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电影剧情片爱情片船舶建筑旅游景点购物

    黄专去世一周年,“死亡只是一种金蝉脱壳”

    2017年4月12日 来源: 深港书评

    广见闻,开心智,乐人生。这里是《深港书评》。

    书评君小Tips

    闲暇时不知道看什么书?点击“书单”给你推荐

    安静时不知道如何修心?点击“氧气”读点书吧

    寂寞时不知道如何排遣?点击“文化”查看文化动态

    ▽本期关键字▽

    黄专

    我不希望生后举行追悼会、告别仪式或任何类似形式的活动,死亡只是一种金蝉脱壳。

    ——黄专

    去年的今天,广州美术学院教授黄专因病在广州去世,享年58岁。作为著名艺术史学者、评论家,他的英年早逝,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巨大损失,让人不免唏嘘。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黄专就是新艺术的研究者、推动者与参与者。他很早就写出了研究中国现代主义艺术问题的文章,参与了推动现代艺术发展的《美术思潮》编辑工作,并从90年代开始策划与组织涉及当代艺术的展览。作为对中国古代艺术和中西现当代艺术均有深入研究的学者,黄专一直以严谨的态度面对艺术与历史,以亲身实践推动深圳乃至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对于一个去世的人,我们该如何怀念?OCAT的艺术家们用一个不同寻常的展览做了回答。为纪念黄专去世一周年举办的“金蝉脱壳”邀请展,今天在OCAT深圳馆开展,该展由艺术家王广义、张晓刚、隋建国、王友身发起,展示18位艺术家的约28件(组)作品。这些作品来源于黄专自1980年代中期以来具有代表性的学术研究及策展实践的成果,放置于作为发源地的OCAT深圳馆展示,以此缅怀和纪念。

    黄专去世一周年

    他推动了深圳乃至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星星画会”让他体会到独立思想产生的能量

    黄专最早是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出身,1988年硕士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史专业。作为著名美术史家、教育家、诗人阮璞的学生,黄专的研究涉及古代和当代两部分,他曾与严善錞共同撰写了三部重要著作,包括《当代艺术问题》《文人画的图式、趣味与价值》和《潘天寿》。

    △阮璞

    后来,黄专与杨小彦、严善錞、邵宏在1990年代师从范景中先生学习美术史,推动了贡布里希的研究,被外界戏称为“范帮”,为西方艺术史在中国的传播做了许多工作。

    △范景中

    黄专与当代艺术的结缘起始于“星星画会”。1980年,上大二的黄专在北京中国美术馆看到了“星星画会”的展览,他后来回忆说:

    它对我的震撼是难以言状的,甚至直到今天我还能依稀记得王克平、黄锐、李爽或是马德升作品摆放的位置,记得那份薄薄的、发黄了的油印展刊,也许是它第一次让我体会到独立的思想所能产生的能量。”

    1984年,经皮道坚介绍,黄专认识了正在武汉筹备《美术思潮》的彭德,并成为了这本杂志最年轻的编辑。在“85新潮”时期,《美术思潮》杂志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论高地。1994至1996年黄专又担任《画廊》杂志总策划,参与改版,这本杂志以开放的姿态成为了中国当代艺术非常重要的杂志。

    △ 《美术思潮》85年试刊号封面

    他的文字是近三十年新艺术史的思想文献

    2005年黄专开始着手于当代艺术家个案系列的研究,并出版“展览学术丛书”。另外他还出版了个人当代艺术评论文集《艺术世界中的思想与行动》和《当代艺术中的政治与神学:论王广义》;2014年起主编《世界3》艺术史理论书系,2015年起担任“何香凝美术馆——艺术史名著译丛”学术策划。

    与那些对资料和文献津津乐道的专家不同,黄专将他所知道的资料压缩在了思想的陈述中;与那些研究形而上学甚至就是玄学的哲学家也不同,黄专是从事实的分析中去提取思想。现在,如果我们不是极端的怀疑主义者,如果对新艺术的发展有一定的知识,应该承认:黄专的文字是我们了解和研究过去接近三十年的新艺术史的思想文献——其中无疑也包含着经过分析和消化的历史事实。”

    与只专注于学术与理论研究的艺术史专家不同,黄专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亲身投入到当代艺术的实践中。

    1991年,黄专南下广州,并同吕澎、杨小彦、邵宏以及严善錞等人一同筹划了1992年的“广州·首届九十年代当代艺术双年展”,黄专曾写道:“这个以‘市场’为名的展览不仅第一次大规模地调动了中国的民营资本,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中国现代艺术转向当代艺术的社会标识。”在之后,他策划了多项在当代艺术中举足轻重的艺术项目。

    为黄专调广美饯行 / 左起彭德、张志扬、皮道坚、萌萌、黄专、尚扬 / 1992年,图片来自黄专老师的微博

    自认不是批评家而是在做社会测试

    虽然自称进入了“被称为‘当代艺术’的名利场”,但黄专一直以独立的立场和实践行动介入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从1985年起,黄专通过写文章和策展的形式,从事当代艺术批评。但黄专自认不是批评家,他将自己在90年代以来所做的一些有限的工作视为一种 “社会测试”,而不是“批评”:

