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建筑金融品牌电视名博人物名家旅游

    马未都:希望中国多一些居下临高的慈善家

    2017年4月14日 来源: 中国慈善家

    1.jpg

    撰文:白筱 摄影:张旭

    文物收藏市场很火热,文化太冷清

    《中国慈善家》:国际上很多大企业家都在做收藏,中国富豪群体似乎对文物和艺术品本身还没建立起兴趣。

    马未都:欧美一流的企业家全都收藏,美国哈默画廊,所谓画廊就是美术馆,卡内基捐了很多图书馆,盖蒂的世界级博物馆、弗利尔美术馆、沙可勒美术馆等等,都是自己捐的。这是一流的人留下的文化建设。华人地区都不收藏,李嘉诚、霍英东,一流富翁没有人收藏。二流富翁也都是到二流边缘了才见到有收藏,但也都在生前卖掉了。比如说徐展堂,状况不好时卖了一部分东西,去世以后东西全都散了,现在国际上留下的就是加拿大皇家安大略省博物馆有徐展堂馆,还有上海博物馆的徐展堂馆,东西不是他的,但是他捐了一笔钱,当年捐100万美金命了个名。

    《中国慈善家》:很少有系统和深入的?

    马未都: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中国的一流富翁有系统的收藏。收藏不是说你在慈善晚会上举手买一个特贵的,也不是说你在世界拍卖场上花几个亿创个世界纪录,这都不叫收藏。

    真正的收藏,第一,你是否有专业团队,只凭兴趣是不可能的。咱们都还没有。第二,就是你是不是内心真地喜欢?而不是喜欢背后的钱。有的企业家说收藏,让他直接把画上的字念一遍,都念不下来,那不叫收藏,那是一个财主。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都做不到。不是个人不好,是整个社会环境没有基础,只有下一代人才会出现。

    还有就是社会文化和法律环境等等因素,才造成西方都是一流的企业家和一流的收藏,而中国没有。我们不说未来,现阶段,我们跟西方人包括理念在内无论哪个层面相比,都要低。你肯定对基金会很熟,我们基金会的理念跟人家没法儿比。

    《中国慈善家》:我国公益慈善基金会发展还比较弱,从数量上看就存在巨大差距,总量也才5千多家,文化艺术类的更是凤毛麟角,确实严重缺位。

    马未都:五千家还净我这种的,韬光养晦的,不敢动,没法儿动,动就犯错。而且最冤枉的是什么?内心想做这个好事,结果一直做不成,做不成就特恐怖。

    《中国慈善家》:所以短期内来看,我国的民间收藏文化发展还挺悲观的?

    马未都:对,商业这块肯定会很热闹,一直有人弄,就是拍卖行。中国艺术品拍卖行超出全世界的总和,中国现有拍卖行拍出的艺术品,累加起来可能是全世界的艺术品拍卖的若干倍。

    《中国慈善家》:市场很红火,但文物本身的文化价值反倒很少被关注?

    马未都:大家都是看后面的,看那钱,不看文化,看的是文物、艺术品上面的表象,这是我最不喜欢的。

    我觉得挣钱的方法多了,除了经纪人,西方人都不愿意在艺术品上挣钱。所有慈善家,所有企业家都不在这上面挣钱。我老说区分收藏家和投资者的区别,就在于是不是生前卖藏品,西方大量藏家生前不卖东西,死了就无所谓了,后代人把它捐了。

    2017.3FMFD.jpg

    《中国慈善家》2017年3月刊封面

    有钱的人全都不仁,这种文化根深蒂固

    《中国慈善家》:从你收藏和见过的文物上面,是否也能看到中国慈善文化的痕迹?

    马未都:看不到,没有什么。中国历史上的慈善影响并不大,历来民间文化对慈善这种事都是持批判态度。

    比如说中国文化中的“假慈悲”“假善人”。看马三立的相声,讽刺假善人,这种传播特别厉害。中国所有人的行为逃不过文化的背景和框架,肯定在这个框架中做事,今天也是如此。你今天为社会捐钱不一定落一个好名声,哪怕偷偷捐,不信咱们偷偷捐一笔钱,一旦被散出去,马上就有人说这个钱一定不是好来的,为什么偷偷捐?所有人都会这么想。你大张旗鼓地捐,也有人会说你。怎么都不成。过去好多人墓志上都写着行善好施,施舍给人一点东西,过去是非常正面的词,但我们今天的施舍多少有点贬义。

