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建筑电影足球球星旅游景点北京爱情片

    中国最好的美术馆发不起工资?艺术圈一姐含泪告别...

    2017年4月15日 来源: YT新媒体

    艺术圈一姐宣布辞职,她仅用9年时间缔造了中国最好的美术馆就在一个月前,她还说:北京不能再失去一座美术馆了,只要自己在,就不会让UCCA关门。薛梅宣布离职后,首次面对媒体接受视频专访。

    薛梅宣布离职后2小时,通过YT向她奋斗了9年的UCCA告别

    2017年4月14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正式宣布首席执行官薛梅离职。就在一个月前,薛梅还借助媒体表达:北京不能再失去一座美术馆了,只要自己在,就不会让UCCA关门。至此,2016年6月30日尤伦斯夫妇宣布的UCCA转手风波逐渐水落石出。

    薛梅的离开,意味着UCCA一个时代的结束。2008年,她加入UCCA,出任尤伦斯艺术商店总监,2011年被任命为UCCA首席执行官。在薛梅九年的UCCA生涯中,她率领的团队将UCCA打造成为最具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当代艺术与文化机构。

    UCCA作为中国当代艺术坐标,经历各种风波在中国运营十年;而薛梅在过去9年,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激情、快乐和痛苦留在了这里。在“转手风波”背后,她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她如何看待整个事件?是什么原因让她选择在这个时刻离开?她又怎样评价尤伦斯夫妇与UCCA?这九年,她最问心无愧的是什么?她的遗憾是什么?薛梅,将如何告别?2015年4月14日晚8点,在薛梅位于北京的家中,YT CREATIVE MEDIA云图CEO徐宁,代表YT新媒体对薛梅进行了独家专访。

    YT新媒体独家专访薛梅

    采访实录

    1、转手风波

    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YT:2017年3月,你还通过媒体表示“北京不能再失去一个美术馆了”。你带着UCCA团队一直坚持,表示只要你在就不会让UCCA关?。现在你决定离开了,是不是对你个人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May:当时我在接受那个采访的时候,心里充满了很多无奈,所有的外界对我们冷眼旁观,业内有很多朋友想伸出手来帮我们,但是又不知道如何来帮,我觉得那是我的一种呐喊,在困难重重的情况下,我能做的就是站出来发声。

    目前来看,困难是过去了,我觉得UCCA是不会关掉的。我说过,“这个城市不能再失去一座美术馆”,今天我在想,那篇采访对于我来讲蛮重要的,从最初特别年轻进入UCCA一直到最后,我提出了辞职,我觉得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UCCA的这几位馆长田霏宇、尤洋可以将这杆大旗继续扛下去,UCCA的未来会越来越好。

    薛梅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YT:你曾经告诉我们,UCCA是你生命的一切。因为你在这里工作了九年,你的青春、人生、快乐、痛苦,你这九年的故事都在这里发生。什么时刻、因为什么,让你作出了最终离开的决定?

    May:客观来讲,在某一方面我可能还是比较天真、执着。在整个买卖过程中,很多信息我不得而知,毕竟所有的买卖过程都是由投资银行在驾驭,被蒙着眼往前走的情况实在让我觉得很艰难,这是促成我离开的一个很大原因。

    尤伦斯夫妇(Guy &MyriamUllens)

    YT:UCCA转手风波,从2016年年6月30日UCCA与尤伦斯先生发布的联合声明开始,声明说尤伦斯先生已步入80岁高龄,希望将UCCA托付于新的艺术赞助人,这场风波持续了近一年,可否从你的角度,简要概括这件事的整个过程?

