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名人历史明朝年号人物音乐明星歌手

    绣春刀:魏忠贤祸害得大明朝民穷财尽,居然有人夸他会收税?|文史宴

    2017年7月30日 作者:文史宴

    最近一篇名叫《为什么杀了魏忠贤不久,大明朝就垮了?》的文章刷屏朋友圈,核心观点是:明天启朝魏忠贤主政时期,朝廷军饷充足,对抗后金的辽东军不缺饷,他最大的能力就是收税,他死后,东林党反攻倒算,为了自身利益废掉魏忠贤在江南定下的商税等税种,朝廷缺钱,打仗不行,一命呜呼,由此得出忠贤死,东林起,大明灭的结论。

    且不说这一简单的线性分析逻辑,没法概括历史的复杂性,单说一个事实,魏忠贤死后,崇祯一朝坚持了17年时间,肯定不能算是标题里说的“不久”。若再仔细阅读史料,可以发现,魏忠贤时期,辽东军、边军已经缺饷,很多税没收上来,财政濒于崩溃,反倒是“众正盈朝”、东林党得势的崇祯初年稳住了财政。

    可以说,这篇文章的核心观点,从头到脚都错了,至于其它,则不必详论矣。

    接下来你将看到

    ● 万历三大征没让财政枯竭,朝廷在魏忠贤主政前夕的家底,比较丰厚。

    魏忠贤主政之后,辽东缺饷是常态,因为士兵工资照发,故局势较稳。

    魏公公征税能力被严重夸大,向富商征收商税更是病急乱投医。

    崇祯初,“众正盈朝”,稳住了魏忠贤主政以来濒临崩溃的财政。

    相比阉党,东林党人的确问题也不少,但把明朝垮台归因于魏忠贤的政策没能为后者贯彻,既想当然又荒谬。

    ? 边饷 负责沿边n镇的军费年例银,每年开支300多万两。
    ? 新饷 辽事兴起后,负责辽东及周边防御支出,每年开支400-700万白银不等。

    魏忠贤主政之前的家底

    要了解魏忠贤主政时期(天启四年—天启七年)辽东及其他边军的军饷情况,不妨先了解其主政前夕明廷的财政情况。

    记录这一时期财政状况,有四种史料很重要,分别是《明神宗实录》(万历朝历史)、《明熹宗实录》(天启朝历史)、《三朝辽事实录》以及《度支奏议》,其均属档案资料汇编,各色财政数据多能相互印证,其中《三朝辽事实录》的作者是王在晋,《度支奏议》的作者是毕自严,二者均有丰富的军政经验。上述史料都比较可靠,本文的诸多财政数据,均来源于此。

    天启朝初年的财政储蓄,自然继承自前朝,尤其是万历一朝,在这一时期,财政还是比较充盈的。即便是经过前朝“万历三大征”的折腾,朝廷的财政压力也不大。

    ▲万历三大征之“壬辰倭乱”。图为朝明联军的一次攻城战。

    据学者刘利平的研究①,以及《三朝辽事实录》、《明神宗实录》等文献的记载,三大征花费的白银总共在1000万两上下。从1591到1600年,三大征前后耗时十年,平均下来每年耗费100多万两,并不算一个特别大的数目,和宫里每年收上来的黄蜡、白米、瓷器、毛皮价值(卢象升认最少有200万两②、黄仁宇估算为400-500万两③)相比,不值一提。

    所以,“万历三大征”并没有将明朝的国库耗尽,银子还是有,万历留下的内库就至少有700万两。但在万历四十六年春,明清战争开始之后,更多银子被作为军饷投入到辽东前线。第二年春,明廷出兵10万攻打后金,耗费500-600万两;开原丢失后,先后有18万明军出山海关;沈阳辽阳丢失后,先后有15万左右明军出关。大兵需要大饷,从万历四十六年到天启元年的三年间,明廷发给辽东军费2018万两白银④,当时的辽东经略熊廷弼还制定了耗时八个月,用兵十八万,需饷2160万的战略计划。⑤

    户部出的军费耗掉2000多万两银子,这其中还不包括皇帝拿出的近千万两银子,而且兵部、工部的小金库也支出不少。而这时期的国库(户部)收上来“辽饷”不到1500万两。

