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足球电脑旅游香港电影爱情片球队名人

    艺术|一场艺博会能否开启香港的艺术春天?

    2017年3月31日 来源: YT新媒体

    为期近一周的Art Basel HK落下帷幕

    参展人数和成交额的再创新高

    是否预示着香港即将开始艺术的鼎盛时期?

    每年3月可以说是香港艺术文化氛围最为活跃的时候。

    在香港艺术节结束后没多久,Art Basel Hong Kong和Art Central两大艺博会便几乎同时开放。以此为核心,同期活动还有各大画廊的最新展览、非盈利艺术机构与艺术家合作计划的发布和拍卖行的重要拍卖等等。在3月的最后两个星期,世界各地艺术从业者谈论的话题多少都会和香港有关。香港已经成为亚洲最重要的艺术枢纽。

    ▲ 韩国艺术家Kim Sooja的作品Deductive Object在Art Basel Hong Kong

    (Courtesy of Art Basel in Hong Kong)

    当你身处于这个城市之中,艺术似乎真的已经无处不在。地铁中、电车上Zaha Hadid展览的海报随处可见;即便是在晚上9点钟的铜锣湾时代广场,依旧可以看到人们大排长龙——他们并非为了购物,而是想要再看毕加索笔下的情人Jacqueline一眼。

    从2013年Art Basel登陆香港以来,已经过去了5年。国际力量的注入是否为香港带来了新的力量?人们的艺术生活是否又发生了改变?我们试图通过采访和实地观察需求可能的答案。

    ▲ 在电车上即可看到Zaha Hadid在ArtisTree展览的广告

    艺博会的春天

    香港的“艺术之春”,仿佛正如人们预料的那样到来了——至少,从种种艺术活动的参与人数和艺术市场的数据上看的确是这样。以Art Basel HK为例。2008年创立的“艺术香港”(Art HK)在2013年以Art Basel HK重新出现。展会到访人数逐年递增,今年已有将近8万人到访,欣赏全球34个国家或地区的241家画廊带来的创作。

    同时,Art Basel HK首次发行《2017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报告中对艺博会的数据分析显示:2016年,艺博会仍然是全球艺术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累计销售额达133亿美元,年同比增长5%,较2010年增加了57%。2016年,艺博会销售占艺术经纪人年销售总额的41%。

    ▲ 艺博会销售额逐年增长图(图片:巴塞尔《2017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

    这样的骄人成绩无疑显示在了第五届Art Basel HK的展场上。艺博会结束后经销商报告的一系列成交,巩固了这座城市作为重要艺术市场不断增长的地位。很多画廊带来的作品,在艺博会开始的前1、2天就已找到新家。距离Art Basel HK不远的Art Central虽然规模相对较小(仅有100余家画廊参与),但其更加倾向于亚太地区的侧重(参展画廊中其中超过75%来自亚太地区),让两者反而各有侧重、相得益彰。

    ▲ 2017 Art Basel Hong Kong 现场,吕克·图伊曼斯的作品在卓纳画廊;

    这一系列的三幅作品在艺博会开幕后1小时即售出两幅,每幅价值150万美元

    香港的艺博会 ≠ 香港人的艺博会?

    两大艺博会和画廊、拍卖行的活跃无疑吸引了全球藏家的注意。但这些活动对于公众来说,是否同样具有吸引力?相对偏向行业内的拍卖行、画廊空间暂且不谈,就以每年都会吸引大量公众的艺博会而言,画廊周创始人、燃点主席Thomas Eller曾在采访中提到的观点颇为真切:“在艺博会上看作品,更适合本身就了解这些艺术家的人。” 而之于对艺术不甚了解的大众,在巨大的会场中连续走上2、3个小时,十有八九要陷入画作海洋,即便是与毕加索、莫兰迪擦肩而过也不甚了解——抱着“看艺术”的心情而来,最终印象最深的反而可能只是与某个明星的擦肩而过。