    May:我觉得尤伦斯先生只是有一个想法,他确实是年事已高,我跟他相处时间很长,对他以及整个家庭的状况比较了解。他就是觉得UCCA不会关门,也不想轻易转让给另外一个人,他就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接替自己的人。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消息可能被一些不专业的人泄露,导致他手足无措,他不得不去应付很多尴尬,接下来就是所有负面的消息。因为UCCA在国际上的重要性,导致大家对此事的关注度极高,我们看到愤怒,看到很多人在静观,很多人停止支持改用中立的方式来看待这件事情——无论怎么样,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对UCCA的援助之手。

    YT:相当于尤伦斯先生要转让UCCA的运营权。所有人都有一个问题:UCCA可以转让的是什么?

    May:对UCCA,尤伦斯夫妇确实倾注了很多财力和心血,没有他们当时突发奇想、大胆决定,是不可能将4个破破烂烂的厂房变成今天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一个值得我们骄傲的包豪斯美术馆。除了建筑,还有馆内的设施、软件、团队,9年来一直在投入。

    从798俯瞰UCCA的前身建筑面貌

    第二个方面是这么多年打造的品牌,前赴后继所有UCCA人为这个馆付出,在我看来我们这些专业的职业经理人与团队,付出的是生命,这是常人不能够体谅的。

    YT:在你看来,UCCA最有价值的又是什么?据我所知,尤伦斯先生做出这个决定,你并不是最先被通知的人,你当时的反应是什么?做了什么?

    May:这个事比较突然,他在跟别人聊天的过程中泄露消息,媒体先发布,我不是第一个知道的,当看到这个新闻时,我们内心都非常痛苦。

    我今天想起来,我会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处理。当时我在电话会议中非常愤怒,冲他们大喊大叫;但是最后我平复了,他希望能够收回一部分自己的投资,来处理自己家庭的事情,他毕竟老了。我理解他。

    YT:按照最初的计划,UCCA希望将经营权转手给新的机构或个人,UCCA团队继续维持运营。这个计划在什么时候执行不下去?

    May:事情越来越不明朗,很多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只能继续向前走。当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的时候,没有任何消息我可以听到的时候,我觉得是时候要离开了。

    YT:你做过很多尝试和努力,但是为什么这些消息到不了你这里?你是最了解UCCA的人。

    May:毕竟我是一个经营者,这个地方不是我的。我觉得尤伦斯先生所有的安排是有他的道理的,投资公司在做买卖的时候也有自己的方法,在很多方面他可以不跟运营团队交流,不跟我交流,这可能就是导火索吧。

    YT:这个导火索发生的时候,正好是UCCA非常重要的一个展览“劳森伯格在中国”,接下来你做出的第一个努力就是在2016年9月19日推出了曾梵志在中国最大型的个人回顾展。我知道曾梵志也是你个人的好朋友,为了这个展览你们准备了三年。当时,为什么要咬牙将这个展览做下去?

    May:当我听到转让的消息泄露以后,第一个想法就是跟田霏宇商量,我们要将听到的消息转告给曾老师,他毕竟是在国际上非常知名的艺术家。他做这个展览,选择UCCA,他认为这是一个很严肃的机构;我们出了这么不严肃的事情,我们有必要告诉曾老师。

    “曾梵志:散步”展览现场 ?曾梵志工作室 2016

    我跟曾老师讲这个事情,就说尤伦斯先生马上要发布一个声明,他确实想卖这个地方,你还愿意在这个地方做展览吗?跟曾老师交流十来分钟,他非常坚定地说“我还要继续做这个展览”,没有说一句“容我想一想”。我蛮佩服的,也很感谢他,如果在这个时刻没有这个展览的话,负面消息会继续下去。这个展览最后将所有的负面消息扭转为正面的。

    YT:一方面是曾梵志老师选择了继续信任这个地方、信任你的团队,另一方面你也是赌上了别人对你的信任,你的勇气来自于哪?