    不足的银子哪来的?显然是前期所积累下来的,万历朝以来的老底,能支撑起辽饷的花费,三年能拿出近三千多万两白银,九边也并不欠饷,足以说明魏忠贤主政前夕,明朝的家底还算丰厚。

    魏忠贤主政之后的军饷

    但是到了魏忠贤主政时期,包括辽东在内的边饷就捉襟见肘。

    天启二年,明军在广宁大败于后金,自此,明军基本不再大规模进取,采取守势,且筑且屯,步步蚕食。之所以如此,因为:1、军饷不再像过去那么充足;2、野战能力、军队信心大损。万历四十六年春以来的那些战役,花掉三千多万两军饷,真的伤到朝廷财政的筋骨了。

    ▲明朝九边图。

    然而尽管如此,魏忠贤主政之前的军饷,还是不缺。据学者林美玲统计,天启三年辽东之外的边饷尤能支出347万两白银⑥,辽饷支出628万两白银⑦,天启四年,魏忠贤主政之后,辽饷等边饷数额急转直下,天启五年、六年、七年,辽东之外的边饷分别是298余万、104余万、146余万两白银⑧,而天启四年,朝廷发给辽东的军饷是499余万两(缺额127余万两),天启六、七年,这部分缺额高达几百万两,欠饷应该是常态。

    因此,说魏忠贤主政时期的辽饷充足,显然不合史实。可为什么辽东士兵没有兵变呢?因为魏公公在辽饷不够的情况下,优先保证士兵的工资,而用于军队的其它耗费,基本不管,而且基本无视其他边镇的军饷需求。

    辽东局势较为平稳,乃是他本人对辽东情有独钟,但这牺牲了其它边镇士兵的利益,因为缺饷,战斗力严重下降,让西迁的蒙古林丹汗随随便便就抢了大同(崇祯初有“虏与夷并重”的说法),陕西三边不少士兵加入“流寇”,内忧更忧。

    魏公公主政时期留下的遗产,是大明王朝咽下的一颗毒果。

    被严重夸大的征税能力

    《为什么杀了魏忠贤不久,大明朝就垮了?》还称,魏忠贤主政时期征收了大量商税、海税,保证了辽东军饷的供应,这一观点同样是想当然,毫无根据。

    和田赋、盐课等正项相比,晚明朝廷所征的商税、海税属于杂项,包括“内地关税”、“地方商税”、“番舶抽分”、“房地契税”、“竹木抽分”、“矿银”、“渔课”等,事实上,商税和关税加起来,也不过五六十万两(崇祯时期的关税、商税反倒高于魏忠贤主政时期)对于动辄几百万两的军费消耗,这点税如同杯水车薪。

    (明)毕自严《度支奏议》,崇祯时期刊本。

    况且,爆款文也想当然地高估了魏忠贤主政时期朝廷的收税能力,据《度支奏议》记载,天启六、七年到崇祯元年六月的两年半时间内,朝廷有489万余两白银的旧饷没收上来,而专用于辽东边防的“新饷”,则有328万余两白银的税被欠着。

    这么多税没征收上来,朝廷还指望怎么发钱?天启五、六、七年完全撑不住。财政外解不到,内库空虚,欠饷成为常态,边饷数额迅速下降,辽饷只能靠搜刮杂项、挪东挪西维持。所谓魏公公重视商业税,其实是病急乱投医,其征税能力被爆款文严重夸大。

    崇祯初稳住了崩溃的财政

    爆款文的结论是魏忠贤死后,东林党上台搞乱了明朝财政,朝廷缺饷,但事实恰好相反。

    崇祯上台后,接过了魏忠贤主政的烂摊子:八百多万两没征收上来的新、旧(边)饷银。财政空虚,三年内边饷发了不到额定的一半,专用辽东防务的新饷也开始欠着,于是只能坐等兵变与被打。崇祯元年,蓟州兵变、宁远兵变,蒙古林丹汗寇大同⑨,财政危机引发军事危机,朝廷急需整顿。

    崇祯元年八月,毕自严到北京任户部尚书(他的弟弟就死在上个月的宁远兵变中),经过一番调研,认为财政危机的症结在于“一没储蓄,二多开支,三外解不到”,他和皇帝几番讨论后,最终确立“清冒裁弱,缩兵旧饷”的方略。各边尽量节约,内地加紧催征。