    ▲ 贝克汉姆现身本届Art Basel Hong Kong 引众多粉丝拍照围观

    艺博会是否可以为公众的艺术普及带来帮助?当然可以。但,是否可以带来非常大的帮助?感觉很难。单从艺博会本身的时间安排来看其实就已可以得出结论。今年的Art Basel HK一共开放六天,其中对公众开放的三天里只有25日为休息日;而对公众免费开放的电影放映和系列讲座在今年亦有减少。

    此外,艺博会虽然带动了香港岛地区的艺术文化氛围,但其影响力难免也有局限性。哪怕仅仅相隔了维多利亚港,在九龙半岛就已经很难有类似的艺术体验,更不要提新界等更加偏远的区域。当然,这也激发了很多机构在同时期展开活动,例如香港半岛酒店的“Love Art at The Peninsula”每年巴塞尔期间会邀请一位RA的艺术家来创作一件公共艺术;而位于沙田的伙炭艺术工作室也组织了工作室开放和导览活动。

    ▲ Michael Craig-Martin在半岛酒店的作品Bright Idea前

    当然,类似的情况不仅发生在香港,就如同北京的艺术资源更多出现在以798为中心的地区一样;如何更平衡的分配艺术资源,不单是香港,也是很多城市需要面对的问题。

    而一个艺博会,显然无法成为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

    画廊的局限

    除了艺博会之外,香港在近些年也成为了国际画廊所青睐的重镇。

    中环的毕打行是除了巴塞尔会场另一个可以深切感受到人们“艺术热情”的地方。建于1924年的毕打行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商业建筑之一,现在更已成为香港画廊业的核心。当入驻与毕打行的多家画廊同时开幕,楼门口必然会上演人山人海的景象,让人有了在拥挤地铁上的错觉。

    2009年,香港画廊Ben Brown Fine Arts成为入住毕打行的首间画廊。接下来几年里,高古轩、汉雅轩、Simon Lee Gallery纷纷入驻,今天的来访者还可以在这里找到Lehmann Maupin、Pearl Lam、Massimo De Carlo等多家顶级画廊。

    ▲ 3月17日起,汉雅轩举办展览《随福伯起舞:陈福善回顾画展-城市众生相》

    且不说毕打行内并不算大且租金昂贵的空间(早在2011年汉雅轩入住时,约900平方英尺,合约83.6平方米的空间月租就已高达13万5000港币)是否会为画廊进行大尺幅或极具空间、视觉冲击力的展示带来限制;单从到访者来看,专程至此的藏家和艺术行业内人士占绝大多数;此外的另一类群体则是按图索骥至此的外来游客——毕打行古老的英式建筑设计已足够令它被列入诸多旅行书中。

    那么,我们的问题是:来自香港本地的到访者又有多少?其中非艺术藏家的又有多少?这个数字恐怕不会太乐观。

    ▲ 毕打行是香港重要的历史建筑

    艺术家的两难

    除了更好的接触亚洲藏家,国际性画廊选择香港的另一重要原因亦是因为这里可以成为画廊将西方艺术家带到亚洲的首站;从去年白立方和立木画廊的Tracey Emin个展到今年高古轩的Urs Fisher均是如此。同时,这里也可以成为中国大陆艺术家进入国际舞台的第一步。

    ▲ 2016年Art Basel HK期间,白立方和立木画廊联合带来Tracey Emin在中国地区的首个个展《我哭只因我爱你》

    但对于香港本土艺术家来说,优势却似乎没有那么明显:在本届Art Basel HK同期开幕的近30个画廊展览中,只有2个为香港艺术家个展:《王浩然:纵虎归山》(Chi Art Space)和《随福伯起舞:陈福善回顾画展-城市众生相》。其中在世的香港艺术家仅有前者一人。

    香港艺术家组合COME INSIDE在采访中曾说:“我们的定位其实有些尴尬,香港好像一个无以名状的品牌,又让我们和内地艺术家不完全一样。” 国际化程度极高的香港为本土艺术家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却也伴随着一份不确定感。