    1992年的“广州·首届九十年代当代艺术双年展”是测试艺术对商业制度约束的反应能力;

    1996年的“学术邀请展”是测试艺术审查制度与艺术合法性的关系;

    1997年的“何香凝美术馆学术论坛”是测试艺术与人文科学之间的学科关系;

    1994年到1996年间策划改版《画廊》是测试公共传媒与艺术的关系;

    1999年的“雕塑年度展”是测试艺术与公共化的可能性……

    黄专说:“这些测试尽管失败的居多,但往好里想,它们或许多少为当代艺术在本土环境的自由交流和发展提供了一些可资借鉴的教训。或者说,为真正的批评提供了一些材料。坦白地说,我对艺术发生和生产条件的兴趣远远大于对某个艺术家、艺术作品、艺术流派的兴趣,这也注定使我成不了批评家。”

    在他眼里,批评家的本分不仅在于对艺术品的批评,还在于对艺术的生产条件和生产体系制度的批评,而这两种批评都只能在与社会制度、商业逻辑和大众传媒的既对抗又依存的复杂关系中进行。

    △黄专

    坐镇何香凝美术馆 深度介入当代艺术史研究

    因此,黄专一直提出要建立一种长久的机制,他说:“我们的目的不是办一两个轰动的活动,而是建立一种新的机制,一种适合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机制。中国当代艺术家很多是在国外成名后,才在国内火起来。这是因为中国过去的艺术机制一直没有转型,当代艺术家在本土没有合适的机制,只能到国外去寻求发展。而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改变这种状况,建立一种本土机制。”

    这个机制在深圳一步步尝试建立,1997年,黄专受聘何香凝美术馆馆聘研究员、策划人,使这个地处深圳的国家级美术馆成为国内最早接纳当代艺术的公立美术馆。

    2005年,黄专开始担任何香凝美术馆OCT当代艺术中心主任,这是后来成长为国内重要独立艺术机构的OCAT(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馆群)的开端。在这里,他策划了一系列重要展览,用系统的展览、工作坊、研讨、讲座、刊物等不同形式,深度介入中国当代艺术史研究。用OCAT馆长栾倩的话说,他是OCAT的创始人,也是OCAT的学术灵魂。

    “死亡只是一种金蝉脱壳”

    对于一个去世的人,我们该如何怀念?这群人用一个不同寻常的展览做了回答。为纪念黄专去世一周年举办的“金蝉脱壳”邀请展今天在OCAT深圳馆开展,该展由艺术家王广义、张晓刚、隋建国、王友身发起,展示18位艺术家的约28件(组)作品。这些作品来源于黄专自1980年代中期以来具有代表性的学术研究及策展实践的成果,放置于作为发源地的OCAT深圳馆展示,以此缅怀和纪念。

    展览发起人表示:“我们应该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去缅怀黄专,追思一个始终怀着逆时代而行的理想主义者,一个用超出常人的毅力和热爱去致力于建构某种高端价值的真实灵魂……有了某些共识后,于是开始产生了此展的最初想法。”

    最终,大家决定以最熟悉的展览方法,以30余年来曾经与黄专有过展览合作、自由自愿的艺术家组合,而非以常规性的主题艺术展览方式去完成这次纪念活动。

    这个展览如此特别,展览的主题不是因为一个共同的学术观念,不是因为美术史,不是为了市场,甚至都不是为了艺术——虽然它包含了某种艺术态度。而“金蝉脱壳”这个名字的由来,正是黄专去世前所写的《诀别的话》中的最后一句:

    尽管展出的作品被抽离了原来的策展语境和思维逻辑,但毫无疑问,它们就像一帧帧的电影画面,将我们拉回到那段严肃的、具有个人史学判断的展览史迹。黄专虽是用“参与者”的身份进入当代艺术领域,但他却强调要以“观察者”的视角与当代艺术保持一种具有“历史感”的观看距离,这是他策划展览与主持艺术机构的基本立场和态度。

    在他看来,这不是逃避,而是反思。因为他一直努力的就是“让当代艺术成为一种批判性的文化力量”,而要使当代艺术拥有这样的力量,恰恰是要用艺术史的眼光对它的图像和文献进行严肃的整理和研究。当然,这里也涉及到他在2008年思考的一个重要命题——当代何以成史?这是他策展、主持艺术机构和进行当代艺术研究的理论基础。

    借由艺术家自发组织的纪念展,艺术家和观众可以再次走入一位严肃的艺术史家的思想世界,并回望OCAT十多年来所承载的理想和使命的发展历程。在对黄专深表缅怀之情的同时,策展人希望更多拥有同样理想和热情的同人参与到当代艺术的研究和实践中来。

    亲可能,还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点击文字获取相关内容

    深港是起点 书评是风帆

    这里是《深港书评》

    位置:首页 > 历史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艺术家是否更容易做出不符合人伦底线的“罪行”?
    艺术家是否更容易做出不符合人伦底线的“罪行”?