    May:我就是赌一把。我当时在想,最好的危机公关就是我不去说。我在UCCA的这9年一直是这样做的,无论外界如何去说,我会用行动来告知所有的一切,危机公关我是最擅长的。

    我赌的是,我要将整个展览从市场、公关到品牌合作、所有的公共项目,甚至网上售票、衍生产品等等都完成到最好,每一步我都亲自参与。我就是要看一下我到底可以怎样?我要让所有人知道UCCA能给大众带来什么。

    “曾梵志:散步”展览现场 ?曾梵志工作室 2016

    YT:曾梵志展览成为2016年中国最盛大的一个艺术展览,从名人名流到大众,它都成为一个重要的文化事件。但这一切,没有改变在你离开前UCCA都没有找到下家的事实。你觉得这中间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

    May:在春节的时候,我多多少少还参与到一些买卖的过程中,给对UCCA感兴趣的买家积极筹备资料。另外,我给自己多一些时间,规划自己的未来。我想离开尤伦斯可能是从春节开始的,只是那个时候只有20%,现在彻底要离开尤伦斯了,我有一个更好的机会。

    我有一个感觉,我认为我的离开,让未来接手UCCA的人脚步更快了,这是一件好事情。我在跟尤伦斯先生谈离职的时候,可以从他话语中了解到,他一直在努力,而不是去随便找一个买主,他还是会找一个对当代艺术真正热爱的人,所以还是蛮开心的。现在还是在谈判阶段,越是这样保密,谈判是越加紧凑的,尽管我没有被告知,我已经离开了,但是UCCA的未来肯定会特别光明。

    2.最后时刻

    YT:到2017年3月,UCCA举办“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时,我知道,UCCA已经没有任何资金去做展览,甚至发不起工资,你当时知道这是你在UCCA的最后一个展览吗?

    May:我有一个特别奇怪、特别强烈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我做的这个展览可能是最后一个展览。因为真得没有一分钱,我带我们发展部的几个同事去筹钱,最后都是向我最亲的朋友们筹来的。当我向周围的朋友开始筹钱的时候,我深深地感觉到,这肯定是我最后一个展览了。因为我已经用尽了我所有的资源、用尽了我所有的友情在做这个展览,对于我来讲,这已经到头了。

    UCCA“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 2017”展览现场

    YT:我记得有一天去拜访你,看到你负责筹款的同事韩纵,给他认识的每一个人打电话,筹到一笔打一个勾,像是在打一场不会胜利的仗。最后时刻,你靠什么在凝聚团队?

    May:我刚才一直在讲,我可能最舍不得的就是UCCA的同事,我一个人是干不了这些事的,没有这样的情怀,也没有这样的精神,影响是互相的,我特别幸运能跟这些人在一起,我们觉得我们所做的是有意义的。

    但是这些90后的小孩都是有社会责任的,这是特别了不起的。有这样的同事每天吸引我,让我有动力不断地想尽一切办法。

    YT:按照你的能力,完全可以组织财团进行以你为核心的管理层收购,UCCA也有机会保持现在的品牌和模式,继续运营下去,这个设想为什么没能实现?

    May:尤伦斯先生自有安排吧。

    YT:虽然最后钱也筹到了,展览也顺利开了,但是你面临着一个事实,就是每个人都觉得UCCA撑不下去了,你的团队开始陆续有人离开,这对你是最煎熬的时刻吗?

    May:最煎熬的时候就是我自己要去做决定了。这么多年周围一批一批同事,好不容易培养一段感情,你不断地跟别人去告别,这九年来我熬走了所有人,这一次总算是把我自己熬走了。

    UCCA的品牌在这儿,每个人都会有走的时候,UCCA好比一个黄埔军校,今天这么多美术馆雨后春笋般,我非常欣喜看到这么多同事都在重要的岗位上工作,发挥着尤伦斯的精神,这不就是我们已经成功了?

    YT: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你很辛苦,你的无奈。但很少看到你表现出柔软的一面。直到有一天,你发给我一个视频,是UCCA团队回顾这一年,同时感谢了很多人,艺术家、赞助人、观众,特别是感谢你的团队。那一天你哭了?