    《中国慈善家》:难免有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马未都:所以中国古代文物看不到,因为文化上就没有。

    《中国慈善家》:以前还有很细腻的乡绅文化。

    马未都:对,没了。宋代养育三百年造好了,元代一锤子锤回去,明代养育三百年,刚弄得差不多,清朝一下子给毁了。中国就是反复,一个文化建设很难做到丰满、有规矩,挺难的,我觉得到今天文化都没有做得那么好。

    《中国慈善家》:北京观复文化基金会成立那段时间你说过,文物收藏给你带来的价值已经到了一个巅峰,再来可能就是负面的,会有哪些负面因素?

    马未都:我们中国人是很物化的民族,中国人认为一个人有价值没价值,都是拿钱来衡量,问你有多少钱。

    西方人不这么看,他们认为一个人的价值不仅是可见的财富,还有不可见的财富。比如说像乔布斯这样的人,一分钱没有人家也愿意用他,觉得这个人的脑子比别人强。

    文物虽然不能量化,但可以给大众一个公共量化的幻想,尤其这个幻想会变得特别大,人家就觉得你特有钱。我还看网上有人说,中国首富全加起来也没我有钱,这就是胡说八道!

    《中国慈善家》:说你有钱有什么不好?

    马未都:这种量化,尤其对财富的不确定性的量化,我认为会给我带来并不正面的一个判断。比如说判断一个人,我看网上有人说,他不黑的话钱怎么来的?全是这种判断。我们做博物馆,公开这事以后,大家都觉得,过去中国典型的文化叫为富不仁,孔子提倡仁,有钱的人全都不仁,这种文化根深蒂固。

    《中国慈善家》:所以问题在于你的藏品不易被估值?

    马未都:这点特别不好,我们不会像马云和王卫那样,马上有人说王卫值1300个亿,第二天一跌,剩了1100个亿,一天跌200个亿,他们是一个量化的数字,我们不能量化。从来没有人给我们估过值,具体值多少钱。如果人家给估过,说我值30亿,觉得也没多少钱,我倒好了。所以我觉得可能给我的好也就到头了,剩下就开始有各种负面。

    《中国慈善家》:文物收藏给你带来了知名度,但这有可能会反过来伤害到你?

    马未都:我在上百家讲坛之前也有名,我有时候开玩笑,我说我年轻时就是网红,这有什么的。所以我对成名的感受不怎么强烈,我年轻的时候红过,有过那种谁都认识我的感受,所以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我在《百家讲坛》的节目播出的时候,有人上来就说我大器晚成,我说你不能这么小看我,我二十几岁就有名,我怎么落一个大器晚成?收藏文物成名没给我带来什么心理上的变化,惟独的变化是更多人关注到这个领域,所以有人说,这十年来大众收藏完全就是我在《百家讲坛》讲后造成的,《百家讲坛》当时是巅峰时刻,而且这个领域,过去大家都觉得深奥莫测,不知道怎么弄,突然来一个人把这事差不多说清楚了,公众就觉得有意思,就介入。这十年可能是中国文物业或者收藏业发展最快的十年,所以跟着法规也都出了,有人认为是我给推动发展的。

    同时我说,到达一个巅峰的时候,更多人会来关心,当然有一部分人关心你的知识,人家买你的书,听你的课,更多的人会琢磨你能值多少钱。

    《中国慈善家》:网上也有关于你的负面信息,比如抱怨观复鉴定藏品收费高。

    马未都:如果我一开始为了挣点钱就借着百家讲坛忽悠,多少不敢说,但是肯定挣钱,但我不想做这个事。我在公众面前特别注重,你要不提我根本想不起这话来,可能这些东西都是警告我,所以我不谈钱,负面相对就很少,个别的都是不成文的个人攻击。比如我这儿鉴定,每个月有一到两次鉴定,鉴定的时候有人来一个“大假活”(仿品),让我给毙了,说这个东西是新的。他在网上攻击我,说我靠这个发财赚钱,说鉴定一个给800块,我说你真不知道我们怎么挣钱,我指望这个就死了。

    《中国慈善家》:你从不在你的节目里给文物估价,不谈钱,也是因为想到出现负面因素的可能性?