    最近,好莱坞最“热闹”的新闻要属顶级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侵案件。《纽约时报》一篇文章曝光韦恩斯坦的性侵罪行之后,陆续有不少女演员站出来,讲述相关经历,而被明指或暗爆的“罪行”施行者,不少都是好莱坞大名鼎鼎的导演。

    凤凰艺术|今天艺术家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凤凰艺术|今天艺术家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今天的艺术家面临着什么?10月,整个伦敦沉浸在艺术氛围之中,一年一度的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Frieze London)于10月5日至8日在伦敦摄政公园举行,为人们带来了31个国家的160多个画廊参与的重量级艺术盛会。

    深圳再诞生一个腾讯有多难?
    深圳再诞生一个腾讯有多难?

    深圳是一座互联网城市么?“是的,有腾讯。”然而在腾讯光环之下,深圳有在这一轮互联网浪潮中落后的危险。典型表现是青黄不接。深圳有了7家世界500强,但是在腾讯、迅雷之后,深圳多年没有出现拿得出手的互联网公司了。

    死活要在深圳定居,300万只够买50平的蜗居房,真憋屈!
    死活要在深圳定居,300万只够买50平的蜗居房,真憋屈!

    我跟老公在深圳打拼多年终于有点存款了,老公说在深圳这边买一个房子方便点,我觉得这边的房子实在太贵了,还是租房吧!最终我还是被老公说服了!50m花了300万!想想都觉得不值!进门是一个独立的小型鞋柜两室一厅!

    你懂个鸡巴当代艺术
    你懂个鸡巴当代艺术

    一个外国小哥骂当代艺术的视频在朋友圈、微博被广为传播,一些国内靠写点艺术家段子的傻逼感觉有老外帮忙开口了,赶紧跟上怒喷当代艺术。事实上他们喷的那些根本就不是当代艺术。那些抽象、极简的绘画属于现代艺术,至于装置、行为则属于后现代艺术。

    2017艺术前瞻|不确定性与本质回归
    2017艺术前瞻|不确定性与本质回归

    而即将到来的2017年艺术界可能将迎来的是一个新的转变之年2016年也许正如同本年度举办的圣保罗双年展主题“生存的不确定性”(Live Uncertainly)那样未显示出清晰的路线。而即将到来的2017年可能将迎来的是一个新的转变之年...

    给霍克尼80岁最好的生日礼物:泰特不列颠为其举办创作60年回顾展
    给霍克尼80岁最好的生日礼物:泰特不列颠为其举办创作60年回顾展

    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的展览“霍克尼:创作六十年”全面回顾了霍克尼60多年来的艺术创作,从他6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到近期在加州创作的画作以及数字艺术作品。展览将巡展至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两大世界重要艺术机构,作为大卫·霍克尼80岁生日之年的最佳献礼。

    那是一个把人当畜生展览的时代
    那是一个把人当畜生展览的时代

    1934年,加拿大一个挣扎在温饱线的家庭诞生了5胞胎。要知道这事在医学上的概率为5500万分之一,当时引起巨大轰动。不过这次轰动却成为5胞胎的噩梦——在此后的一生中,这5胞胎都像动物一样供人展览。5胞胎周边产品海报在推动这样的“活人展览”中...

    现在深圳学车要多少钱?2016深圳学车费用
    现在深圳学车要多少钱?2016深圳学车费用

    现在想要学车的小伙伴越来越多,但是由于大家都是第一次考驾照,所以对很多考驾照的细节都不太了解,想问的问题有很多,尤其是大学生,首先最关心的肯定是钱,毕竟如果价格太贵,期末就只能吃土了。所以今天就来为大家详细讲一下现在深圳学车的收费情况。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深圳东莞广州生活原来有这么大差异!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深圳东莞广州生活原来有这么大差异!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广东这几个相对比较发达城市的生活原来有那么大的差异!语言广州:以本地人居多,语言以广州话(粤语)为主,广州人常用的口头禅:叼!深圳:本地人真是比较少,主要是客家人!龙岗,大鹏这些区的本地人主要客家话为主...

    37年前深圳老照片,那时房价不及现在千分之一
    37年前深圳老照片,那时房价不及现在千分之一

    深圳市,又称为“鹏城”,位于中国南方珠江三角洲东岸,是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经国务院批准于1980年8月26日正式设立。全市土地总面积为1953平方公里,其中,经济特区面积为395.81平方公里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亲自倡导设立的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

    一组老照片,见证了深圳奇迹般的发展!
    一组老照片,见证了深圳奇迹般的发展!

    1980年罗湖火车站80年代的的劳动工人用他们的汗水给我们开启了幸福的第一站。1982年深圳梧桐山1982年上海宾馆附近,远处正在兴建的大楼是深圳建造的第一个高楼——今日的电子大厦,那时候深圳宾馆还未动工,远处就是梧桐山。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