    除此之外,高昂的生活消费和租金,都让这座城市里的艺术家有着比其他地方更大的生存压力。尤其是刚刚从艺术院校毕业的学生,几乎不可能以艺术家的身份生存。

    ▲ 艺术家伍韶劲将香港特有的叮叮车改装成移动的作品。人们可以在其中感受25分钟左右的光影之旅。

    不过,令人感到欣慰的是,香港带给艺术家们“爱恨交织”的情绪,并没有令他们离开,而是最终转换成了带有香港情结的创作,同时香港蓬勃发展的艺术市场和国际艺术活动也的确为这些艺术家们带来了更多机会。那或许我们在艺博会上偶遇的艺术家智海对城市生活的描述、何倩彤笔下的电影元素,或者伍韶劲特别为Art Basel改造的叮叮车。

    ▲ 何倩彤,Saturnhouse - Five 苦宮,Color pencil on paper,2016

    ▲ 智海,Century世纪, pencil on paper,32 x 32.5 cm,2015

    艺术的未来

    2017年是巴塞尔登陆香港的第五年。五年来,香港的艺术世界给人留下了走向繁荣的印象。然而,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这座城市的步伐正在放慢。西九龙文化区、M+视觉文化博物馆和中区警署等大型项目都延期了。种种不确定性似乎在让这个城市的艺术发展变得更加谨慎,我们现在所正在经历的香港的“艺术春天”也远远没有想象中具有力量。

    不过香港的艺术氛围无疑还是令人兴奋的。艺博会和商业画廊的活跃让越来越多的相关艺术家看到、接受艺术作为商品的想法,本土和国际收藏家的支持让专业艺术家的出现成为可能。

    ▲ 香港西九龙M 美术馆建筑设计,by Herzog & de Meuron TFP

    一场艺博会能否开启香港的艺术春天?巴塞尔五年,生活在香港的普通人的艺术文化生活又是否产生了改变?“香港是市场的未来。” 瑞士收藏家Uli Sigg的话十分恰当的总结了香港艺术市场蓬勃发展的现状和其具有的潜力。但这句话也包含了更多的可能性。

    毕竟,市场的未来并不等同于艺术的未来。

    ▲ 位于中环皇后大道中的H Queen's是香港第一座以经营画廊和生活概念店为目的的建筑。佩斯画廊和卓纳画廊的香港分部都将在之后入驻于此。(图片:H Queen's)

    2017年3月,YT新媒体展开“香港人文生活大调查”。我们邀请了10位与香港关系紧密的人,他们是艺术家、画廊主、收藏家,也是法律、酒店和地产行业的从业者,他们来自西方、香港,也来自大陆。通过他们的讲述,我们将共同亲历一座城市的转型,见证那里艺术文化图景的变化与发展。

    / Y T 原 创 未 经 允 许 不 得 转 载 /

    Contact Us

    contact@ytcreativemedia.com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email我们吧

    位置:首页 > 历史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堪称香港最壕地库豪车满地看看香港土豪开什么车
    堪称香港最壕地库豪车满地看看香港土豪开什么车

    国内的地库绝对要顶级范才会引起我们屌丝的注意,比如北京的银泰地库,绝对顶级中的顶级,迪拜也莫过于此,而Hong Kong的地库又会是什么样呢?一位昵称为Asa Meng Photography的街拍车友为我们展示了TA镜头中的Hong Kong地库豪车,让我们来一起领略下。

    香港买买买,你真的知道怎么买么?
    香港买买买,你真的知道怎么买么?

    不论你是走在潮流前沿的时尚达人,还是想寻觅气质独具的小玩意儿,香港都能满足你。你会邂逅友善的人们,贴心的服务,还有意外的惊喜。这些购物必去之地,快拿小本本记下~歌赋街-Homeless在歌赋街上有两家Homeless家居店...

    这些车在香港超便宜,为什么到内地就不同了呢?
    这些车在香港超便宜,为什么到内地就不同了呢?