    马未都:我没有让负面更多地出现,就是因为我特别谨慎地在做这个事,比如我继续做公众教育,永不谈钱,我在公开的场合下不谈钱。我在广西卫视做了七年《收藏马未都》,包括《百家讲坛》播出以后,整个过程中,很多台都来找我,想做这种节目,因为在所有公共的专家中,我影响最大,当然人家愿意用我。但他们都要谈钱,谈钱的节目我一概不去,很多谈钱的节目我帮个忙就撤了。我就致力于自己做的这件事情。

    3.jpg

    观复博物馆展出的清乾隆粉彩百花锦地十二花神夔耳大瓶,画样一片国富民丰之象。

    公益慈善应该居下临高

    《中国慈善家》:现在中国企业家逐渐开始关注文化教育领域,比如腾讯的创始人之一陈一丹,专门做教育,至今投入逾40亿,这是一个挺好的现象,可能未来中国富豪巨捐关注的领域会更多元。

    马未都:这个人我知道。只是现在多数富豪企业家还没这个意识,还是在“齐家”的概念上打转,他们老认为捐款一定要有对应的好处,西方人认为捐款要好处是一个很丢人的事。

    假设有大企业家,真的是想处理财富传承的事,我可以帮他做得非常荣光。今天在美国记得下来的企业家,都是因为他在文化上捐过钱。比如王安,美国电脑公司创始人,华人。他巨有钱,电脑大王,但因为电脑变革转型没把握住,被淘汰了。如今他在美国惟一剩下的痕迹,是他当年有钱的时候捐过三个图书馆,叫王安图书馆。

    邵逸夫是一个娱乐大王,一百多岁去世了,他如果不给学校捐这些“逸夫楼”,死后不需过百年,二十年人们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再说也没有用,说当年一个娱乐大王,娱乐大王有什么意思?都没意思。

    《中国慈善家》:所以世界上很多富豪捐出财富选择了文化艺术领域。

    马未都:一定要留有文化的痕迹,美国人富翁一级的都有这个痕迹。我跟马云还聊了聊,马云说退休了跟我混。但我觉得他们的生活都会被纷杂的世事干扰,还都没有想到这个。

    《中国慈善家》:国外大量有文化积淀和传承的家族建立家族基金会,对文化艺术兴趣浓厚,中国还没有这样的家族形成。

    马未都:对,没有。中国我觉得也形不成,因为一形成马上就革命,就没了,就改朝换代了。

    中国的慈善还是居高临下,救济型的,大部分钱是给低于他的地方。比如说地震、水灾,还有救济病人、孤残儿童,全是居高临下式的慈善。我希望有一天中国多一些“居下临高”的慈善家,你要端着钱给文化。

    美国就是这个状况。美国很大部分人是把钱捐给大学和博物馆,都是居下临高。在美国捐款,不管捐多少钱,要审查你的钱的来历,中国人肯定就不干了,捐钱还要审查?在美国很自然,审查完再捐给某一个大学或者博物馆。

    我们现在这类居高临下的公益慈善,某种程度上放缓了社会救济制度的发展。

    《中国慈善家》:不只是政府责任,是社会方方面面的合力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

    马未都:是这样。你看中国一出大事,就是中央电视台来一个晚会让大家捐钱,捐钱不解决根本问题。你看看我们最近这些年灾难性的大事,汶川地震、天津滨海新区大爆炸,一个是天灾,一个是人祸,这两个特别典型,享受多少社会的保险救济,都不足1%。天津好几万户,据说有家庭财产保险的1%都没有,汶川更没有,山区更没有这个意识。

    西方不同,自然灾害一来,保险公司全冲上去了,靠社会制度去救济,我们是靠捐款。汶川地震之后,为什么玉树地震捐款就不如汶川?大家疲了,连续这么地震就受不了。

    《中国慈善家》:或多或少会消耗公益慈善热情。

    马未都:对,消耗热情,很好的一个词。还有一种就是这种救济是谁赶上谁合适,谁不赶上就不合适。比如有的富翁碰见一个白血病患者,捐几十万块钱,这个白血病患者有救了,你知道有多少白血病(患者)是没救的?都碰不到这个好事。所以我认为,慈善一定不能成为遏制社会制度发展的绊脚石,现在一有事就让你捐,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大力宣传国家和社会的救济制度。比如汶川这种事,天津这个事,所有的媒体指向应该探讨如何建立完善的社会救助制度,而不是要宣传个人的捐款。