    据曾美芳⑩博士的研究以及《度支奏议》的记载,经过努力,崇祯元年、二年、三年辽饷基本得到保障;边饷发放额已完成百分之九十?,基本上扭转了魏忠贤时期接近崩溃的财政,勉力维持了收支平衡,让大明可以多坚持几年。这不得不说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所谓东林党人恶化了魏忠贤主政时期的财政,纯属无稽之谈。

    余话

    综上,本文的结论是:晚明财政家底不错,万历三大征的消耗并未如后世想象的那样大,明清战争中的萨尔浒战役到广宁战役,几乎耗尽国家积累,之后就是勉力维持,魏公公主政把财政折腾得更差了,留下一堆问题;崇祯初,毕自严的上下整顿为明朝续命,崇祯帝最后能走多远,端赖历史进程。与阉党相比,东林党人鱼龙混杂,其行为的确问题不少,但把明朝垮台归因于魏忠贤的政策没能为东林党人、崇祯帝贯彻,则既想当然又荒谬。

    EFERENCES

    注释

    ①刘利平:《明代“播州之役”军费考》、《三朝辽事实录》,卷3,数字为2387000两。关于这些数字的出入,在于每个人的统计标准有区别,这里不做叙述。

    ②卢象升:《卢象升奏牍》,卷4。

    ③黄仁宇:《十六世纪明代中国之财政与税收》,74页。④《明熹宗实录》,天启元年正月乙亥条。

    ⑤熊廷弼:《杨嗣昌集?敬陈战守大略疏》。

    ⑥林美玲:《晚明辽饷研究》,18页

    ⑦林美玲:《晚明辽饷研究》,33页

    ⑧毕自严:《度支奏议》,堂稿卷3。

    ⑨李华彦:《崇祯朝蓟辽兵变与饷税重整》,博士论文。

    ⑩曾美芳:《晚明戶部的戰時財政運作──以己巳之變為中心》,博士论文。

    ?毕自严:《度支奏议》,边饷卷7

    欢迎关注文史宴

    专业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专业

    熟悉历史陌生化,陌生历史普及化

    位置:首页 > 历史
    高智商傻子2017/7/31 4:59

    公公吹即将抵达战场

    空蝉星云2017/7/30 14:08

    有理有据小编写的有水平

    漫步2017/7/30 13:02

    我想知道李自成怎么从京官家里搜出7000万两白银的

    加载更多评论...
    本类推荐
    为什么说能干的康乾皇帝祸害了中国
    为什么说能干的康乾皇帝祸害了中国

    近代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是我们失去了儒道精神,而不是宣扬儒道造成的。这种失去,是满清造成的。为了维护统治,满清费尽心思地破坏中华固有的文化、思想和科技。并且将愚昧和麻木植入我们的民族。手段高明得难以想象。

    揭秘历史:长时间不上朝的万历皇帝真是昏君吗
    揭秘历史:长时间不上朝的万历皇帝真是昏君吗

    一直以来文史界对于万历皇帝评价极差,理由主要是他二十年不上朝,纵容太监充当矿监敛财等等。但真实情况是,万历虽然不上朝,但并非不管事,万历皇帝在初时也曾励精图治,但是由于皇权与文官集团发生了剧烈冲突,并受到压抑,万历这才用消极方式对抗。

    明朝哪位名将,竟然剁了努尔哈赤的爹和爷爷?
    明朝哪位名将,竟然剁了努尔哈赤的爹和爷爷?

    冲动,这完全是冲动。等到尚可喜反了,他才惊奇地发现,就自己这十几个人、七八条枪,打个兔子什么的倒还凑合,至于说造反那事,门儿都没有。他已经做好了被剁的准备。天无绝人之路,一丝希望的曙光,出现在了尚可喜的面前。

    大分流:古代中国的发展为何在明朝戛然而止?
    大分流:古代中国的发展为何在明朝戛然而止?