    May:我这一辈子很少有人看到我哭,但是真的从去年6月份开始一直到春节前,我基本上一天要哭好几场,我觉得这不太像我了,我知道所有这些表现注定我今天要离开。

    我觉得太多的生命以及感情投入在了这个地方,而忘掉了自己到底是谁,没有自己的生活,这其实是非常不健康的一个状态,我基本上就差吃和住在那个地方,所有的都是围绕着那个地方——直到我母亲去年生病,这对我打击是很大的。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学习如何将自己剥离几乎用生命在经营的一个地方,这是我从去年开始一直在做的。

    YT:这种哭是很艰难要做决定的压力?还是什么?

    May:我觉得可能不是压力,我这种人好像越有压力,越战越勇,反倒可能是怜悯自己,这是最糟糕的。我周围以前的老朋友基本一个都不在了,经常我会问朋友,为什么不跟我联系?我们一起吃个饭?所有的朋友都说,你忙,谁敢叫你?周围连一个老朋友都没有了,而你周围的朋友却是自己的同事,这是很糟糕的一件事。

    YT:这个过程,你也看到了很多人情冷暖,这些会伤害到你吗?

    May:我觉得我可能应付不了,对我来讲,这9年来最让我难过的就是,你去栽培的一个你认为非常好的员工,却经常莫名其妙在背后诋毁你,或者是被一些朋友中伤,这是我最难过的。还有一个就是,团队每两年走一批自己很亲近的人,就好比一次分手,我会难过很长时间。

    3.闪光时刻

    YT:我还记得2007年,UCCA经过几年筹备,在北京798开幕的盛况。开馆首展是“85新潮:中国第一次当代艺术运动”。徐冰巨大的的《天书》挂在UCCA大展厅。那是人们想象的美术馆与中国当代艺术。那是当代艺术最好的时光。回到2007年,你在做什么?

    May:当时我是在帮乌里·希克(Uli Sigg)做CCAA2008中国当代艺术奖的筹备。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UCCA副馆长叫秦思源,我第一次进入UCCA展厅的时候基本上都没有人了,我是走后门进去的。看完整展览非常震撼,尤其是站在黄永砯用洗衣机搅出来的碎纸末做的沙发前,非常震撼,我觉得那是我看过最好的一个展览。

    当时好像没有人说过这个美术馆,大家一直觉得他们很有钱。但是回顾一下,他们其实不是有钱,而是一直不遗余力地去做最好的展览。我觉得今天中国所有的美术馆应该回顾过去看看,UCCA是一个很好的教科书。

    2007年,UCCA 开馆展“85新潮:中国第一次当代艺术运动” 《爬行物》黄永砯 装置1989

    YT:2007、2008年之前,你的职业经历都是跟公关和奢侈品有关系,当时艺术吸引你的是什么?你对当代艺术的理解是什么?

    May:大家可能不太清楚,其实1997年、1998年我因一个偶然的机会介入到艺术。那个时候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是艺术家,最后我认识了他周围所有的朋友。还有我的一个妹妹,从小学艺术,毕业以后一直跟着一个艺术家做助理。我非常非常喜欢艺术,我一直觉得跟艺术家在一起精神得到绽放,特别愉悦。这也是为什么我最后放弃了所有的奢侈品,然后自己开了一家公司,最后加入了非盈利艺术机构。

    我对于艺术的敏感度很早就培养起来了,只不过是没有经过科班培训。因为没有读过专业的艺术院校,直到今天我还在非常努力地学习,每一个展览,每一个艺术家。

    尤伦斯艺术商店在薛梅看来更像一个“实验室”

    YT:2008年,你认识了当时UCCA馆长桑斯。在公关总监和尤伦斯商店之间,你选择了后者。你靠自己的力量把商店从零做到了年营业额近2000万元。什么时候你意识到,你的事业不是在798做一个美术馆商店,而是通过艺术与世界对话?