    像我们古代,比如宋代,过年时穷人过不了年关,有钱人把碎银子拿纸包着,让下人挨个搁穷人窗台上,完事走人,都不愿意去暴露。我们现在需要一代人,把居高临下的态势改成居下临高,而我们催生社会的各种救济制度,比如医疗制度。

    不久前国家主席习近平说了,现在有两千万家庭因病致贫,这种情况就应该有国家救济制度,碰到这个事国家要给钱,不能让你变成很贫穷的人。我觉得标准式的医疗救助没有多贵,就是常规的救助就可以了。他死了,让他有尊严地死,不能让他背负债务。

    我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的慈善要居下临高,所以我从我做起,我觉得我做博物馆就是居下临高。

    《中国慈善家》:问题是观复博物馆只有你来居下临高并不足够,除了极少数朋友的支持,未来一定需要更多包括政策上的支持。

    马未都:我们计算过参观成本,现在门票50块,我们马上要把票统一到各地的博物馆都是100块钱。每个进到观复博物馆的人,你不要认为你拿100块钱进来亏了,觉得很贵,其实你花100块,我们补贴200块钱给你,也就是说你看到的景象是300块钱造成的,等于我资助了你。

    进国家博物馆,你认为你没花钱,你把国家博物馆财政拨款除以每年的门票数,我估计,国家博物馆免费的去掉,一个人没500块钱下不来,很多钱。咱们国家对官办博物馆补贴是巨大的,而且还有好多不算钱。如果按照商业的运行法则,国家博物馆参观费,一个人至少得2000块钱。占那块地儿不算钱,盖房子不算钱,很多公务人员是派来的不算钱,到馆长一级的酬劳都是行政上掏钱,什么都不花钱。如果这些全需要花钱购买,国家博物馆这样等级的馆长在美国每年上百万美金年薪。现在这些钱都是国家给的。真计算成本挺高,很多人不知道。

    《中国慈善家》:这么对比起来的话,原本体弱的私立博物馆反而没得到支持。

    马未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全世界的博物馆都有经营难题。

    《中国慈善家》:从资金支持的角度来看,近些年,中国富豪巨捐越来越多,几十亿上百亿的都有,好多企业家也在交接班的阶段,财富传承是个问题,未来这些财富或许会关照到私立博物馆。

    马未都:你所说的富豪巨捐,很对,但我想没有这么快来,我认为中国未来大额的善款最终是向博物馆倾斜和大学倾斜。

    我原来认为,10年到15年以后,中国很多善款无去处。我刚才其实说了挺重的话,就是慈善家的慈善行为不能成为抑制社会制度建立的因素,导致正常的事没人去做,一出事就找人捐款,这肯定是不对的。

    有时候我们在倡导捐款的同时,把导向弄歪了,不应该如此。希望我们的慈善多些居下临高,不要都是居高临下,什么时候这个态势改了,才是真正的慈善。至少要放平,全球都是如此。

    本文选自《中国慈善家》2017年3月刊

    如需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授权”

    位置:首页 > 历史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哪个瞬间让你觉得读书真的很有用?
    哪个瞬间让你觉得读书真的很有用?

    这个问题我必须回答!我出生的地方是个农村,并不是要贬低农村人,因为我也是农村人,但是有些事你不承认不行,没文化没素质真的特别可怕!?先说邻居们吧,因为我从小就是乖乖女,所以他们对我倒是没什么说法,但是我发小就属于那种比较叛逆的人...

    青楼名妓文化与美食鉴赏:当此际,轻分罗带,暗解香囊
    青楼名妓文化与美食鉴赏:当此际,轻分罗带,暗解香囊

    青楼一词本义,原是指显贵家的崇华精致楼阁,或泛指豪华奢丽的楼房。中唐以后,“青楼”一词出自士人之口,便有特指教坊——唐之妓院。李白《在水军宴韦司马楼船观妓》诗有句:“对舞青楼妓,双鬟白玉童。行云且莫去,留醉楚王宫。

    何道峰:美国国家公园公益个案对中国慈善家的启示
    何道峰:美国国家公园公益个案对中国慈善家的启示

    何道峰中国扶贫基金会前执行会长中国正行进在人类文明史上一个很难定义的阶段。以现代化经济尺度而言,中国正行进在从传统农耕文明向现代工商业文明转变的路上,中国非农就业的劳动力比重上升到60-70%之间,城镇化居住人口超过50%,似乎再使一把劲,中国就能跻身于现代化工商文明国家之列。

