生从古至今都是救死扶伤神圣职业的代名词,今天是3.30国际医生节,祝所有救死扶伤的天使们医生节日快乐!感谢每一位爱岗敬业的医生,是你们一直默默地为我们的生命保驾护航,是您们让我们远离疾病困扰!

    我没病,早点手术吧!然而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无奈暂停了手术
    我没病,早点手术吧!然而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无奈暂停了手术

    作为外科医生,收治病人是每天的工作,而收治病人的第一步,就是开具住院证。一般来说,大部分患者是需要手术的,而我们必须尽可能掌握患者的所以既往病情,尤其是有无影响到医生确定治疗方案和防治并发症的情况。患者有各种传染性疾病的不说了...

    「最新情况」肿瘤女生映雪肚上巨瘤已切除,但胰腺里的肿瘤不能动!
    「最新情况」肿瘤女生映雪肚上巨瘤已切除,但胰腺里的肿瘤不能动!

    昨日(6月14 日)下午3点45分,经过5个多小时手术,映雪肚子上的巨大肿瘤已经成功切除。随后,映雪在手术室进行肚皮破口修补整形手术。(术前映雪在等候切除手术)她妈妈黄女士说:“手术比预期更顺利完成,现在在ICU病房由护士专业护理,预计两天之内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女大学生缺钱,卖卵20颗获2.5万,秒换iphone7plus
    女大学生缺钱,卖卵20颗获2.5万,秒换iphone7plus

    “痛,取完卵我都虚脱了,手术台都下不来。”23岁的小雨在地下市场靠出卖自己的卵子获得了2万5千元报酬。“我是真的缺钱,没办法。”这是小雨最初给我的理由。就在拿到报酬几天之后,她的聊天窗口提示变成“iPhone7 Plus 在线”。

    耗尽周恩来总理生命的五次大手术
    耗尽周恩来总理生命的五次大手术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尽管日理万机,但身体素质却好,一直都很少生病。然而,到了“文革”之后,由于长时间超负荷工作和内心的极度焦虑,使得他的身体每况愈下。第一次大手术1967年2月2日,由于长期的劳累与缺乏睡眠,医生诊断周恩来总理患上了轻微的心脏病。

    感动—麻醉师,妇幼保健院手术室里的“总指挥”
    感动—麻醉师,妇幼保健院手术室里的“总指挥”

    广东省佛山市妇幼保健院副主任医师刘吉平正在监测手术中患者的生命体征。“血压下降到0了,心跳骤停了,马上抢救!”在手术室里,最惊心动魄的莫过于躺在手术台上的病人突发这种状况。接下来你会看到,医生除颤、气管插管、心肺复苏等等。

    “全麻”到底是什么感觉,会不会再也醒不来?!
    “全麻”到底是什么感觉,会不会再也醒不来?!

    导 语人被“全麻”是一种什么体验,期间“你”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有些做过全身麻醉手术的人谈及自己的经历,大部分会说“感觉像睡了一觉”,“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醒来的时候手术被告之结束了”,“感觉自己做了个梦...

    刷爆医疗圈的小麻花—麻醉医生夜班缩影
    刷爆医疗圈的小麻花—麻醉医生夜班缩影

    这两天,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麻醉手术部的朋友圈被一组图片刷屏:一台彻夜未眠的大型急诊结束后,手术间还没来得及做彻底清扫,周日晨交班的麻醉医生一进手术间就看到了这样让人感动又心疼的场景:本应下夜班的麻醉医生已经累趴在凳子上睡去。

    宝宝还在娘胎3根脚趾就被勒断!治这个病全国医院不超过10家
    宝宝还在娘胎3根脚趾就被勒断!治这个病全国医院不超过10家

    昨天,是两个月大的婴儿成成接受手术后两周的日子,很多亲友都赶过来看他,在心疼成成的同时更为孩子成功接受手术而庆幸。不经意间,成成创造了义乌接受手术年龄最小者的纪录。6月16日,一名八斤半重的男婴呱呱坠地。

    一年11000台心胸外科大手术!麻醉医生忙疯了
    一年11000台心胸外科大手术!麻醉医生忙疯了

    天没亮就进了手术室,天黑了才能出来……作者/摄影 | 丹萌来源 | “医学界”微信号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上海市胸科医院)有14个手术间,上午8点,麻醉科开完了业务学习会,有人“哗”地一声按开了无菌区的门,20多名麻醉医生走入各自的手术室,开始一天的“驻扎”。

    手术前,当医生大叔遇到大哭的患者女孩,怎么办?
    手术前,当医生大叔遇到大哭的患者女孩,怎么办?

    导读: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们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被这个世界,如此对待。这是最近好多医务人员的朋友圈里热传的一组照片,感动了很多人,尤其是很多爸爸妈妈。作为一名儿童神经外科大夫的家属,我常常抱怨自己家那位医生——照顾患者孩子的时间都超过了自己的孩子。

    《柳叶刀》:阴茎移植手术在南非取得成功,全部功能已恢复
    《柳叶刀》:阴茎移植手术在南非取得成功,全部功能已恢复

    随着免疫抑制剂的发展,免疫排斥反应可以被抑制,肝、心脏等攸关生死的器官移植成为常谈,而生殖器移植却始终难以走入大家的视野。8月17日,来自南非及美国的研究团队联合在世界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