    May:第一,公关就是一个套路,但中国没有一个有意思的商店,不是奢侈品,就是杂货铺。我觉得我可以在商店里面发挥很多可能,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创造的人,这可能是我当时想做小卖部的初衷。当时洪晃一直在说,“你这个小卖部怎么样?你这个小卖部能不能改变一下?”

    我大概花了四个月的时间,就让它在财务状况上有了一个变化。我2018年3月加入,11月重新开幕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全新的中国当代艺术限量品以及衍生产品商店,并且孵化了大量的中国设计师。

    YT:2008年,当我所在的媒体采访尤伦斯先生时,他谈到了UCCA的未来——北京向世界打开的窗口,让UCCA成为艺术、时尚、创意以及美食的聚集地。那种为梦想奋斗的日子,应该也是你最快乐的时光。

    May:我觉得我在尤伦斯没有特别快乐过,从我进入商店的时候,做零售我经常带着大家去盘货,货又多,很多没有定价,我们也怕丢,几乎投入了全部的精力。从加入尤伦斯到现在,我从来没有轻松过,可能做商店总监会轻松很多,但是做CEO的第一年和第二年是很痛苦的,因为你要找到突破口。

    YT:作为一边谈钱和一边谈艺术的CEO,你怎样适应这个职位?

    May:交接期不到几天就上任,没有人带我,也不知道前途到底怎么样,你只知道有一个老板在欧洲,知道有一个帮他负责金融的人。没有人告诉我美术馆是怎样的,我也没有受过美术馆馆长的培训。我的经验基本是上来自以前在外国公司的公司运营理念。

    我突然发现UCCA现在怎么还要花这么多钱?我突然一下子醒了。我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我不能让人感觉我不如上一任CEO,那是不可能的!在这个期间我换了四任秘书,身边没有一个帮手。非常幸运的是我们的财务总监一直在默默地支持我,我很快就找到了节奏。突破口是我上任一年之后,这个突破口完全来自于我的自尊和骄傲。

    YT:你的突破口是什么?

    May:我开拓了很多筹钱的渠道。包括理事,包括会员,包括场地租赁,包括我们开始慢慢找赞助。我们不再依赖于尤伦斯先生的资金,而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筹款。我觉得做得一年比一年自信,但是一年比一年辛苦。

    2015年度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八周年庆典

    YT:从你做CEO开始,你就把钱看得非常重要,为了使美术馆健康地运营下去,为了找钱你做过什么?

    May:为了找钱做的事太多了,我现在都记不清了,好像每天每秒都在发生。我说这么一句话:基本上只要我出现在别人面前,别人就说你又来要钱了。

    4.谢谢艺术,再见

    2014年度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七周年庆典 CEO薛梅致辞

    YT:你曾经说,只需要再坚持一年,UCCA就可以自负盈亏。它坚持了十年,却没坚持到十一年。如果一定要说遗憾,你的遗憾是什么?

    May:我觉得我没有坚持到这一年,其实并不意味着UCCA做不到。我认为我这么多年带领的团队,大家一定可以做到,Phill(田霏宇)有这个能力。而且我坚信,这个地基已经打在这里了。

    非要说遗憾,我觉得自己还不够坚强。如果我再坚强一些,就可以坚持下来,这就是我的遗憾。

    YT:2007年你第一次走进UCCA,2017年你离开UCCA,十年过去了,艺术对现在的你又意味着什么?

    May:艺术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我的灵魂,是我的精神食粮。在某种意义上,它变成了一种动力,它让我每天都去学习进步,了解自己,了解周围,更加敏感,更加热爱你的生活。而且你同时可以做社会责任,让公众走进这么美好的地方。我觉得这是特别幸福的一件事。

    2015年度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八周年庆典,Guy Ulens 盖伊·尤伦斯致辞

    YT:尤伦斯先生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最重要的赞助人、收藏家与推动者,他在UCCA上投入了数亿人民币以及心血。他可以说是你的贵人,也是给你很多压力、挑战的人。经历这一切,你会怎么评价他。

    May:我非常珍惜跟尤伦斯先生的友情,但是9年我已经使出了所有的力气,是时候离开了。他非常理解,因为他知道我奉献了所有给这个地方。

    我们现在姑且不去评价尤伦斯先生,我觉得一个人的功和过,会让历史去评价。但是我认为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板,如果没有他给我这个位置,我很难成为今天的我。所以我感激他。

    YT:经过这些风波,现在你想对艺术说什么,接下来你仍然会从事和艺术相关的工作吗?