    有很多朋友友问我,黄江车到底是哪来的?如何会这么便宜?选黄江车的时候。哪个年份的车性价比最高?颜色和价格为何差别很大等等这些问题。先说说车是哪来的。这个问题恐怕连黄江的拉客仔都不清楚,因为这些车都来自我们的“东方之珠”香港。

    他们曾是香港四大家族,李小龙母亲是第一望族的女儿
    他们曾是香港四大家族,李小龙母亲是第一望族的女儿

    一说到香港的四大家族,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想到是李嘉诚、郭得胜、李兆基、郑裕彤四家。没错,这几位现在在香港确实是四大首富,而且很多内地朋友都知道李嘉诚曾经是亚洲是第一首富(现在的首富不是马云就是王健林)。

    1949年毛主席为何不趁势收复香港?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1949年毛主席为何不趁势收复香港?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1840年,英国军舰一声炮响,洞开了古老中华帝国的大门。香港,从此沦为英国殖民地,长达百年之久。在抗战胜利的1945年,当时的蒋介石政府曾试图收复香港。但遗憾的是,由于国力式微,蒋介石收复香港的努力遭到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强硬反对,最终功败垂成。

    这个当年杀了空姐藏尸衣柜的男人,今天被内地移交香港!
    这个当年杀了空姐藏尸衣柜的男人,今天被内地移交香港!

    天网恢恢,内港不漏!2013年12月8日凌晨2时10分,大多数人还在酣睡的时候,香港警方及法医人员却开始了新的工作......这是一场谋杀案,死者是26岁的港龙空姐陈某某,生前与父母及胞妹共同居住在荃湾荃威花园寓所。

    看完《港囧》游香港,这才是香港游玩的美景地,拒绝购物
    看完《港囧》游香港,这才是香港游玩的美景地,拒绝购物

    小编语:你看了《港囧》吗?小编昨晚去看了,还是不错的哈。印象较深的是影片插曲里那些香港经典老歌,是不是也勾起了你怀念的那个香港的回忆呢?虽然香港爆发对我们内地游客不和谐事件,旅行君我对此非常气愤,但是对香港的美景和美食还是无法割舍的。

    “香港空姐尸藏衣柜案”嫌犯潜逃三年,深圳归案移交香港警方
    “香港空姐尸藏衣柜案”嫌犯潜逃三年,深圳归案移交香港警方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2月1日下午4时许,应香港警方请求,在内地被抓获的“香港空姐尸藏衣柜案”嫌犯莫俊贤,被押送至深圳皇岗落马洲大桥深港分界线,由广东警方正式移交给香港警方押解回港。重案组37号(微信ID...

    香港14K:国军是咱爸,国军:我并不认识你
    香港14K:国军是咱爸,国军:我并不认识你

    1949年我军如秋风扫落叶般,一路南下,追得国军四处窜逃。有一小搓国军就一直南下,跑到了香港。港英政府说国军既然到了香港,那你们要缴械,不然就离开。于是这一小搓国军就缴了械。缴械之后这些国军就在香港的大街上晃荡。

    香港女星做梦都想嫁的十大豪门太子爷
    香港女星做梦都想嫁的十大豪门太子爷

    ··一;林孝贤,香港老牌富豪林百欣的孙子,寰亚集团老板林建岳与前妻谢玲玲的公子。··二;向佐,曾经名叫向展平,香港娱乐界大亨、原永盛娱乐机构、现中国星集团老板向华强的公子。三;郑中基,香港娱乐大亨、原宝丽金集团及EMI集团、现金牌大风集团掌门人郑东汉的公子··四;

    他们号称香港的三大帮会社团
    他们号称香港的三大帮会社团

    一、和胜和。香港著名的社团,香港目前规模最庞大、最活跃的三合会组织。和胜和原属于成立于1884年的和合图,于1930年分出成为独立帮会,目前也是“和字头”派系(和记)的新主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和胜和成员接近十万人,主要活动在香港、澳门以及西欧、美国等地。

    不准骂她了,范冰冰才是年轻人学习的楷模
    不准骂她了,范冰冰才是年轻人学习的楷模

    据香港媒体爆料,大陆知名女明星赵薇已经通过“优才计划”申请成香港人,赵薇丈夫黄有龙已在香港买下亿万豪宅,一家三口已从内地搬来香港,方便让6岁大的女儿在港求学,还豪花5百多万名车供赵薇代步。让内地人获得香港身份证的“优才计划”果然是个香饽饽...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