    濮阳警方重拳治理文化路站街女现场,卖淫女房内竟有逃跑暗洞
    濮阳警方重拳治理文化路站街女现场,卖淫女房内竟有逃跑暗洞

    11月3日,在大濮网曝光文化路“站街女”当街招嫖现象后,孟轲警察分局立即部署,组织了30多名警力分3个行动小组对文化路小巷进行大规模整治,清理查处沿街招嫖女子。行动中,共清查出租屋40多家,盘查各类人员60多人次,端掉涉嫌卖淫窝点10多个,共抓获涉案人员6人。

    35位中国慈善家和29位美籍华裔慈善家共同的选择(附名单)
    35位中国慈善家和29位美籍华裔慈善家共同的选择(附名单)

    同为华人,中国慈善家和美籍华裔慈善家是否具有相同性?他们都是谁,他们的捐赠趋势、动因和兴趣是什么?如何鼓励并加强这类慈善行为?存在何种障碍和挑战?社会组织应该如何与他们沟通?9月21日,亚洲协会香港中心,“全球华人慈善行动”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初步回答了这些问题。

    王蒙:今天的中国需要怎样的文化自信
    王蒙:今天的中国需要怎样的文化自信

    演讲人:王蒙演讲地点:山东济南演讲时间: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我们要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最根本的还有一个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

    中餐和西餐的文化差异
    中餐和西餐的文化差异

    中餐和西餐无论说到哪个层面,都存在着太多的不同。今天小编就带大家了解下中餐和西餐的文化差异。中国和西方(以美国为代表)社会文化、历史发展的不同造就了中西餐饮文化的差别。有人形象地说:如果说中餐大餐文化像是一首混声大合唱,那西餐(大餐)就像是一支浪漫的小夜曲;

    吃货的天堂,全球16个最吸引人的美食美酒博物馆等你去打卡!
    吃货的天堂,全球16个最吸引人的美食美酒博物馆等你去打卡!

    1.可口可乐博物馆 喜爱喝可乐的你,一定要来这里参观一下!可口可乐新世界会向你展示全世界许多可口可乐的历史、怀念之情和独特的口味。比如有发现可口可乐配方的历史、可口可乐的销售和市场、全世界可口可乐大事记、可乐瓶身的艺术展示、瓶装可口可乐的历史、版权的出售。

    原来钱币收藏在大众生活中居然如此重要
    原来钱币收藏在大众生活中居然如此重要

    话说钱币收藏已成为大众的一个投资方向, 关注钱币收藏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们通常所指纸币收藏大致分为五大类:一是人民币,二是港澳币,三是民国币,四是中国古纸币,五是外国币。备注:我们今天谈到的钱币均为人民币。

    地图,不只是工具,也是文化
    地图,不只是工具,也是文化

    文/倪庆华按:本文原载《地图》杂志2015年第3期,原标题为《地图·文化·魂》,今标题为编者改。地图与文化是相伴而生的。更有意思的是,地图作为一种比对的对象,在对文化定义的描述中也占有重要的位置。美国人类学家克莱德·克鲁克洪指出:“人类学家对文化的描述可以和地图作个比较。

    为什么说研究鲁国历史,就是在研究中国古代正统文化史呢?
    为什么说研究鲁国历史,就是在研究中国古代正统文化史呢?

    鲁国,中国周朝分封的诸侯国,国君为姬姓,侯爵,首封国君为周武王的弟弟周公旦,当然,实际领命的还是周公的儿子伯禽。自从西周开始到战国时期被楚国灭亡,鲁国的历史也有七八百年左右。不仅如此,由于继承了周朝的正统礼节...

    14岁女孩白手挣了100万,全做慈善,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善良
    14岁女孩白手挣了100万,全做慈善,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善良

    真正的贫穷,不是没有钱而是没有能力去付出她叫沈芯菱,一个出身贫寒的台湾八零后女孩。在很多人眼中,她是个天才:14岁就赚到了100万,20多岁被写进台湾的教科书,而这些,还只是她的冰山一角。在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获得巨大财富后,她选择了付出,帮人们寻找光亮。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