    May:2007年,我给自己埋下了一个种子,我会永远做艺术,在某种程度上,它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宗教,它让我觉得世界更美好,生活更美好,艺术带给我们更多永久的东西。我未来可能还会继续做美术馆的事业,我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够完成我的课题,就是“美术馆自我运营”。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CEO 薛梅 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YT:2011年也传出过尤伦斯要易手,寻找新的支持者,在你的安排下,尤伦斯夫妇接受了我当时的独家专访。他也非常坦诚的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往返欧洲与中国让他感到身心疲惫。而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感谢在中国经历的一切。只是对UCCA和中国,他也只是一个路过的人。从明天起,你对UCCA也将是一个路过的人,此刻,你会如何与UCCA,与你最美好的九年告别?

    May:我觉得首先跟我的同事告别,感谢你们这么多年的陪伴,与我一起并肩作战。没有你们,我不可能坚持到今天。我从你们每个人身上学到了特别多。这一份跟你们的情谊,我会永远记在心里面,虽然我看似非常冷酷、严峻,但是每个人对我所说的,对我所做的,我都记得,甚至一个扫地的阿姨。我觉得不是再见,而是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这就是UCCA的精神,艺术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我还想跟很多来过尤伦斯和没有来过尤伦斯的朋友们讲,UCCA这么多年是一个为公众服务的艺术中心,是一个美术馆。它是一个能够让我们的心定下来,能够去思考、能够有思想的一个地方。它是一个让我们记得自己是文化人的引擎,因为我不懂艺术,所以我才来。每一个美术馆都是这样,这个地方是给你准备的。

    采访/YT CREATIVE MEDIA CEO徐宁,整理/赵成帅

    位置:首页 > 历史
    呆宝2017/4/15 20:48

    当代艺术低谷的冰山一角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无人”等候的商店,或许只是商家的一厢情愿
    “无人”等候的商店,或许只是商家的一厢情愿

    全文总计2854字,建议阅读时间6分钟对传统的零售业来说,这十年似乎是一个轮回。十年前,电子商务来势汹汹,将人们的消费习惯从线下带到了线上。而今天,当零售业再次站进互联网的风口,感受到的却不再是刺骨寒风,而是和煦的春风拂面而来。

    易烊千玺小朋友,给你三次机会,你要毁掉哪张旧照?
    易烊千玺小朋友,给你三次机会,你要毁掉哪张旧照?

    突然看见易烊千玺小朋友的就找,分享给你们~哈哈哈哈……这小发型没谁了!我有这样的照片耶!傲娇暖心的笑字写得真的好喜欢这个努力的小朋友,虽然妈妈粉太夸张,但觉得他真的很不错,书法、画画、变脸、唱歌、跳舞、学习成绩都是好的,前途无量。

    窗套到底有必要包吗?看完朋友家的,赶紧叫我家工人别包了
    窗套到底有必要包吗?看完朋友家的,赶紧叫我家工人别包了

    家里的窗户装好了,但是窗套要不要包呢?朋友家最近做了个窗套,看上去死板板的,不怎么好看啊,朋友却说这些都是一套的,一定要装的。究竟包窗套有没有必要呢?今天就来探讨一下。装不装窗套另说,咱们先看看装窗套有什么作用。

    九大毁车行为,敢问你中枪了吗?
    九大毁车行为,敢问你中枪了吗?