    文 | 格伦·哈伯德 蒂姆·凯恩摘自《平衡:从古罗马到今日美国的大国兴衰》,中信出版社2015年9月古代中国的发明与创新如果公元400年的罗马帝国能以某种方式孕育一场工业革命,就能避免黑暗时代的来临,世界的发展也不会经历一段可怕的中断期。

    此人是明朝忠烈之士,力图匡正宫闱,无奈却被魏忠贤陷害惨死!
    此人是明朝忠烈之士,力图匡正宫闱,无奈却被魏忠贤陷害惨死!

    杨涟(1571年—1625年8月28日),字文孺,号大洪,汉族,明代湖广应山(今属湖北广水)人。明末名臣、谏官,东林党人。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进士。初任常熟知县,举全国廉吏第一,入朝任给事中。明神宗病危,力主太子进宫服侍皇帝。

    真实的明朝:中国最后一个有骨气的王朝
    真实的明朝:中国最后一个有骨气的王朝

    说起明朝,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遍地贪官污吏遍地,宦官干政不断?这些既是明朝,也不是明朝。在小编眼里,明朝是中国历史上最有趣最可爱,同时也是最有骨气的一个朝代。尤其是与之后清朝末期不断割地赔款的屈辱相比,更令人为明朝之气节而动容。

    明朝灭亡后,遗民在清朝靠什么生活
    明朝灭亡后,遗民在清朝靠什么生活

    新旧王朝交替之际,总不缺少忠诚于旧王朝的人。比如,武王伐纣,灭了殷商。殷商贤臣箕子率众遗民东渡朝鲜,不仕周王朝。所谓遗民,虽概念并不确定,但起码具有以下几个特征:首先,身处新旧王朝交替之际,不参与新朝科举,也不出仕当官;

    他二十几年不上朝,却报复辅佐大臣,明朝灭亡他至少要负一半责任
    他二十几年不上朝,却报复辅佐大臣,明朝灭亡他至少要负一半责任

    如果要搞一个中国历史上皇帝勤政排行榜,清朝康熙皇帝当排第一,八岁登基,在位六十一年,其中五十五年每天都上朝处理国事,人称“千年一帝”;反之,如果搞个皇帝惰政排行榜的话,明朝万历皇帝称第一估计没人反对。在位时间明朝最长...

    万历皇帝临终托付一事,活过来后却急着收回,何事让他如此后悔?
    万历皇帝临终托付一事,活过来后却急着收回,何事让他如此后悔?

    明朝万历皇帝二十几年不上朝,不问政事,贪图享乐,整个国家陷入一种无序状态。大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结党营私,中饱私囊。就像一个家庭,一家之主不出去赚钱,只想消费享受,再土豪也有坐吃山空的那天。万历中后期,国家财政堪忧,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

    是什么低级毛病,令“强大”的明军几乎全军覆没?
    是什么低级毛病,令“强大”的明军几乎全军覆没?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一:震惊大明的惨败4月14日,对于长期威震四方的大明王朝来说,是个意想不到的痛苦拐点。明朝万历四十七年,即1619年4月14日,扯旗造反的后金“覆育列国英明汗”,即后来的清太祖努尔哈赤,集中四万五千精锐主力,向进抵萨尔浒的明军主力杜松部发起暴烈进攻。

    血债累累的刽子手,他的叛变使明朝的城池失去了防御的作用
    血债累累的刽子手,他的叛变使明朝的城池失去了防御的作用

    东北的后金崛起以后,与明朝展开了长期的战争。由于后金士兵只擅长野战,既没有攻城器械,也没有攻城的重型武器,所以对于固守城池坚决不外出作战的明军一直无可奈何。但是一场意外发生的兵变,彻底改变了双方相持的状态,他的叛变使后金开始迅速攻城略地,而明朝坚固的城池失去了防御的作用。

    最强宫廷菜谱︳当崇祯皇帝和粉蒸肉相遇
    最强宫廷菜谱︳当崇祯皇帝和粉蒸肉相遇

    清初明末崇祯皇帝微服南巡,到了郑韩,在一次郊游时,来到名岭(封后岭),天色已晚,加至腹中饥渴,天黑店远,无法回店,于是便投宿在一姓丁的农夫小店,善良的丁氏夫妇,非常好客,把家中准备过年才吃的扣碗肉拿了出来,经过加工送于崇祯进食。

    延伸热词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