    俗话说,买车容易养车难,爱出小毛病、易故障的车子,维修费真的跟流水似的,心疼。冷车地板油注意我这里说的是“冷车”状态,即车子停了一夜,第二天要开着它出行的你,点火启动之后,看前方道路畅通,直接一脚地板油就飞出去啦。

    这些作品凭什么能成为“当代艺术”?
    这些作品凭什么能成为“当代艺术”?

    现如今,我们在谈论艺术时,所谈及的大都还是梵·高、毕加索等,而早在1917年,杜尚通过作品《泉》以及之后为数不多的几件作品,已经颠覆了对“艺术”的既定认知,改变了整个西方现代艺术的进程。杜尚之后,艺术家们开始了各种形式的创造,行为艺术、装置艺术都是其中的重要方式。

    工作三年后,我选择离开腾讯
    工作三年后,我选择离开腾讯

    “你居然要从腾讯离职了!?”这是身边朋友得知我要离开后的反应,似乎大家都难以理解这样的决定。从行业环境来看,中国互联网正处于一派繁荣之境;从公司形势来看,也正要准备大刀阔斧地干一番大事业;从个人发展来看,自己在公司也会担任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不是什么人都能玩地推,告诉你线下推广和线上推广到底有啥区别?
    不是什么人都能玩地推,告诉你线下推广和线上推广到底有啥区别?

    地推式概念大多数人都并不陌生,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当时中国没有互联网,民营企业发展的时候,像脑白金、步步高等这些厂家都在进行地推,他们地推的方式是什么呢?就是跑到各大的乡镇去发传单,刷墙等的方式。但是到了九十年代末,互联网进入中国。

    创业一年失败:100万买来的6点经验
    创业一年失败:100万买来的6点经验

    创业一年多了,和合作伙伴耗费了百万以上的投入,身心疲惫。目前产品已经有了,但公司都快揭不开锅了,虽然很不想放弃,但是融资确实很困难,不管是否继续下去,但是基本这次创业算是失败了。所以,分享下我的经验教训吧,正如列夫·托尔斯泰说的:”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日本科研团队研发出可蓄光发光的有机化合物
    日本科研团队研发出可蓄光发光的有机化合物

    日本九州大学的团队在2日的英国《Nature》杂志网络版上发表研究成果称,该团队开发出了能够储备太阳光或灯光后发光的有机化合物。据称,与此前用于钟表表盘文字及应急疏散指示灯等的无机化合物既有产品相比,虽然光较弱且时间短,但因无需使用昂贵的稀有金属,生产费用预计能控制在其一成左右。

    警惕:静宁俩朋友之间借钱,因为借条竟然这样!
    警惕:静宁俩朋友之间借钱,因为借条竟然这样!

    借钱不“尴尬”的六大秘密导读每当人们谈到错钱,如临大敌者有之,不管借到与否,这对于一向非常看重面子的国人来说是一件多么无奈、多么可怕的事啊!最纠结的事,莫过于朋友间借钱,该不该打欠条?其实,觉得尴尬,只是方式方法不对...

    服务过百家O2O企业的地推创始人的年底总结(深度好文)
    服务过百家O2O企业的地推创始人的年底总结(深度好文)

    腥风血雨的O2O市场伴随着新年的到来而平和下来,过去的一年里我们见证了行业巨头的连横合纵,又看到了创业失败而带来的惨痛教训。笔者作为市场推广一线的创业者,应朋友邀请来讲述一下2015年我的收获,同时我也希望文章中提及到的关于推广的经验能带给广大创业者一些帮助。

    马英九︱总统府的两幅书法对联背后的故事
    马英九︱总统府的两幅书法对联背后的故事

    蒋渭水1927年38岁发表《今年之口号》一文,提出“同胞须团结,团结真有力”的口号。台湾文化协会分裂,退出“新文协”。纠合同志,致力於政治结社,先後筹组台湾自治会、台湾同盟会、解放协会、改革新会、台湾民党。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